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十一章 夜观天象

    第二十一章 夜观天象

    叶子轩跟何子离在警局折腾到八点半才离开。

    韩中剑胆大妄为冲击华海警局,还撞伤打伤二十多名警员,这是一起影响极其恶劣的事件,警方颜面受损,警局上下非常重视,就连龙秋徽都要抽出时间处理,作为涉事的叶子轩跟何子离,自然需要交待事情来龙去脉。

    走出警局的叶子轩伸伸懒腰,深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随后侧头望向神情复杂的何子离:“师姐,虽然韩中剑没有被我打残,但他重伤了林组长,还当众挑衅警方权威,数十号人作证,他这次就是不进监狱也要重疗!”

    他伸手一握何子离的肩膀:“只是无论进监狱还是去精神院,警方都不会让他再走出来,不然警方颜面无存,就算警方不会搞什么手脚,林组长肯定会往死里整对方,以林组长的性子,我可以断定,韩中剑必废无异。”

    “你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废掉,这已怕是韩中剑未来的最好结局,是韩中剑上辈子积德的还报,在叶子轩心里,韩中剑不是必废,而是必死,林国光他们一定会残酷报复,撑死三个月,监狱或者精神院就会多一具尸体,韩中剑百分百意外死亡。

    “我不是担心自己!”

    何子离能够感受叶子轩温暖,声音轻缓而出:“我是愧疚给大家带来麻烦,不仅让林组长遭受重伤,还让警方颜面扫地,都是我当初太懦弱,不懂得直接拒绝,随后忌惮他的威胁,导致他气焰高涨连警局都不放眼里。”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形容的就是我了!”

    当初她撇不过三姑六婆的要求,怀着应付目的跟韩中剑进行相亲,她没看上风度翩翩的韩中剑,但韩中剑却爱上了她,还对灯发誓今后非何子离不娶,事实他也从当晚开始,每天给何子离电话,嘘寒问暖,送花,吃饭,

    何子离虽然不喜欢韩中剑,但天生不懂得拒绝对方,拖了个把星期才说出不合适,还把收到的礼物以及吃饭费用全部还给对方,可是韩中剑却不接受这个结果,先是柔声细语,随后一哭二闹三上吊,要何子离给他机会。

    待何子离态度坚决告知不喜欢他时,韩中剑顿时变成另一副面孔,不仅每天电话、邮件、微信甚至报警专线骚扰何子离,还给她的亲朋送去各种威胁,流黑泪的布娃娃,断头的毒蛇,挖心的兔子,吊死门口的小狗、、、

    无所不用其极。

    那一个星期,何家亲朋好友可谓鸡飞狗跳,神经绷紧,虽然何子离第一时间报警,但警方找不到足够证据,最终只能警告韩中剑了事,而就在警告的第二天,在楼下小区散步的何子离父母,被一辆飞驰的轿车擦身而过。

    虽然没有撞倒受伤,但二老却吓得差点心脏病发作。

    也就这一个事件,何子离几近崩溃,最终答应跟韩中剑试着相处,只可惜还是没有求得安稳。

    今日一事,让何子离心生愧疚。

    叶子轩闻言挤出一笑:“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是他疯了,你撑死就是一个诱因,你不要把所有责任扛到身上,不然我也会愧疚起来,毕竟是我拿走你的手机,还出言挑衅,继而激发他的疯狂,你如有错,我就更有罪。”

    “不,不,你没有错!”

    何子离忙摆摆手,打断叶子轩话题:“你一点错都没有,相反,我该感激你,你不仅把我这只鸵鸟的脑袋,从沙土中拉出来,还救了我和堂姐一命,如果不是你,我的心结依然不会打开,我和堂姐今天也会生死难测。”

    叶子轩捕捉到重点:“也就是说,你的心结打开了?”

    何子离挤出一抹笑意,如一朵莲花绽放,很清雅:“你刚才都说了,韩中剑这一生都难于走出监狱或精神院,也就是说他再也威胁不到我了,何况还有你这个保护神在身边,时不时出言开导我,心结难道还不打开吗?”

    “能够打开就好!”

    叶子轩舒展一下筋骨:“你今晚回去早点休息!”接着摸出手机看了一下:“何助理怎么还没出来?”

    “说我坏话?”

    就在这时,两人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何助理提着手袋快步走过来,在门口下意识扫视四周一眼,显然下午的车祸让她心有余悸,发现一切正常才如释重负,随后看着叶子轩哼道:“敢说我坏话,下周调你洗厕所,还是整栋楼厕所。”

    何子离一拉堂姐笑道:“子轩怎么可能说你坏话呢,只是问你怎么还没出来!”

    叶子轩也是双手一摊,悠悠接过话题:“何助理,你这种态度可不对,不管早上争执咱们是否有隔阂,至少我下午可是救你一命,我没叫你拿十万八万重酬算好,你还恩将仇报调我洗厕所?社会已有不敢扶的老人、、”

    “你难道要来一个不敢救的女人?”

    “油嘴滑舌!”

    何助理白了叶子轩一眼,一拉堂妹叮嘱开口:“子离,少跟这种人呆在一起,不然你不是被气死,就是被忽悠死!”随后又翘起嘴巴:“你是警队一员,救我们一命是天经地义,再说,你喜欢子离,出手主要是救她!”

    “我只是附带的!”

    何子离脸色一红:“姐,你胡说什么呢?”

    在叶子轩一脸苦笑的时候,何助理一副洞穿人心的态势:“事实嘛,不然你问问他,我和你一起掉入河里,他会先救谁?答案清晰可见!当然,我是一个善良的人,虽然叶子轩不是刻意救我,但我依然感激他的出手。”

    “我今晚加班,主要是向局里建议,树立你做典型!”

    “表彰你今天的出色表现。”

    “如果龙队他们批准了,你不仅会成为警局学习的对象,级别和工资也会长一截。”

    叶子轩眼睛发亮:“真的吗?长工资?”

    “瞧你那点出息样。”

    何助理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只要你成为典型,新人榜样,级别和工资一定会涨,只是事先声明,事成,你不用请我吃饭,事不成,也不要赖我,毕竟局里还没有临时工做典型的先例,你算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了!”

    “你如果是编制警员或实习生,就一定没问题!”

    叶子轩瞪大眼睛:“临时工就有变数,你们这是歧视啊,同工不同酬啊!”

    “自己慢慢抗议,最好进京告状!”

    何助理一拉何子离:“妹妹,咱们今晚去三姨家住!”说完,就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何子离钻入车里前刻,向叶子轩嫣然一笑:“再见,子轩,不管局里让不让你做典型,你都是我心中英雄!”

    叶子轩笑着喊道:“记得请吃饭。”

    何助理探出脑袋:“大煞风景。”

    叶子轩目送着何子离离去,随后把目光望向夜空,眉头一皱,脚步一挪向小旅馆跑去,但经过天桥时,他像是被一根线扯着倒退数米,眼勾勾看着一个烤番薯的摊档,一个老人,一个铁桶,一排番薯,孤独,却又和谐。

    炉火已旺,铁桶作响,番薯正香,让叶子轩暗吞口水。

    折腾一个晚上滴水未进,叶子轩的肚子早就饥肠辘辘了,佟掌柜虽然承诺每天给他留些饭菜,但叶子轩还是觉得留点后手好,免得回到旅馆没东西吃,于是就掏出钱包走向摊档道:“老人家,来两个番薯,要最香的!”

    摊档老人六十岁左右,个子不高,眼神柔和,左手少了一根中指,身上是一袭古旧的灰色衣衫,有些年代,还打着几个补丁,但收拾的很干净,他没有像其余小贩一样叫卖,只是安静坐在那里,守着他的番薯,平静看着路人来来往往。

    “老人家,买两个番薯!”

    叶子轩的第一次喊叫,断指老人没有丝毫回应,他以为老人耳朵不灵光,或者看风景走神忽略了,于是走前几步又喊出一句,坐在大铁桶后面的老人依然没有热情迎客,只是微微一抬眼皮,淡淡吐出两个字:“不卖!”

    叶子轩一怔:“不卖?”

    不卖番薯,烤毛番薯?还在街道摆一个摊位?

    “我烤番薯,不代表我卖番薯!”

    老人很直接的开口:“我只是喜欢烤番薯!”

    靠!这么有哲理?

    捏着五块钱的叶子轩目瞪口呆,重新打量了老人一番,似乎没想到对方烤番薯不是生计,而是一个兴趣爱好,换成其余人肯定会骂老人神经病,但叶子轩却收回了五块钱,叹息一声:“难道你烤的不是番薯,是寂寞?”

    “一语中的!”

    断指老人淡淡一笑:“掀开这句文艺青年的词,你心里的真实心声应该是,老家伙就是一个神经病,就是一个闲得蛋疼的主!”他拿起纸袋包了两个番薯:“但无论如何都好,你是第一个没有开口骂我的人,有家教!”

    “一场缘分!”

    断指老人把纸袋丢给叶子轩:“番薯不卖,但可以送!”

    叶子轩捧着热乎乎的番薯,又看看恢复如水平静的老人,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如何回应,最后只能抱着番薯一笑:“老人家有性格,这番薯我收下,一场缘分,我也送你一个提醒,赶紧收拾东西走人,很快要下雨!”

    老人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完全没有下雨的迹象,不过他还是开始收拾东西。

    叶子轩也没有多余废话:“再见!”然后就捧着番薯撒腿跑向旅馆。

    “轰!”

    当老人刚刚把东西收拾好,天空就掠过一道闪电,雷声炸至!

    “有道行啊!”

    老人轻叹一声:“华海,何时出现这种后生了?”

    “唐云天,有人要接你的位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