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十三章 忘忧轩(二更求收藏)

    第二十三章 忘忧轩

    十点半,华海,忘忧轩,一线会所。

    从出租车钻出的叶子轩看着面前金碧辉煌名气不小的会所,眼里闪烁一抹不加掩饰的茫然,扭头望向走过来拉着自己前行的上官宁:“小白,你不是让我做苦力帮你搬书吗?怎带我来这名流汇聚之地?想要宰我一顿?”

    “我可没钱啊。”

    上官宁一把拉住要走人的叶子轩,嘟起可爱小嘴回道:“我确实找你做苦力搬书,不过去书城之前,你先陪我来参加一个聚会,我一个初中学长从国外回来,死活要我过来这里见一面,几个闺蜜死党也不断给我施压。”

    “我撇不过他们,只好过来打个招呼。”

    叶子轩恍然大悟点点头,随后又歪着脑袋笑道:“同学聚会而已,你过来打打酱油就是,干吗要拉上我这个外人呢?都是同学,撑死就攀比一番,难道还能活生生吃掉你?你进去参加吧,我找个便宜咖啡厅玩玩游戏。”

    看着忘忧轩三个字,叶子轩脸上的玩世不恭去掉不少,也没有一副占便宜的欣喜,反而想要远离。

    有些往事在心底轻轻掀起。

    “你是装疯卖傻,还是真的无知?”

    上官宁白了叶子轩一眼:“一般同学聚会,我会勉为其难过来吗?早就第一个霸位,你该知道我最喜欢凑热闹的!这个初中同学,家里很有背景,又是我的疯狂追求者,我在学校没多少事非,就是他的威望压着宵小。”

    “虽然他去年就去国外读高中,但每个月都会给我送礼物,写邮件。”

    “如果不是我妈态度摆在那里,估计他每天都会给我电话。”

    “只是我不喜欢他,真的不喜欢他,每次跟他打交道都让我很烦。”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抹弧度:“他喜欢你,你却不喜欢他,而且不喜欢那种被订制的感觉,于是就拉我来做挡箭牌,既可堵住你那些好事者闺蜜的嘴,也可以让那位豪少知道你内心的拒绝,让他知难而退不用再纠缠你。”

    上官宁娇笑一声:“大白真是聪明。”

    “我的出现,自然可以减少你很多麻烦。”

    叶子轩揉揉疼痛的脑袋:“还能把你从对方的圈定名单中解放出来,可这会给我带来巨大的麻烦,他们不敢向你发飙,但会把怒气全部撒在我身上啊,哪天走街上分分钟被人打断腿,搞不好今天都出不了这会所的门。”

    “小白,你这是挖坑给我跳啊。”

    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上官宁先是嘟囔一句哪里有这么严重?随后她又扯着叶子轩衣服想了一会:“其实你说的也有道理,那些同学家里背景都很强大,高胜寒母亲还是华海市一把手,收拾你一个协警不费吹灰之力。”

    “是我想得简单了,行了,大白,你找个地方呆着,我一个人进去就是。”

    “开个玩笑了。”

    叶子轩眼里是犹豫忽然变得坚定,伸手一握上官宁的手腕:“虽然我怕死,不想得罪大人物,但是我更有一颗护花的心,为了你的未来和幸福,我牺牲一下又算什么呢?这远胜于眼睁睁看着,你这朵鲜花被人渣摘了。”

    上官宁一捏叶子轩胳膊:“就你贫,自己找地方呆着,我一个人进去。”

    “好了,来都来了,就让我这道具物尽其用吧。”

    叶子轩又扬起一丝玩世不恭的笑容,拉住上官宁的手腕向里面走去:“再说了,快到中午了,肚子开始饿,趁着有人买单,还是这么高级会所,怎么也要进去撮一顿?搞不好,豪少还会丢十万八万叫我从你身边离开。”

    “扑嗤!”

    听到叶子轩这几句话,上官宁又笑了起来,很阳光很青春,消散刚才的一丝担忧:“你啊,其实是一个很热心很有担当的人,就是喜欢插科打诨游戏人生,放心,我绝不给他们伤害你的机会,我拿命担保你以后安全。”

    “如果你以后因这事受伤,我会一辈子照顾你。”

    叶子轩一怔,声音一柔:“真是一个傻丫头。”

    这个傻,既是说她善良,也是说她天真,这世道,一切保证都是建立在强大的实力上,而不是那颗勇敢的心。

    忘忧轩在华海不算最顶尖的场子,无论是姑娘、环境、食物都只算中上,但它十年如一日车水马龙,早晚都客满,原因有两个,一就是它从来没出过事,没有流血冲突,没有隐私窥探,二就是忘忧轩有最清冽的花雕酒。

    这两个特色,注定它日进斗金。

    虽然叶子轩是第一次来忘忧轩,但他对会所却不是毫无认知。

    六年前的那个夏天,他耗尽心血医治好来自繁华都市的马尾辫女孩,让她几近废掉的一条腿能够重新行走,当时她就抱着子轩许下承诺,待她痊愈回到都市,一定去忘忧轩要一坛最好的花雕酒,报答叶子轩对她的救治。

    叶子轩当时不知静瑶为什么对忘忧轩的花雕酒情有独钟,但他心里却从有了忘忧轩三个字。

    只可惜一等就是六年,没有等到静瑶的回归,没有等到静瑶的音信,更没有等到忘忧轩的好酒。

    而三年前的元宵,面具老头看着满天烟花难得喝个大醉,笑着吹嘘自己曾经也是一代人物,打过仗,当过官,喝过忘忧轩的酒,爱过京城花巷的妞,杀过最霸道的敌人,只可惜再也回不去,就连忘忧轩的酒都无法喝上。

    尽管叶子轩知道面具老头喜欢吹嘘,但能感觉到他那晚醉后的孤悲,也就相信他倒在桌子前的一字一句,他不知道老头打过什么仗当过什么官,也不清楚他喜欢过哪个戏子杀过怎样的人物,但忘忧轩却在心里留下了根。

    面具老头捧着酒瓶,回忆忘忧轩的眼神,叶子轩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无尽的悲凉、、、、

    念头转动中,两人已经走入了忘忧轩大厅,上官宁报出房号和预定人名字后,一名身材高挑的迎宾小姐,立刻绽放笑容,引领他们向三楼西侧走去,笑容很甜美也很职业,对两人也毕恭毕敬,丝毫没有以貌取人的蔑视。

    “待会只做道具就好,千万不要肢体冲突。”

    上官宁努努嘴,不张扬的美感顿时化为扣人心弦的惊艳:“一切委屈,我来偿还。”

    叶子轩罕见平静的点点头:“好。”

    上官宁有些好奇的扫过叶子轩一眼,似乎没想到这家伙如此听话,还以为他会拒绝自己要求,心里正掠过一抹疑惑时,迎宾小姐已把三人领到望江楼前面,修长手指轻轻敲击木门:“两位,高公子他们就在里面聚会。”

    “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叫我们。”

    上官宁彬彬有礼回应:“谢谢。”

    几乎是话音刚刚落下,被敲过的房门缓缓打开,一个身穿阿玛尼休闲服饰、戴着劳力士手表的大男孩,捏着一杯红酒站在门口,笑容旺盛,见到上官宁更是眼前一亮:“宁宁,你来了?太好了,大家还担心你不出现。”

    “三年没见,你比初一时要漂亮一百倍。”

    阿玛尼青年啧啧不已:“果然是女大十八变啊。”

    上官宁幽幽一笑:“高少过奖了,我哪有漂亮,还是那个黄毛丫头。”

    随后,她跟对方来了一个落落大方的拥抱,松开时又有几个男孩女孩离座,走到门口跟上官宁笑谈一番,叶子轩没有太多动作,只是站在上官宁身边环视四周环境,忘忧轩的装修确实奢华,但一点也不浮夸,品味十足。

    跟着上官宁走进房间的叶子轩,还发现望江阁内部另有天地,吧台、桌球、舞池、餐厅、健身房一应俱有,环形的沙发上还坐着四五个年轻男女,看年纪都是上官宁的同龄高中生,但衣着首饰却昭示他们的早熟和富贵。

    一个有一个的骄傲,还有优越感。

    短暂寒暄过后,被称呼为高少的男孩终于把目光落在叶子轩身上,见到他跟上官宁身体贴近,眉梢不由自主的挑了挑,目光在叶子轩身上转了一圈,一丝含着不屑的刻薄弧度泛在嘴角:“宁宁,这是你朋友还是保镖?”

    “我又不是高少,哪里请的起保镖啊。”

    上官宁玩味一笑,石破天惊:“介绍一下,叶子轩,我男朋友。”一向古灵精怪无法无天的丫头,第一次变得一脸庄重和肃穆,回答也是干脆利落:“本来不想带他过来,但想到丑媳妇终究要见公婆,于是来显显眼。”

    男朋友?

    全场瞬间一寂,所有人目光都望向叶子轩,脸上带着难于置信和猜疑。

    叶子轩笑着向众人挥手:“大家好,我叫叶子轩,请多多关照。”

    全场冷冷看着他,没有人回应,叶子轩毫不在意尴尬场面,一把搂过上官宁笑道:“本来我今天还要去工地搬砖,但听宁宁说你们同学聚会,于是我就抽空跑过来,没多余意思,就是当面感谢你们多年对宁宁的照顾。”

    “特别是这位高少,为宁宁摆平很多麻烦。”

    叶子轩伸出了手:“谢谢你庇护宁宁,不过以后我会保护他,不劳烦高少费神了。”

    一个平头男孩喝出一句:“小子,你怎么说话的?”

    ”大勇,过门是客,礼貌一点。“

    高少脸色难看,挥手制止同伴冲动,冷冰冰回应叶子轩:“你好。”

    他很郁闷很憋屈,千算万算,却没想到上官宁身边会杀出一个男人。

    “高少,别听宁宁开玩笑了。”

    此时,一个戴着耳环穿着短裙的刘海女孩站起,脸上有着一丝耐人寻味:“我家跟宁宁只隔一条街,上学也是同一座学校,虽然我们两个关系一般,但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在我印象中,从来没见过她跟男孩一起过。”

    “而且你知道她母亲的厉害,哪里可能让宁宁早恋啊。”

    她笑了笑:“这不知来历的小子,只怕是她找来的临时男友,目的就是考验高少的诚意啊。”她还手指一点叶子轩笑道:“你们看看这个所谓的男朋友,全身上下加起来值五百块吗?宁宁这样的校花,会是这种眼光?”

    一语惊醒梦中人!

    上官宁固然不会嫌贫爱富,但也不至于找叶子轩这样的人,在场十余人的眼神于是由惊奇变为了鄙夷和不屑。

    在上官宁嘴唇微咬眉头紧皱时,高少一拍脑袋从些许失意走了出来,看着衣饰普普通通甚至可说寒酸的叶子轩道:“对,对,对,妮妮你说得对,宁宁是非清华不读的人,佟阿姨的家教又严,哪里会允许宁宁早恋啊。”

    “宁宁,你有点调皮了。”

    高少挥手让人端来一杯酒:“找群演来忽悠我,这未免对不起同学情,自罚一杯,这事就算了。”

    “叶子轩真是我的男朋友。”

    在叶子轩耸耸肩膀以示计划失败时,上官宁嫣然一笑,勾上叶子轩的脖子:“不信?我证明给你们看。”

    下一秒,她踮起脚尖,一口吻住叶子轩。

    “够不够?”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