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九章 斗勇斗智

    第九章 斗勇斗智

    日你妹!

    见到叶子轩暗含讥讽的笑容,叶良辰再也无法忍住心中怒火,直接拿起接待台上的装饰花瓶,向叶子轩砸了过去,砰!花瓶砸到途中就硬生生停滞,不是叶良辰良心发现不再动手,而是手指被叶子轩捏住,铁箍般牢固。

    “辰哥,火气大了一点啊!”

    在老板娘难于掩饰的惊讶目光中,叶子轩保持一抹温润笑意:“先是高空抛物,接着威胁老板娘,现在又想拿花瓶砸我,一点都没有为人民服务的迹象,你确定自己是一名人民警察?我怎么感觉你更像是一名土匪啊!”

    “来,把证件拿出来,让我看看你们是不是警察?”

    叶良辰手指痛的钻心,吼叫一声:“动他!”

    两名刚刚缓过鼻梁疼痛的同伴,闻言再度向叶子轩冲了过来,老板娘下意识喊道:“小心!”

    叶子轩淡淡一笑,握着叶良辰的手一偏,花瓶不受叶良辰控制向前扫了出去,砰砰两声,两名魁梧男子脑袋开花,流淌鲜血向后退了出去,他们被鲜血刺激出凶性,一甩手上血液再度冲锋,嗷嗷直叫像两头发怒的恶犬。

    叶子轩控制住挣扎的叶良辰,右脚贴住后者的大腿,一弓膝盖连连踢出,叶良辰的右脚随之挑起,啪啪两声,两名同伴来不及躲避,又不敢出手抵挡,被叶良辰踢了一个正着,腹部一痛,倒退跌坐在地,嘴巴倒吸凉气。

    “你、、无耻、、、”

    叶良辰见到叶子轩利用自己误伤两名同伴,气急败坏想要讨回公道,但还没来得及把手从花瓶抽回,花瓶就在一股蛮力中转动,重重敲在叶良辰的脑袋,又是一声脆响,叶良辰惨叫一声,头晕目眩,松开花瓶向后退出。屋↘www.shuyuewu.com】

    额头,也流淌一抹鲜血。

    “花瓶质量不错,敲破三个脑袋都没坏!”

    叶子轩用脚尖接住落下的花瓶,向上一挑恰好落在接待台,老板娘张张嘴巴想说些什么,却最终不知如何处理选择沉默,随后拿出手机给自家男人发了一条短信,她心里很明白,叶子轩暂时解了危机,但也留下了后患。

    叶良辰咬牙切齿:“小子,你敢伤我们?”

    叶子轩耸耸肩膀,一脸无辜的样子:“辰哥,你可不要冤枉好人,我什么时候伤过你们?砸你们脑袋的花瓶,可是一直在辰哥手里拿着,打伤他们的也是你右脚,他们两个伤,你的伤,都是你们自己造成,跟我无关!”

    “你们不是号称警察吗?应该知道证据说话!”

    他还晃动一下自己的手机,笑容人畜无害:“你们也可以报警,让警察来给你们做主,控告我打破你们的头,只是我要告诉你们,你们欺负老板娘的过程,我已经全部录下来,把事情闹大,只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三人气得七窍生烟:“混蛋——”

    叶良辰看着掌心的血迹,又看看相似惨状的同伴,愤怒不已的吼道:“我姐夫是林警官!”

    叶子轩耸耸肩膀:“我是赵日天!”

    “你——”

    被叶子轩这话一堵,叶良辰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但很快挣扎着站起来,摸出手机打出一个电话,显然去找他口中的姐夫,只是电话另端传来的关机让他微微一怔,叶子轩捕捉到他的神情:“怎么,你姐夫没空?”

    叶良辰嘴角牵动了一下,忍住头上传来的疼痛,想要硬气一点跟叶子轩死磕,但想到对方刚才的霸道,他又散去找虐的念头,色厉内荏喝出一句:“小子,你等着,你有本事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带人回来,我废了你!”

    “老子什么都没有,就是钱多兄弟多。”

    他还用手指点着老板娘,凶神恶煞:“我还拆了这旅馆!走!”

    “慢着!”

    在三人相互搀扶要离开的时候,叶子轩手指敲一敲接待台:“要走可以,但你们该把行李搬出去,不要霸占旅馆的客房,另外,你们记得把房钱结了,三间房,一天九百,一个星期就是六千三,加上毁损物品,七千。”

    三人身躯一震,叶良辰扭头喝道:“不要欺人太甚!”

    老板娘忙摆摆手:“不用了,不用了。”她不是不想要房费,只是收钱容易,手尾麻烦啊。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老板娘宽宏大度不要房费,那我收点高空砸物精神费,我刚才在楼下差点被易拉罐砸到脑袋,至今心里还有点慌乱惊颤,换成辰哥这样被人吓到,估计要收几十万赔偿,我命贱,收少点!”

    “六千!”

    叶良辰拳头微微攒紧:“你这是敲诈!”

    叶子轩俯身捡起一个易拉罐:“我不喜欢废话,你如是感觉有实力和我玩,我不介意奉陪到底!”说到这里,他掌心微微用力,易拉罐瞬间变成一个铝球,拇指大小,让人感觉到叶子轩的蛮横力量:“辰哥,给钱吧!”

    “不然你们不仅要横着出门,我还要报警你们冒充警察!”

    他摸摸怀中的手机:“事情闹大,连你姐夫都吃不了兜着走!”

    “很好,很好,很好!”

    听到叶子轩把自己的话还回来,叶良辰一连说了三个很好,显然心中怒气腾升到极点,随后让两个同伴去收拾行李,同时从口袋掏出一叠钱,数了一半拍在接待台:“这钱,我给,小子,你有命收钱,未必有命花钱!”

    他一脸不甘,一脸怨毒,老板娘见状更是娇躯微震,这梁子怕是结下了!

    叶子轩左手一侧:“慢走!”

    在叶良辰带着两名同伴一脸怨毒离开小旅馆后,叶子轩把桌上那叠钱推到老板娘面前:“老板娘,收着!”

    老板娘神情有点迟疑:“这怎么好意思呢?”

    “这是你应得的房费。”

    叶子轩淡淡一笑:“没事,有我扛着,他们找你麻烦,推到我身上。”

    “小兄弟,谢谢你援手!”

    看着那一叠红彤彤大钞,老板娘轻轻扯住叶子轩的衣衫,扬起一抹感激的笑容:“辰哥三人都快让我头炸,今天如果不是你拔刀相助,我这个软弱女子肯定被他们欺负,没法子,老实本份人家,根本经不起他们折腾。”

    “你替我要回这几天的房钱,实在是我们家大恩人!”

    她抽出一半钞票:“这些算是一点心意!”

    叶子轩摇摇头,把钱推了回去:“举手之劳,我不能收这钱!”

    “行,你不肯收钱,我也不能羞辱你的善意!”

    老板娘变得更加热情:“新闻媒体常播好人没好报,但我佟月儿不是忘恩负义之徒,小兄弟,你肯定还没有吃饭,今晚留下来,我做几个好菜,等你上官大哥接女儿回来,你们喝几杯,大家交个朋友,希望你不要拒绝!”

    “谢谢佟老板好意,只是这太麻烦了!”

    叶子轩摇摇头:“而且我还赶着找落脚地,不然今晚没地方住!”

    老板娘眼睛一亮:“找落脚地?我这里就是旅馆啊,你住我这不就行了?”

    叶子轩瞄了墙上价格一眼,捏一捏怀中可怜的三千块:“佟老板,你的旅馆档次高了一点,我没有多少钱,只能住三四十元一晚的床位!”这间旅馆虽然小了点,只有八个房间,可是最便宜的一间也要一百,成本太高。

    “这是什么话呢?”

    老板娘俏脸一板,用力扯着叶子轩衣衫:“你刚才出手替我解围,还帮我要回六千块房费,在这里住有什么所谓呢?你不用担心房费,我一分不收你的,而且我给你最好的房间,如果你不嫌弃,还可以一起搭伙吃饭。”

    “我吃什么你吃什么。”

    见到老板娘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叶子轩也不好意思拒绝了,不过他也没有接受免费的午餐,从口袋掏出两百块钱笑道:“佟老板,我在这里住下就是,不过我不能白住你的房子,给我开一间最便宜的客房,先住两晚!”

    “如果你不收钱,我马上掉头走人!”

    “这——”

    老板娘见到叶子轩递来两百元,神情迟疑了一下,见到叶子轩坚定神情,又只好无奈的摇摇头:“行,这钱我收下,不过你也该让我尽一尽心意,客房给你成本价吧,一天三十,这两百块,你可以在这里住一个星期。”

    “我都让步了,你可不能拒绝,不然佟姐要生气了!”

    叶子轩悠悠一笑:“行,就这么定了!”

    佟月儿见到叶子轩答应住下来,马上拿出钥匙带他去尽头一间客房,还告知叶子轩先在客房休息一下,等家里那口子和女儿回来,她就过来叫叶子轩去吃饭,她的热情,远远超出房客以及恩人范畴,让叶子轩如浴春风。

    待叶子轩进入房里休息之后,关上房门的佟月儿才如释重负:

    “总算把他留下来了!”

    与此同时,隔着一扇门的叶子轩,脸上也掠过一抹玩味。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