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十章 飞龙玉石

    第十章 飞龙玉石

    客房不大,十平方米左右,一桌一椅一床,还有一部液晶电视,很简陋,但色调很温馨!

    叶子轩没有在意条件的好坏,他现在能有一个落脚的地方已经满足,关闭房门后就把挎包扔在床上,他席地而坐,把每天都需要修炼的《易筋经》和《洗髓经》,从头到尾认真练了一遍,看看最后一层有没有突破迹象。【↖书の阅♀屋√www.shuyuewu.com】

    叶子轩记得自己第一次接触这两本经书的时候,曾经问过从不以真面目示人的老头,功德圆满之后,自己会不会跟影视一样腾云驾雾,弹指杀百人,翻手搅天地,结果被老头一棍子打翻,告知想多了,还没收了他手机。

    让他再也不能看电视看小说,老头哼哼不已,真这么牛叉的话,他早君临天下,还会留在山里头打酱油?他很正经的告诉叶子轩,修炼这两本经书,可以强身健体,各种观感变得敏感,从内到外让自己比常人强大一点。

    学了,未来未必牛叉,但不学,一定不牛逼。

    为了自己牛叉一点,叶子轩一练就是十几年,一年一个样,精气神年年变化,可惜今年止步了。

    半个小时后,叶子轩的眼睛变得更加清亮,身上疲惫也散去了两分,只是脸上依然是无可奈何的神情,两种奇功的最后一层还是无法突破,始终卡在大彻大悟门槛,不过叶子轩也没有急于求成,及时收功避免走火入魔。

    适可而止,他一向遵循的原则。

    从地上起来之后,他就找出衣服去浴室洗澡,奔波一天,又在车祸现场折腾一番,他实在需要洗一个澡放松自己,打开热水,涂满沐浴露的叶子轩站在蓬松头下,微微闭眼享受热水冲洗,水流滑过,全身渐渐变得暖和。

    只是胸口的清凉,牵扯着他的神经,没有让叶子轩完全沉醉在舒适之中,泡沫散去,胸口的玉石露了出来,一条栩栩如生的飞龙,不,准确的说,是半截飞龙,龙头,龙爪都有,但龙尾却断开了,让玉石少了一份完美。

    叶子轩拿起半截飞龙玉石,放在水中慢慢冲洗,热水流过雕刻纹路,让玉石更加晶莹剔透,这块玉石从小就陪着叶子轩,不止一次用玉石的清凉,让叶子轩保持一抹清明,继而也躲过很多灾祸,叶子轩看着它喃喃自语:

    “老家伙说这玉石还有一半,那半截龙尾会在哪里呢?”

    “这些年帮我度过不少危机,我也该找到你的另一半回报!”

    言语之间,他的耳朵就微微一动,有人轻轻停在房门前面,还伴随着一股急促呼吸声。

    对方逗留的时间过长,显然不是路过。

    叶子轩眼睛微微一眯,一扯白色浴巾裹住身子,接着连拖鞋都不穿就跳了出去,贴在门后等待不速之客,几乎刚刚藏好身体,房卡开门的声音响起,房门被推开一半,一个瘦瘦的影子溜了进来,还伴随着一股茉莉花香。

    “人呢?”

    瘦小影子反手关闭房门,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发愣:“妈妈不是说他住这吗?”

    叶子轩闻言也一怔,虽然房间没有开灯,依靠窗外光亮不足照明对方面貌,但他能够从对方青涩的声音判断,这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女孩,而且看她愣然样子也没有恶意,于是轻轻咳嗽一声:“小朋友,你好,找谁?”

    “小朋友?”

    小女孩听到后面传声打了个激灵,下意识向前蹦出几步,重心不稳,身子踉跄,叶子轩见到对方被自己吓到,一脸愧疚地踏前一步,想要去扶对方,只是刚刚挪动,就听到滋一声脆响,身上浴巾被门边勾手硬生生扯掉。【↖书の阅♀屋√www.shuyuewu.com】

    此时,稳住身子的小女孩,恰好转身,见状一愣,随即发出一记尖叫:“啊——”

    “靠!”

    叶子轩以最快速度捡起浴巾,又用最快速度冲入浴室,同时喊出一声:“不好意思!”

    待他穿好衣服打开大灯走出来时,小女孩已停止尖叫还退到窗边,十四五岁的样子,清纯可爱的容貌,俏皮的马尾,淡淡的唇、月牙般的眸,一身华海中学的校服,有着这个年纪应有的青春和活力,看着女孩的容貌,叶子轩瞬间呆住了。

    他身躯微微抖动,眼睛闪烁光芒。

    见到叶子轩一副激动的样子,原本就戒备的小女孩更加惊慌:“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白嫩嫩的小手不受控制抖动,显然刚才真被吓到了。

    如果不是见到叶子轩穿上衣服,以及没有过多的刺激举动,估计她要从窗户跳出去,饶是如此,依然一副要喊叫态势,听到对方的喊叫,叶子轩打了一个激灵,从呆愣的恍惚中恢复过来,看着警惕十足的小女孩,扬起一抹笑容回应: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你是谁?你来我房间干什么?”

    “你房间?你是叶子轩?”

    小女孩反应了过来,随后怒目圆睁:“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在房间,我有穿或不穿衣服的权利!”

    小女孩毫不客气骂道:“流氓!”

    叶子轩一副无辜样子:“好像是你闯进来的,还很不礼貌的没敲门!”

    小女孩嘟起小嘴:“这旅馆是我家开的,我喜欢敲门就敲门,不敲门就不敲门,你管得着吗?”虽然她言语带着蛮横字眼,但声音无形中小了下来,显然也意识到自己责任更大,不过想到刚才惊吓,她又毫不留情埋怨:

    “你好端端的躲在门后吓人干吗?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

    “也就是本小姐胆子大,不然现在都挺尸了!”

    回想刚才一幕,未经人事的她脸颊通红:“还不穿衣服,简直就是禽兽!”

    叶子轩轻声一笑:“我都说了,这是我的房间,付了房钱的!”

    “我可以穿衣服,也可以不穿衣服,可以躲在门后,也可以躲在床底,这是我的自由,我的权利,懂不?”

    小女孩声音清脆却很霸道的哼道:“说的再天花乱坠,你也是一个流氓!”

    知道她想什么的叶子轩调笑开口:“丫头,小脑袋别想太多,你应该庆幸,幸亏不是你被我看了,而是我被你看了,我这人一向大度,不会让你负责,你就不用担心以身相许,也不会看回你身子,弥补我的精神损失!”

    “流氓!”

    小女孩扑嗤一声笑了起来,萝莉风情十足:“你脸皮可真厚,明明就是你占便宜,现在弄得好像我不对!”接着,她散去三分警惕,歪着脑袋问出一句:“我叫上官宁,老板的女儿,你就是替母亲赶走坏人的叶子轩?”

    叶子轩点点头:“正是在下!”

    “在下,在上,忒老土!”

    上官宁白了叶子轩一眼:“你衣着已经够土气,说话再文绉绉的,很容易让人认为是穿越过来的!如果不是看在你帮我们旅馆赶走三个坏家伙,我都不想搭理你免得掉份!”这个年纪的孩子,对于面子总是格外的看重。屋↘www.shuyuewu.com】

    “你是佟老板的女儿?”

    叶子轩摸摸脑袋:“你是来叫我吃饭的?”

    “你是猪啊,就知道吃!”

    上官宁没好气的回应:“我是来叫你跑路的!”

    叶子轩笑容旺盛:“跑路?跑什么路?”

    上官宁看怪物一样看着叶子轩,随后不可理喻的摇摇头:“看来你就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难道你一点都看不出母亲留下你的原因吗?你以为她是真心感谢你抱打不平?别傻了,她只是怕你走了无法交待。”

    叶子轩依然风轻云淡:“无法交待?”

    上官宁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叶子轩喊道:“真是大白,虽然你帮旅馆赶走三个坏人,但你也把他们打得跟猪头一样,辰哥又确实是林警官的亲戚,他们一定会出这口恶气的,如果他们找不到你,百分百对旅馆往死里整。”

    “母亲看到这一点,于是就热情把你留下!”

    “不是为什么恩情,讨回的六千块远不及你招惹的祸患!”

    “把你留在旅馆里,目的就是辰哥他们杀回来时,把你推出去平息他们怒气!”

    “就算不出卖你,你也会心怀愧疚独揽此事,到时旅馆就有周旋空间!”

    上官宁把自己偷听到的消息,连珠带炮的告诉叶子轩,叶子轩脸上没有惊讶,似乎早猜到老板娘心思,相反,他对上官宁生出了一丝欣赏:“你为什么要帮我?我只是一个外人,老板娘可是你妈,旅馆也是你家心血,你这么好心帮我?”

    上官宁一歪脑袋:“我天性善良!”

    这次轮到叶子轩发出一阵大笑,显然清楚这不是真正答案,不过也没过多追问,只是坐在床上把鞋子穿好开口:“行,我收到你的警告了,也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暂时不想离开,正如你妈说的,我走了,旅馆怎么办?我也天性善良。”

    上官宁嘴巴张大,良久冒出一句:“你傻啊,你开始不知道我妈心思,没有第一时间跑路可以理解,现在知道危险还不走?是不是脑子进水?旅馆大不了关门,你被他们抓住,就是不死也要脱层皮,搞不好还要坐牢!”

    “别废话了,快点走,这窗户防盗网有活门,可以挪出洞口,你从窗户逃出去,有多远走多远!”

    她不耐烦地看着叶子轩:“不然就辜负本小姐一番好意了,还会牵连我被妈妈一顿胖揍!”

    叶子轩摇摇头:“我不走!”

    上官宁柳眉倒竖:“不走?你真是大白,大大的白痴,你不走难道真等开饭?还是你另有所图?”

    “跟狗血小说写的一样,你看上我妈?英雄救美?”

    “靠,不会被我说中吧?太凶残,太没人性了!”

    上官宁脑洞大开喊道:“小心我爸一刀砍了你!”

    叶子轩一头黑线,随后拍拍手站起身来,伸手抓住上官宁的手腕:“我确实另有所图,不过不是看上你妈,我看上你了!走,吃饭去,我快饿死了!”他已经听到门外传来高跟鞋的声音,细细辨认,正是佟月儿的动静。

    “看上我?”

    上官宁一愣,随后踹出一脚:“禽兽!华中校花也敢调戏?小心我叫几百人砍死你。”她对叶子轩哼哼不已的作出威胁,接着拉开房门跑了出去,恰好见到佟月儿走过来的身影,微微一愣,就告知已经知会叶子轩吃饭。

    在她拉着佟月儿回家吃饭时,叶子轩靠在门框望着上官宁渐行渐远的背影,特别是那束摇摆的马尾辫,脸上有着异彩。

    但同时又有着曾经沧桑的悲凉,他的眼眸,不知不觉多了一抹莫名忧伤:

    “南山南,北秋悲,南山有谷堆,南风喃,北海北,北海有墓碑、、、、”

    叶子轩念着一首民谣,眼神前所未有的温柔:

    “静瑶,她真的很像你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