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章 妙手回春

    第四章 妙手回春

    龙秋徽很想一巴掌抽在叶子轩脸上!

    这混蛋,拿一个精神障碍鉴定证,却如拿着一本杀人执照,大义凛然的连她都微微恍惚,装神弄鬼到这地步,也就只有这脸厚如墙的家伙,看着嬉皮笑脸的男人,她止不住低声挪揄:“你真是一个神经病!青山医院真该把你抓进去好好研究。”

    她把绝非本人的红色证件狠狠甩在叶子轩身上,用力之大昭示着她对叶子轩的抓狂和无奈,如非想到黄毛青年刚才的嚣张以及民众的赞誉,她都要生出揭穿叶子轩装叉的念头,无论如何都好,叶子轩是惩恶扬善,她没必要大庭广众拆叶子轩的台!

    “龙队也觉得我神经病啊?”

    叶子轩笑嘻嘻的把证件揣回口袋,扫过一个个被抬出来的伤者,还有不远处呼啸而来的警车,贴着龙秋徽的耳朵,轻轻呵出了一口气:“谢谢你的肯定,不过我听说,神经病杀人都不犯法,这样推理的话,亲你一口更不犯法,龙队,亲一个?”

    龙秋徽脸色微红的避开叶子轩,后者温热的气息,让她耳朵变得异常敏感,她从来没有这样被男人挑逗过,更没有这样近距离感受过男人的气息,她挪出两米的距离,一脸寒霜:“你亲一下试试?看看我敢不敢开枪?天底下怎会有你这混蛋?”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都是社会的错!”

    叶子轩轻轻一笑:“龙队,我救了你一命,亲一下都不行吗?”

    龙秋徽没有说话,只是拍拍枪袋,此时,三辆警车已经戛然而止,车门拉开涌出十三名制服笔挺的警员,见到车祸惨状大吃一惊,接着见到龙秋徽更是身躯一震,态度恭敬跑过来向龙秋徽问候,黄毛青年误认是向叶子轩敬礼,更加觉得他深不可测。

    龙秋徽没有太多废话,神情清冷连下几道指令,黄毛青年很快被警方戴上手铐押上警车,现场被五条黄色警戒线圈起来,堵塞的交通也在警员指挥下重新运作,警员还从车上取下两把太阳伞,给伤者遮挡头顶的阳光,最后就不断催促路上的救护车。

    分工有序!

    “这里交给他们处理吧!”

    龙秋徽向叶子轩淡淡开口:“你跟我回警局吧,你我该做的做完了!”

    叶子轩望了一眼街道尽头,又看了看几名受伤的昏迷者:“我想要看看伤者的伤情!”

    龙秋徽一脸讥嘲:“你又不是医生,你能看什么?术业有专攻,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哗众取宠,只会适得其反,不要东张西望了,赶紧跟我回警局,替七叔把你送到戴局手里,再给你做一份口供,你我就该分道扬镳了,不,是老死不相往来!”

    “快来人啊,这小女孩不行了!”

    还没等叶子轩出声回应什么,一个正挥动扇子给伤者流通空气的警员,眼露凝重盯着一名胸膛起伏的小女孩,幅度越来越大,扑!小女孩眼睛微睁,吐出一口血,警员高声喊叫起来:“她吐血了,有没有医生?有没有医生?赶紧给她止止血!”

    警察,路人一窝蜂靠近,龙秋徽也奔跑了过去,很快,她的视野就映入一名抓着小挎包的小女孩,八九岁的样子,剪着一个冬瓜头,样子长得很是可爱,只是嘴里不断冒出的鲜血,让她神情多了一抹凄然,正是龙秋徽和叶子轩抬出来的小女孩。

    小女孩是从一辆出租车抬下来,出租车司机已经重伤昏迷。

    “扑!”

    小女孩又是胸膛一挺,一口鲜血从嘴里冒出,染红了脖子和衣衫。

    看着命悬一线的小女孩,龙秋徽向打电话的警员吼道:“救护车怎么还不来啊?”

    打电话的警员一脸焦虑:“路上有点塞,医生说还要十分钟!”

    “十分钟?”

    龙秋徽虽然尽力抬高小女孩的上身,但鲜血依然不可遏制的涌了出来,让她的警服也变得殷红,看到这种状况,龙秋徽知道,别说十分钟,就是五分钟,小女孩估计都撑不住,根本没有那么多血流,当下大声喊叫:“有没有医生?有没有医生?”

    “有没有医生帮她止止血?”

    四周路人相视一眼,愧疚的摇摇头。

    “让我看看!”

    就在龙秋徽和众人眼神凄然甚至绝望看着鲜血从指间流淌时,一个让龙秋徽不愿面对的声音响了起来,叶子轩散去脸上的漫不经心,钻过层层人群走到中间查看女孩,还挥手让四周人群退后:“大家散开一点,让空气保持流通,减轻伤者的压力!”

    在众人退后两米时,龙秋徽瞪着叶子轩:“你会医术?”

    难怪她发出质疑,叶子轩怎可能什么都会?

    叶子轩低声回应:“会一点点!”

    龙秋徽又喝出一句:“有行医执照?”

    叶子轩摇摇头:“自学成才!”

    “人命关天!”

    龙秋徽声音变得尖锐:“你不要玩世不恭!”

    “死马当活马医!”

    叶子轩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或者你有更好的方法!”

    龙秋徽瞬间哑口无言,她能抓坏人也能杀恶人,却从来不会妙手救人,尽管她认为叶子轩懂得医术是天方夜谭,能够救回小女孩几率更是微乎其微,可现在除了让他试试也没其它办法,不过还是盯着叶子轩喝道:“她最好没事,不然我告你谋杀!”

    叶子轩打开黑色盒子扣子:“如果她活过来,你让我亲一口!”

    龙秋徽俏脸一寒:“救人!”

    叶子轩一笑:“回避正题,我当你答应,我替丫头止住血后,你让我亲一口!”

    看到龙秋徽要发火,他又话锋一改:“别捣乱,我要救人了!”

    看着要打开的黑色盒子,龙秋徽眼睛微微眯起:“针灸?”

    “小说看多了吧?动不动就针灸。”

    叶子轩漫不经心的抛出一句,打开黑色盒子露出里面东西,一个薄如蝉翼的手套,他小心翼翼把它戴在右手,指尖顿时多了一点红印:“这是舍利子手套,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能够感应病理伤口,传闻是达摩道长留下来的、、、”

    “我戴着这手套,再配合易筋经真气,相信能稳住她的伤势。”

    “达摩?道长?易筋经?”

    龙秋徽冷哼一声:“你才是看小说看多了!”她有点后悔让叶子轩救人,只是真的没有多余选择。

    “不好意思,最近翻看一眉道长,角色搞混了,反正就是牛叉的人留下。”

    叶子轩一边不好意思的回应龙秋徽,一边把小女孩外衣脱掉,轻轻平放在铺了空调毯的地上,龙秋徽看着胸膛又开始起伏的小女孩,神情紧张地望向叶子轩,正要喝令赶紧救人,却见叶子轩向小女孩一笑:“小妹妹,别紧张,不疼的。”

    冬瓜头虚弱一笑,无法回应,但眼睛眨了两下。

    “真乖!”

    叶子轩灿烂一笑,手指悄然落下,也就这一刻,他褪去了一切轻浮。

    叶子轩的眼神变得专注,神情也前所未有凝重,再也看不到刚才的玩世不恭。

    “嗖!”

    清晰感受到叶子轩变化的龙秋徽心里一颤,似乎没想到认真的叶子轩会是如此神情,下一秒,就见叶子轩把手指抚过小女孩身体,身随意动,手随身动,修长中指在小女孩神藏穴上一戳,一股暖意从指尖流出,小女孩的身躯微微一震。

    龙秋徽的呼吸一滞,额头渗汗看着女孩反应,她不希望这丫头有事,见到小丫头颤抖一下却没有过激动作后,一颗心才稍微安宁,随后,她又看着小女孩的神庭,太阳等五大穴道分别被叶子轩手指重戳轻按,每一指都会引起女孩颤动。

    手指在五大穴道停放三分钟,期间叶子轩的指尖一直抖动,宛如鬼神附身一样,随后叶子轩挪开五指,再戳向膻中、气海、神阙、中府等四个穴位,所有动作,叶子轩一气呵成,期间没有半点停滞和犹豫,龙秋徽等人已看得目瞪口呆。

    叶子轩那只手在小女孩身体上就像是跳舞一般,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待救护车呼啸着横陈到事发中心时,龙秋徽清晰发现,小女孩的嘴里已经不再冒血,呼吸也散去急促变得平缓了,苍白脸色也得到了遏制,当叶子轩从小女孩身上收回重按的食指时,小女孩不断起伏的胸膛和腹部,最终像是退潮一样平息了。

    情况明显好转!

    她睁开美丽的眼睛,艰难抖动嘴唇,没有声音发出,但龙秋徽能够辨认:“谢谢哥哥!”

    龙秋徽又惊又喜,似乎没想到女孩伤势真的稳住,虽然诧异叶子轩的手法,戴着手套按摩几下就能止血?未免太神乎其技,怀疑叶子轩有撞大运成分,但欣喜掩饰不了,随后,又见叶子轩摸出一颗白色丸子,动作轻柔塞入小女孩嘴里。

    白色丸子入口即化,小女孩脸色多了一丝红润。

    此时,叶子轩的身体也摇晃了一下,整个人跌入龙秋徽怀里:“血、、止住了,耗费八成精力,累死我了。”

    “你没事吧?”

    龙秋徽以为叶子轩耗费精神过度:“要不要叫医生给你看看?”

    “不用、、实现承诺就行、、、”

    叶子轩轻嗅着龙秋徽特有的幽香,接着毫无征兆在她耳根一亲:“真香!”

    这一吻,像是一箭,凌厉,又带着灼热。

    龙秋徽身躯瞬间变得僵直,脑海也变得一片空白,对叶子轩的所为久久没有反应,似乎没有想到叶子轩真的亲自己,而且还是大庭广众之下,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轻薄过的她,俏脸变得如西红柿一样通红,心中腾升一股怒火,咬牙切齿,混蛋!

    她从来就没有答应过叶子轩,救活小女孩后可以亲一口,因此见到他不管不顾轻薄自己,她很想打残这个家伙,她龙秋徽二十年来都顺风顺水,万人瞩目,处处尊重,今天却在一个山里小子手上连载跟斗,还被他这样占了便宜,心里实在是憋屈。

    只是见到叶子轩那张疲惫的脸,还有虚脱过度的身躯,龙秋徽又只能压制怒气,叶子轩冒着危险救活小女孩,自己为一吻大打出手,只会显得自己格局太低,而且她不想闹大事情被媒体煽风点火,当下唯有深深呼吸一口气,寻思将来再讨回公道。

    “啪啪啪!”

    在医护人员接过小女孩进行检查一番,宣告暂时脱离生命危险时,四周人群忽然大力的鼓起掌来,向叶子轩给予最高的敬意,叶子轩见状马上从龙秋徽怀里起身,从口袋摸出一盒简陋的名片,笑容灿烂发给众人:“我叫叶子轩,从小自学医术!”

    “妙手回春,药到病除,这是大家对我的赞誉!”

    “初到贵地,以后多多关照。”

    他向众人微微鞠躬:“大家如果有需要,以后打我名片上的电话!”

    四周路人轰然响应,有人交换名片,有人喊叫着神医,甚至还有人当场询问病情。

    “混蛋!”

    龙秋徽反应了过来,原来这小子刚才不是劳累过度,半死不活也是装出来的,目的是借题发挥吃自己豆腐,想到被亲过的脸颊,还有自己的体惜之心,她就满脸黑线地站起来,一脚向叶子轩踹了过去,叶子轩像是脑后长了眼睛,往左轻轻一挪。

    他躲开龙秋徽攻击,转头轻笑:“龙队,大庭广众殴打神医,很容易给警队抹黑!”

    看着周围好奇的目光,龙秋徽微微一怔,咬牙按捺住怒气:“这账,迟早要算!”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