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十二章 借刀杀人

    第二十二章 借刀杀人

    “这雨还真能下,整整一夜了!”

    东方发白,准时起来的叶子轩洗漱完毕,把《易筋经》和《洗髓经》练了一遍,随后拉开窗户呼吸新鲜空气,庆幸十多年在深山打滚的经验,以及面具老头灌输的天文知识,让他能够结合空气、声响、湿度来判断天气。

    恰好躲过昨晚的大雨。

    虽然雨水淅淅沥沥,但并不能完全压抑食物的香气,叶子轩摸摸肚子,又看看雨水,最终把目光落在角落里。

    昨晚带回的两个番薯。

    他回到旅馆时差不多九点,以为佟月儿一家早已睡下,谁知刚刚经过接待台就被发现,得知后者还没吃饭的佟月儿,不管不顾把叶子轩扯去家里,把晚上留的饭菜热了一遍,亲眼看着叶子轩吃下,佟月儿才让他回房间。

    肚子撑了两个菜,一碗饭,一碗汤的叶子轩,自然不可能再吃掉两个拳头大的番薯,于是就暂时放在角落做干粮,如今风大雨大,出去吃早餐太折腾,叶子轩就想着用番薯解决早餐问题,但还没有触碰,房门就被敲响。

    “谁?”

    “我!”

    房内房外立刻响起流传千年的经典对话,叶子轩听出上官宁的声音,于是揉揉脑袋走到门边,打开,上官宁像是一个精灵跳进来,目光极快扫视房间一眼,随后竖起拇指赞道:“大白,生活作风不错啊,整洁,干净!”

    “最重要的是,没有乱七八糟的女人,秒杀我那一群早熟的同学,不愧是警察——临时工!”

    叶子轩靠在门口看着蹦蹦跳跳的丫头,想要发问她怎么不去上学,却意识到自己今天都不用上班,周六,因此改口抛出一句:“你大清早来我房间干吗?难道那晚看过哥的身体,心里一直存在着内疚,想要对我负责?”

    “还是觉得不过瘾,想再看一遍?”

    今天的上官宁,没有身穿中规中矩的校服,而是一条黑色短裙,一件圆领浅色T恤,脚上也是一双布鞋,衣着还是很简单很纯朴,但露出两条浑圆修长的大腿,雪白诱人,叶子轩脑海中瞬间想起一片电影,蜜桃成熟时!

    走到窗边的上官宁抓起电视遥控器,二话不说就向叶子轩砸过去:“滚蛋!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我真想割掉你的舌头,怎么说你也是一个警队人员,整天欺负一个天真烂漫人见人爱的校花,你心里不觉得愧疚吗?”

    她还捕捉到叶子轩的目光:“喂,喂,看哪里啊?”

    “我是一个临时工,觉悟不需要太高的!”

    叶子轩语气散漫:“而且你是主动送上门,怎能怪责我欺负你?欺负你是禽兽,不欺负你,禽兽不如。”接着一指她的双腿,很诚实的回应:“看你大腿,你把它露出来,不就是为了吸引目光?难道是呼吸新鲜空气?”

    “登徒子!真浪费本校花给你的药油!”

    上官宁背靠窗户,浑圆双腿交错,撩人眼睛:“早知道就让你红成麒麟双臂。”

    叶子轩伸伸懒腰笑道:“人家校花每天有人纠缠,你这校花却整天纠缠房客,差距有点大啊。”

    上官宁挥舞一下拳头,昭示想要揍叶子轩的心,随后哼出一句:“爸妈猜测你周六不用上班,加上外面下雨,你不便出去,所以让我叫你去吃早餐,我爸熬了一锅肉粥,买了油条,煎了几个鸡蛋,你有兴趣就过来吧。”

    叶子轩暗吞口水,客气着回应:“这不太好吧?”

    “虚伪!”

    上官宁瞥了叶子轩一眼:“看你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还假惺惺客气,而且前晚、昨晚,你吃的可是欢快。”

    叶子轩毫不在意上官宁的挪揄,掐着手指一本正经解释:“前晚一饭,有解围旅馆之功,昨晚一饭,有救你毁容之劳,二顿饭都师出有名,我自然吃得心安理得,今天这一顿,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你让我想想名头、、”

    “我这人比较实在,吃饭也要有个名头,不然不踏实。”

    “简单!”

    上官宁一把拉住叶子轩:“吃完陪我去书城买书,我需要一个苦力。”

    “我没钱坐车!”

    “我替你给!”

    “我习惯早上喝奶茶。”

    “我卖给你。”

    “中午的午餐、、、”

    “我请!”

    在上官宁应下叶子轩各个要求时,华海第一人民医院,做完手术睡了一夜的林国光已经醒过来,目光锐利的盯着外面风雨,嘴里毫不客气骂了一句贼老天,昨天遭受无妄之灾,今天又是最讨厌的雨天,情绪异常的恶劣。

    一直顺风顺水的他,开始感觉老天给他使绊子。

    “组长,你醒了?”

    这时,恰好推开门的留胡子警员见到林国光醒来,脸上立刻涌现一丝欣喜,正要喊叫医生检查却被林国光摇头制止:“刚子,先不要叫医生,知道我醒来,就会一堆人围着我转,我不想跟太多人接触,只想安静休养!”

    “你坐下来跟我聊聊!”

    留胡子警员闻言点点头,小心翼翼关闭房门,随后拉开椅子坐在床边,还给后者倒了一杯温水道:“行,一切听组长安排!”林国光曾经救过他,他对林国光有着绝对忠诚,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哪怕龙秋徽都没这影响。

    他还轻声宽慰林国光:“组长,你身上伤口虽多,肋骨也断三根,但没有生命危险了,静养一段日子就好!”

    “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国光想要给自己一个明白:“肇事司机什么来头?”

    刚子不假思索的回道:“肇事司机是何子离的前男朋友,韩中剑,孔武有力,曾是三届格斗冠军,但神经有问题,专业点的话,就是精神偏执,他昨天打何子离电话没通,还遭遇一个男子挑衅,就误认何子离有奸夫!”

    “他震怒之下跑去公寓找人,没见到何子离就怒火丛烧!”

    林国光想起何助理的报案,轻轻点头表示知道这一截,随后,他又听到刚子补充一句:“在公寓破坏一通后,韩中剑就开车来警局,恰好见到你跟何子离一起,还说说笑笑显得亲密,就误会你们俩有一腿,气急攻心。”

    “于是开车撞入警局!”

    林国光脸颊一热,有点懊悔自己昨天显摆,故意跟何子离走去大门口,如果少点得瑟,今天就不会这惨样。

    “那家伙身手挺霸道,十几二十个人,徒手干不赢他,让警方颜面丧尽。”

    刚子不好意思告知自己也受伤,低头向林国光继续汇报:“最后还是叶子轩把他拿下。”

    林国光眼里光芒一闪:“叶子轩拿下他?临时工这么牛叉?”

    他想到电梯门口的一握,那份钻心疼痛至今还在,临时工真是高手?

    “他牛叉个球啊!”

    刚子闻言嗤之以鼻:“他真牛叉的话,就不会被组长握手握得上蹿下跳了。”他没看到林国光的脸颊发红,依然一副不置可否态势:“那家伙是玩阴的,拿了门卫的电棍,趁韩中剑不备捅了几棍,硬生生把后者电倒。”

    “尽管叶子轩取得最终胜利,但所有人都觉得胜之不武,还有人觉得他过于无耻。”

    “不过看在龙队的份上,大家勉强称赞了几句,何助理还给他申报战绩。”

    “对了,挑衅韩中剑的是叶子轩,他向韩中剑叫嚣,有本事来警局,他把韩中剑打残。”

    “妈的!这小子还真是我灾星啊。”

    当时晕过去的林国光没有见到叶子轩救他画面,于是把所有怨恨都倾泻到叶子轩身上:“接二连三的给我带来厄运!”他没有点出自己曾经吃亏:“刚子,想个法子,把这灾星踢出警察局,必要时候甚至可以废了他!”

    “不用担心龙队恼怒,她是一个聪明人,不会因一个临时工跟我反目。”

    刚子点点头:“组长放心,一定赶走他!”

    林国光忽然意味深长问道:“犯人怎么样了?”

    刚子的眼里迸射一抹杀意:“叶子轩把他拿下后,我们当场揍了他一顿,本想直接打残,但龙队和督察出来喝止,还交给四组处理,就没有再下狠手了,不过我已经跟四组的周胖子说了,是兄弟的,就做点兄弟的事!”

    “所以组长放心,那家伙少不了苦头吃,我们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管是去监狱还是去医院,最后结局都是受尽折磨而死!”

    他摸摸疼痛的伤口:“谁叫他差点撞死组长你?”

    “他必须死!”

    林国光斩钉截铁:“我不能让子离再受到伤害!”

    刚子轻轻点头表示明白,随后环视周围一眼,摸出手机调出几张照片道:“组长,你让我弄的十字路口车祸资料,我已经拍下涉事人员名字以及口供,所有人的证词对三少都不利,想要给他开罪,怕是有不小的困难!”

    林国光拿过手机,审视一番,忽然眯眼:“叶子轩?又有这小子的事?”

    “哎呀,姐夫,你醒了,太好了!”

    还没等刚子出声回应,房门忽然被人一把推开,头上缠着纱布的叶良辰三人出现:“谢天谢地,你没事了,我可担心一个晚上了!”他快步走到林国光的身边:“昨天姐夫去看我,今天我来看姐夫,咱们还真是亲戚。”

    “对了,姐夫,谁对你下的手,告诉我,我弄死他去!”

    林国光脸色一冷:“你们过来什么事?”

    他不认为小舅子会如此重视他伤势,至少不会积极地大清早来探视。

    叶良辰嘿嘿一笑:“知道姐夫受伤,就过来看看,连自己的伤都不顾了。”

    “说事!”

    “我们查到那小子的名字了,就是打伤我们还抢劫六千的家伙,叶子轩,现在还住初见旅馆!”

    刚子脸色一变,摸出手机调出叶子轩照片,递到叶良辰的面前:“叶少,是不是他?”

    叶良辰一看,马上喊叫:“就是他,就是他!”

    “又是叶子轩,我们跟他还真是有缘啊!”

    林国光冷笑一声:“恩怨重重,不找机会收拾他都不行。”

    就在这时,一个电话打入了进来,刚子拿过来扫过一眼,脸色一变,向林国光打出一个手势,后者戴上耳塞,马上传来一个娇柔的声音:“尽快把三少弄出来,十字路口的连环车祸虽大,但我相信你有法子给他脱罪!”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是时候发挥你的价值了!”

    “明白,白小姐,转告佛爷,我会全力而为,但有一个人很棘手,他是证人,影响三少出来!”

    林国光挤出一句:“他叫叶子轩!”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