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青玄道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道人的眼睛不是特别有神,更无辛去病那种沧桑流露。←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甚至虽有神仙之姿,论风采却还要比苏先生差一点,可沈炼下意识觉得,道人有种莫测与神秘,甚至不知不觉间,有种想要顶礼膜拜的感觉。

    他微微闭眼,因为有道霞光罩上身来。

    沈炼身上涌起热流,直接循着经脉,往眉心祖窍而去。

    灵台之中,寂然无表,先天神祗悄然出现,那热流见了神祗,似乎受到惊吓,还没涌进灵台,便已经退去,消散无踪。

    沈炼还没来得思虑,便有无形巨力,将他往大殿边上撞去,背后撞到梁柱,整个人贴了上去。

    他目光却是集中在前面,叫做小黑的少年,浑身冒起黑色火焰,头上罩着一方宝镜,流下光柱,将他罩在其中,可仍有无形巨力,逸散出来。

    朱袍老者和灰袍老者,各自食指和中指并起如剑,滚滚的天地元气随着两人手指方向,无形流去。

    骇然庞大,远远超出沈炼的想象。

    他已经能够感应到天地无处不在的元气,更能体会到两人那可怕的修为。

    浩荡元气,注入铜镜之中,那黑火愈发削弱,最后被扑灭。

    沈炼听到两位老者微微的喘息声,想来刚才所为,定然耗费不小。

    只是他奇怪的是,盘坐的道人,也就是青玄的掌门为何不出手。

    那宝镜落入道人袖中,灰袍老者取出一枚道符,贴在少年额头。

    沈炼和卢生已经走上前去,恰好沈炼看到少年手臂露出的地方,到处都是黑色的纹路,随着道符贴上,才逐渐消隐。

    道人缓缓道:“景清先带沈炼和卢守义去竹舍休息。”

    道人没有任何询问,便已经知道卢生和沈炼的姓名,沈炼免不了佩服这仙家手段,能知前因后果,只是不清楚,道人是否知道他修习《上清灵宝自然锁心定神真解》的事情。

    景清便是那个开门的小道童,沈炼和卢生心知那位少年绝不简单,怕是道人要与朱袍老者和灰袍老者商议,故而让小童子带他们走。

    出了大殿,那道童朝沈炼和卢生一笑,身形一幻,随之出现条巨大的蟒蛇,通体青色,小腹有一根金线直达末尾,更奇特的是,它还有一双翅膀。

    巨蛇口吐人言,还是童子声音,道:“两位师兄请坐到我身上来。”

    沈炼忽然闪过一句“螣蛇无足而飞”,这条蛇必然是童子的本体,原来它是个妖物出身。

    观其种类,像是神魔志怪中的‘螣蛇’。

    沈炼和卢生坐于其上,顿时生出冉冉云雾,看不清东西南北。

    最后落在一个建筑下,乃是精致的竹舍。

    后方云海悠悠,霞光变幻,旁边风吹竹叶,飒飒作响。

    原来有处茂密的竹林,离他们不远。

    竹舍建在半山腰,而这山特别高,高出云海之中。

    这位置,几乎跟云海平齐。

    沈炼和卢守义下了蛇背,巨蛇又复变为童子模样。

    景清童子笑吟吟道:“两位师兄,我们青玄共有五峰,分别是太乙、清凉、紫府、天元、玉阳,刚才我们在主峰太乙,现在是清凉峰,这里也是下院弟子居住修行的地方。”

    卢守义道:“既然有下院,自然也有上院了?”他素来爽直,故而直接开口。

    “然也。”景清点了点头。

    “下院和上院有什么区别,是不是上院更好?”卢生似乎有些不快,在他看来,若是青玄这等仙流,还分贵贱上下,那真是令人失望。

    “上院也算我青玄弟子,只不过其中大都是跟门中修行者有牵连,或是血亲,又或是故人之后,有修行的天赋,故而列入门墙。但说待遇差别,却并不大,之前也有下院的师兄为此向掌门理论,为何都是修行者,却要分出上下之别,前代掌门却将他罚去竹海,砍了七年石竹,并说他不知福分,不知为下之贵。”

    景清童子虽是妖物化身,却一身清灵,适才所化螣蛇,沈炼坐在他身上,都没有感到那种如见到五通邪神那样不舒服的气息,其身上更无腥臭。

    “看来那位师兄却没明白‘居下可贵,正如上善若水’,故而掌门才言他不知福分。”沈炼略微思索,便随即出口。

    沈炼猜想那位前代掌门的意思便是‘上善若水,几近于道’,故而如‘水’避高趋下,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方才是道者胸襟。

    若是着意‘上下之别’,落在修行中,非是好事。

    景清童子稍稍惊讶,道:“前代掌门是不是这意思,倒也没有人了解,不过当初确实有人这样对他说过类似的话。”

    卢守义有些好奇,他对五经四书倒也熟悉,说到道家经典,却只是一般,他之所以求道,却是因为一番经历,所以才大彻大悟,问道长生。

    故而沈炼所谓‘上善若水’到底跟这件事有何关系,却不太明晰。

    同时当年还有人说过类似的话,更觉得有趣。

    卢守义问道:“不知那人又是谁,仙家岁月悠长,他莫非仍在人世?”

    景清道:“那人是谁,却不能说,只是自青玄立派以来,他的成就大抵在前三之列,而且他大约仍在天地间某个角落吧。”

    说到这里,童子神色复杂,落在他小孩般的面容上,卢生忍不住好笑。

    不过景清童子,妖物化身,说不定比他爷爷的爷爷还先出生。

    随后景清忽然一笑,对着二人道:“且不说那人,你们可知道那位砍了七年石竹的又是谁?”

    “是谁?”卢守义问道。

    沈炼没有问,心里一笑,大约清楚了答案。

    “你们已经见过他了。”景清童子微微一笑,化身螣蛇,摇尾击地,掀开阵阵土灰。

    随后空中一团云雾,溶于茫茫云海之间。

    “沈兄,你说到底是谁,是那位朱袍道长还是灰袍道长,更或者就是掌门?”卢守义向沈炼询问道。

    沈炼摇头不答,说道:“卢兄在问心路呆了那么久,不觉得累么,小弟在顶上可是吃了不少苦头,现在只想大睡一觉。”

    ps感谢换帖的420赏、时幻时梦的200赏以及我们一起飞、光阴化浮沫、成诸aaa、小猫的打赏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