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十四章 针锋相对

    第二十四章 针锋相对

    “够了,够了!”

    见到上官宁当众热吻叶子轩,高胜寒等人身躯瞬间僵直,满脸的不可思议,随后高胜寒反应过来,脸色难看连连喊道,不管叶子轩是不是上官宁的男朋友,他都不能让上官宁再有动作:“我相信他是你男友,行不行?”

    “这酒,我自罚。”

    高胜寒一口喝干倒满的酒,全力克制着内心的怒火。

    在其余男女相似难看的神情中,上官宁松开叶子轩,灿烂一笑:“本来就是,我们交往都半个月了,你们竟然觉得他是我临时男友?会不会荒唐一点啊?虽然他没有你们有钱,出身也不显贵,但他有自强不息的精神。”

    “我很喜欢他身上的韧劲,也相信,他将来会打拼出一切。”

    她还俏皮的眨着眼睛:“不过你们猜得对,我们是背着家人恋爱,你们可不能出卖我啊。”

    叶子轩咬咬嘴唇,感受着残存的香韵:“我的初吻啊、、、”

    话还没有完全吐出口,上官宁就在他腰间毫不留情一捏,让叶子轩无奈吞回到嘴边的话,随后,又听到上官宁声音甜脆介绍:“子轩,我再给你介绍一次,这是高市长的公子,他妈妈是华海一把手,听说很快要高升。”

    “他也是我的学长,这几年对我照顾很多。”

    她又指向刘海女孩:“这是妮妮,老校友了,小学到高中同一个学校。”

    叶子轩笑着向他们伸出手,只可惜没一个理会,他也不在意:“不是精英吗?连基本礼貌都没有?”

    平头男孩低喝喝道:“对你需要礼貌吗?”

    上官宁脸色一冷:“大勇,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男朋友?”

    “宁宁,是不是男朋友,大家心知肚明。”

    刘海女孩也没有忌惮上官宁的翻脸,望着叶子轩很直接的开口:“他哪一方面配得上你?至少我现在没看出哪一点值得欣赏,相反,他的出现让我们很不舒服,他不适合来这,你带他过来,纯粹是来气高少和我们的。屋↘www.shuyuewu.com】”

    “咱们也算多年的同学,感情不深但也不差,你这样折腾什么意思?”

    上官宁淡淡回道:“不欢迎我们?行,我们走。”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刘海女孩似乎跟上官宁较上劲了:“你这样歪曲有什么意义?难道多年的同学感情,痴心的高少,还比不上他的份量?”她一直喜欢高胜寒,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高少只对上官宁感兴趣,嫉妒的她只能找借口发泄。

    刘海女孩坚定不移的向众人灌输,叶子轩是上官宁找来的临时男友,是专门来恶心高胜寒和同学,希望可以让高胜寒愤怒或者失望,也让同学孤立始终压她一头的上官宁:“叶子轩,你不觉得自己跟这场合很突兀吗?”

    “不管你是否宁宁男友,你都应该清楚自己身份。”

    平头男孩也是冷哼一声:“跟高少抢女人,真是不知死活。”

    上官宁脸色一沉:“最后一次警告,谁再对我男友无礼,我就跟谁翻脸。”

    “好了,别吵了,伤和气。”

    叶子轩望着高胜寒他们笑道:“我确实没有什么背景,也没有牛叉的人物庇护,来这地方多少有点突兀,只是怎样你们都改变不了,我是宁宁深爱着的男朋友,可能是我上辈子积了德,也可能是这辈子扶过不少老人。”

    “运气这东西,你们羡慕不来的。”

    “你们是她的同学,感情还不错,难道不该是祝福吗?吵来吵去伤和气啊。”

    “你——”

    妮妮差点被叶子轩气死:“你脸皮还真是厚啊。”

    叶子轩瞪大眼睛:“你在夸奖我吗?”

    其余人也都是纷纷摇头,对叶子轩仇视和无奈交织,上官宁也是叹息一声,这家伙还真是厚颜无耻,倒是高胜寒变得如水平静,脸上多了一丝暴躁过后的静谧,他靠在吧台冷眼看着叶子轩,眼里闪烁着一抹阴冷的光芒。

    此时,叶子轩走到吧台拿起一杯酒,笑容带着一丝玩味:“大家别看着我了,我就是陪宁宁过来打酱油的,主角是你们,好好聊,千万别因为我扫了兴致,不然我会很遗憾很愧疚的,我自己找一个角落,吃东西喝酒。”

    他把语音拉的很长:“忘记我吧。”

    说完之后,叶子轩还真的端着酒水和食物,大大方方坐在了角落里的一张沙发上,气定神闲的模样很是出乎众人的意料,平头男孩冷笑一声:“我见过脸皮厚的,却从来没见过厚成这样的,宁宁,你男友很有特色啊。”

    妮妮也阴阳怪气:“没有特色,宁宁会喜欢?”

    上官宁淡淡开口:“看来我该走了。”

    “好了,别吵了。”

    此时,高胜寒挥挥手让众人安静下来,还算帅气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容:“今天是咱们同学聚会,干吗为一个外人争吵不休呢?宁宁喜欢,有她喜欢的理由,当然,我也不会沮丧,只要宁宁没结婚,我是不会放弃她的。”

    “宁宁,我一定会让你知道,我比你男朋友要优秀,你也一定会作出正确选择。”

    不待上官宁出声回应,高胜寒又向众人打着脸色,让他们不要再纠结叶子轩:

    “来,来,不谈这些了,大家坐下聊天,吃啥,喝啥,玩啥,全算我的。”

    两个女孩也走过来拉着上官宁,声音轻柔地劝告几句,随后就牵着上官宁坐在沙发中间,妮妮轻轻哼了一声,端着一杯果汁独自品尝,显然对自己没压下上官宁有点郁闷,接着又把目光望向叶子轩,眼里掠过一抹阴狠。

    上官宁一边心不在焉跟同学闲聊,一边向角落的叶子轩投去几分歉意,让她苦笑的是,叶子轩丝毫没有被孤立和郁闷感,一个人捧着一大碟食物,狼吞虎咽的送入嘴里,一瓶红酒也很快少了大半,没有形象,画面违和。

    她心里嘀咕一句:这家伙的心真宽啊。

    “刚才妮妮口直心快,多有得罪,还请你多多包涵。”

    半个小时后,在上官宁去洗手间的空档,高胜寒带着妮妮、大勇几个人走到正擦拭双手的叶子轩旁边,或站或立,高胜寒在叶子轩的面前坐下,拿起一瓶红酒给叶子轩倒上:“这红酒价值三千三百元,用它向你赔罪。”

    “应该够资格吧?”

    叶子轩把纸巾丢在桌上,笑容灿烂至极:“谢谢高少啊。”随后,他不待高胜寒他们举杯,就一口喝完杯中红酒,吧嗒吧嗒嘴巴开口:“这红酒真不错,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喝到这么好这么贵的酒,高少,谢谢你啊。”

    “来,再来一杯。”

    大勇他们见到叶子轩表现,眼神都格外鄙夷和不屑。

    妮妮也是暗呼一句土包子,随后牵动那张俏脸:“识趣一点,你要什么酒,高少都会送给你。”

    大勇也绵里藏针:“跟高少抢女人,下场不会太好,如果主动退出,高少必会感激,喝什么酒都行。”

    “我刚才看酒水介绍,忘忧轩最出名的是花雕,有二十年的原浆。”

    叶子轩望着高胜寒一笑:“高少,先请我喝两斤?”

    此话一出,妮妮他们脸色瞬间变得难看,心里齐齐暗骂这家伙用心歹毒,忘忧轩二十年的花雕,十万一两,请他两斤,两百多万就没了,他们再有钱也不会这样糟蹋,妮妮冷哼一声:“你还真是不客气,打蛇随棍上。”

    “又是你们说要请我的。”

    叶子轩伸伸懒腰,靠在座椅上叹道:“两斤花雕都舍不得,怎么让我识趣啊?”

    “有机会的。”

    气势被叶子轩这样敲了一棒,妮妮他们脸色都有些不自然,倒是高胜寒哈哈大笑一声,模棱两可应付一句,随后故作深沉地拍拍叶子轩的肩膀:“叶、、叶子轩,你知道今天是什么聚会吗?知道聚会的都是什么人吗?”

    叶子轩悠悠开口:“不知道,我也没兴趣知道。”

    “你——”

    差点被一句话堵死的高胜寒,连连呼吸才压下心中怒火,随后冷冷开口:“不管你是不是宁宁的男朋友,我想要告诉你,你跟她不合适,你们两个完全不是同一个层面的人,宁宁这样的漂亮女孩,将来生活非富即贵。”

    叶子轩指指自己胸膛:“我会努力的,我一定会给她美好未来。”

    “努力?”

    高胜寒慢条斯理的说着话,虽然刚才吃点了醋,心里却不屑把这小人物当竞争对手,他只想对方知难而退:“现在什么年代,你觉得努力就有用吗?不怕说句自大的话,你努力一辈子,也达不到我们任何一人的高度。”

    大勇和妮妮冷眼看着叶子轩,脸上都是跟高胜寒相似的优越感,高胜寒一指沙发上闲聊的同学:“你有没有发现,我这些同学、学弟学妹,嘴里谈论的不是什么数学英语,也不是考哪个大学,全是名车、名表、名服。”

    “为什么不谈论学习和前程呢?因为他们不用也不屑,上一辈早为他们铺好了路。”

    高胜寒转动着酒杯:“一条你永远无法触及的大路。”

    叶子轩歪着脑袋:“永远无法触及?”

    妮妮适时抛出一句:“在华海,华中今年参加高考只有七十人,因为还有六百人人不是保送就是出国;至于神一样的复旦附中,今年参考人数为:八。在京城,京大附中一直流传着一句话,平时不努力,长大上隔壁。”

    妮妮一脸骄傲看着叶子轩:“高中时老师总喜欢教育学生,高考就是穿过千军万马去挤独木桥,挤不过的人就掉下去了,高考确实是独木桥,不过这座独木桥早就沦为平民阶层的生存法则,我们早就去玩别的游戏了。”

    “当你们想着在大城市打拼买房立足时,我们正想着如何改建澳大利亚的别墅。”

    她还指一指自己:“我是这个圈子背景最差的人,可我家里也有八套拆迁房,一千万存款,叶子轩,你说,你要多少年才能达到我的高度?十年?二十年?还是一辈子?不是我看轻你,三生三世你都不可能有这财富。”

    “你们的一切努力,在我们面前显得单薄无力。”

    叶子轩脸上依然没有波澜,相反一拍双手回应:“对啊,你们非富即贵,我跟宁宁就是小老百姓,跟你们圈子格格不入。”他看着高胜寒补充一句:“高少,妮妮说的很正确,希望你以后别纠缠宁宁了,你们不合适。”

    “还是我跟宁宁门当户对。”

    在妮妮微微语塞时,高胜寒淡淡开口:“你跟宁宁不同,你要靠自己打拼财富,而我愿意给宁宁财富。”

    “叶子轩,你就别再混淆是非了,宁宁未来不用你理,你管好自己就行。”

    大勇不耐烦的开口:“努力搬砖,争取十年在华海买个小公寓吧。”

    “你也别在我们面前摆出,咸鱼翻身白手起家的志气。”

    “你不是十三年前的唐云天,你永远没有向我们叫板的资本。”

    “大勇,闭嘴。”

    高胜寒脸色一板:“被佛爷和龙爷听到,你小命就没了。”

    大勇马上意识到自己失言,于是抿着嘴唇没再说话。

    叶子轩却是腾升一抹好奇,唐云天?什么人物?高胜寒怎会生出禁忌神情?

    此时,高胜寒把目光落在心里波澜,明面平静的叶子轩身上:“虽然我不喜欢盛气凌人,也不会看不起别人,但妮妮说的很对,你再大的努力,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路人,你无法给宁宁幸福的,主动从她身边消失吧。”

    “努力了是路人,不努力,连人都不是了。”

    叶子轩嘴角微微牵扯起一个傲然的弧度:“成不成功是结果,努不努力是过程,记住,事在人为。”

    “你真看不到我们之间的差距吗?”

    高胜寒不置可否一笑,随后伸出手指一点:“看到角落的钢琴没有?我们这些不上进的纨绔子弟,随手都能弹几首曲子装门面,因为我们从小就涉猎这些东西,你呢?你再努力,再奋斗,再上进,你又能懂得这钢琴?”

    “奋斗十八年坐在星巴克喝咖啡,却不知道,那杯咖啡是我们十八年前就喝腻的。”

    “有些东西天注定的,你再努力也赶不上。”

    高胜寒很装叉的冷笑:“你能看懂简谱吗?你能弹一首曲子吗?”

    “能。”

    叶子轩淡淡开口,简单一字,却自信强大。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7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