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网游竞技 > 英雄联盟之逆天王者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城迎来了今年第一场大风降温天气。

    眨眼已是十一月,繁华的都市却没有萧萧秋意,只有纸醉金迷的气息,然而一夜大风吹后,凌乱的街头浮华散去,阳光也不盛往日那般明媚,街道显得暗淡了,秋天到了。

    因为天气骤变,陈毅和曾秀英都换上了较厚的外套,一大早就乘上了回老家的列车。

    月桥是一座偏僻的小山村,距离苏城有四五个小时的车程,陈毅的老家就在那里,也是陈龙的埋骨之地。

    陈龙当年称霸电竞,身价上亿,但是陈家却并不是市井之家,父亲死后,很长一段时间,母亲和他都是在月桥这个小山村里面生活的。

    一路上,陈毅看着窗外的风景发呆,曾秀英坐在他的身边,亦是沉默不语。

    三个小时后,列车到站了,陈毅扶着曾秀英,出了车站,又换乘了一辆老旧的客车,朝着更加偏远的山区而去。

    客车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行驶了两个小时,终于停了下来。

    "月桥的,到了!"开车的老司机自顾自吆喝了一声。

    "妈,到了。"陈毅把双肩包背上,扶着曾秀英下车了。

    下车后,看着熟悉的风景,曾秀英的脸上露出微笑来,虚弱的身体微微依傍着陈毅。

    陈毅有三年没有回来了,远远地能够看到一个小山村的轮廓,隐藏在土黄色的山丘和树荫之中。

    "孩子,要记得喊人啊,你叔公和婶婆都还在呢,别忘了哦!"曾秀英柔笑着,边走边说。

    "嗯,我知道了,妈!"陈毅搀扶着曾秀英,两人不紧不慢地朝着山村赶去。

    二十多分钟过后,两人已经赶到了山村之下,却见一个穿着白色外套的少女站在村口张望。

    "曾阿姨,曾阿姨!"少女一见到陈毅母子俩,就红着脸喊道。

    陈毅看着这个女孩,十七八岁的模样,五官精美,很淡很淡,红唇也很薄很薄,白净的肤色,眼睛明亮如星辰,她身高有一米六六左右,身材青涩可人,看着非常舒畅,像是一朵还没有绽放的桃花。

    她白嫩的脸颊上布满红霞,却又荡漾着娇羞的笑容,她给人一种极其端正的自然美。

    "是夭夭啊!"曾秀英远望着少女,脸上笑容更胜。

    "嗯嗯!"少女直点头。

    陈毅走近后,茫然地打量了一遍少女,说道:"夭夭?"

    "嗯,毅哥哥......"少女用羞得不可闻的声音喊道,她一看到陈毅就脸红,头都埋得低低的。

    "不会吧?这才三年不见,你都长成这样子了?"陈毅大吃一惊,目瞪口呆道。

    这个少女姓桃,名夭,是叔公的独孙女,因为生那年桃花满山,所以才有了这么一个诗情画意的名字。

    但是呢,说也奇怪,桃夭名字虽取得惊艳,但人却长得并不好看,三年前,陈毅见她时,她还是一个肤色黯淡无光,容颜消瘦憔悴的丑女孩,而且她还是天生的麻子脸,属于要身材没身材要相貌没相貌的那种,村里还有不少同龄孩子,但都躲她远远的,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了。

    但陈毅在月桥待的那几年,却和这个妹妹青梅竹马,直到后来去苏城学习,才离开了月桥。

    现在陈毅压根就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桃夭,这个面若桃花,五官淡如画的女孩,真的是自己的那个丑妹妹?

    "夭夭,女大十八变啊!"曾秀英摸了摸桃夭的头,慈祥笑道。

    "没有,阿姨......"桃夭更羞,胆怯的目光瞟了一眼陈毅,又低下头去。

    陈毅只是愕然地看着这个"丑"妹妹,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桃伯伯在家吗,夭夭?"曾秀英问道。

    桃夭慌忙反应过来,说道:"爷爷说你们今天肯定要来,让我出来接你们呢,差点让我忘了!曾阿姨,毅哥哥,快跟我回家吧,爷爷他们都等不及了!"

    说完,桃夭走到陈毅的身边,拉起陈毅的手,就朝着山村里面跑去。

    边跑她还边说:"快点,毅哥哥!"

    陈毅被桃夭拽着,回头看了一眼母亲。曾秀英却笑道:"你先去吧,我会跟来的!"

    听到母亲这么说,陈毅只好任由桃夭拉着跑进了山村。

    不过他心里却别扭无比,三年前桃夭还是个丑妹妹,拉拉手就算了,现在都长成亭亭玉立的大闺女,还这么拉着他满山跑,这不是在故意为难他吗?

    陈毅一时间心猿意马,只感觉桃夭的手柔若无骨,滑腻还有几分微凉,这种感觉特别奇怪,让他的心里乱乱的。

    而桃夭却欢快无比,一边跑一边欢笑:"毅哥哥,你都三年没来看我了,今天天气好冷,跑一跑暖和!"

    "我说夭夭,你都长这么大了,还拉着我跑,你让我多难为情?"陈毅苦笑不已道。

    听到陈毅的话,桃夭的脚步顿时停下了,回头来,脸上腾起红霞,定定地看了陈毅两眼,欲言又止,最后一把甩开陈毅的手,怨道:"你还是嫌弃我,毅哥哥!"

    陈毅继续苦笑,说道:"哥哥现在还能嫌弃你吗?你都成人见人爱的黄花大闺女了,我要是嫌弃你,那不是有眼无珠?"

    桃夭的脸上绽放出美丽又羞涩的笑容来,又拉起了陈毅的手,说道:"那你还说,快跟我回家,爷爷等久了咧!"

    陈毅终于是没有再拒绝,在他的眼里,桃夭就是妹妹,她纯洁,干净,一尘不染。像是远离世俗的一朵桃花,又像是一坛珍藏多年的美酒,她的身上没有都市的名欲气息,只有山村的那种淳朴和天真。

    十多分钟后,桃夭已跑得满头大汗,站在一间低矮的砖瓦屋前,房屋有一半的结构都是粗木所做,只是在地基上用了一些石料,给人一种厚重却又自然古朴的感觉。

    "爷爷,爷爷,,毅哥哥来了!"桃夭激动地大喊不止。

    "陈毅,是陈毅吗?"屋内,两老人一前一后走了出来,佝偻着脊背,脸上挂着喜悦的笑容,正是陈毅的叔公和婶婆,他们都已经七十多岁了。

    "叔公,婶婆!"陈毅连忙迎了上去,搀扶着两老,感动地说道。

    "陈毅啊,你母亲呢?怎么没看见?"叔公急切地张望着,眼中尽是关心。

    "在后面呢,妹妹拉我跑得快!"陈毅尴尬道。

    "你这孩子,快进去坐坐,饭菜都做好了。三年了你母子俩都没来,年年等你们,就今年舍得回来!"叔公唠唠叨叨地进了屋内,陈毅听到叔公的话,心里既感动又惭愧,他才知道,每年叔公和婶婆都在等他们,每年都准备了一桌可口的饭菜,可是因为这三年学业繁忙,只有今年他才和母亲回来了一趟。

    "毅哥哥,我们先去找好吃的!"桃夭情绪欢愉,拉着陈毅又往屋后跑,没有听从叔公的话。

    但是叔公却只是慈笑着,浑浊的眼睛望着孙女和陈毅,心中有着莫名的惆怅,又有着莫名的踏实。

    陈毅任由桃夭拉着,两人来到了房屋后面的一个柴堆前,柴堆旁边有一个火堆,这时候火已经熄了,只剩下一堆温热的灰烬。

    陈毅仿佛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笑了出来。

    "毅哥哥,你猜猜里面是什么?"桃夭找了一根火棍子,也不去刨火堆,而是笑问陈毅。

    陈毅柔柔的笑着,小时候他经常和桃夭去山里打野味,什么山鸡啊,兔子啊,都是他们的腹中美食。

    "我猜是叫花鸡。"陈毅大笑道。

    桃夭一惊,又恼又怨道:"你怎么知道的,毅哥哥?"

    陈毅指了指不远处一片丢弃的荷叶,笑得合不拢嘴。

    桃夭顿时红了脸,心里知道露陷了,荷叶加黄土,肯定是叫花鸡了。

    "哼,你又享福了,毅哥哥,我亲手做的哦!"桃夭美美地笑着,然后蹲下身就去抛火堆,神态专注无比。

    陈毅停止了笑容,他目光静静地看着桃夭,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桃夭看他的眼神和文静看他的时候有几分相似。

    PS:

    第三章啦。。有点晚,以后就可以按时更新了,兄弟们顶起来啊,各种票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