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青玄道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一求下推荐票)

    沈炼再一次去伽蓝山的时候,那对狐仙父女已经了无踪迹,好似从未出现过。

    古庙一片破败,荒废随处可见,甚至蛛网都仿佛结了许久。

    他那日竟没有半分瞧出,当时干净整洁的院落,竟是幻象,由此可见那个老狐仙的法力精深。

    沈炼知道虽然对反离去了,但迟早还会见面,希望那时候他已经入了仙道。

    名剑山庄在东北,青州到名剑山庄的路途,足足有三千里。

    没有水路,沈炼走的是陆路。

    沈炼所处国家唤作大魏,定都北方,向来有游学的传统,沈炼束腰佩剑,面容洁白,一看就是大户人家游学的士子。

    唯一令人觉得蹊跷处,便是他身旁没有下人。

    沈炼只带了一荷包金叶子,别无余物,比前世所谓背包客还要简约。

    这一场大雨突兀而至,还有三百里便是名剑山庄,沈炼也不想赶路,而是找了一家人进去避雨。

    沈炼找到的人家,却是一座庄院,赫然入目,便是‘苏家堡’三个字。

    他眼睛一咪,心中为之触动,那‘苏家堡’三个字,竟然是以不知什么兵器,或刀或棍或剑,一气而成。

    如行云流水一般,十分自然。

    “这家人怕也是江湖中人。”沈炼心道,就算不是江湖中人,怕刻字之人,也是内气有成之辈,光这一任自然,如若行云的三个字,沈炼自问绝难以刻出来。

    武道到了尽头,当与仙道相通。

    沈炼豁然生出这种感觉。

    那三个字的奥妙,唯独沈炼这种精神敏感的人,才能感受到其中那种如流水不绝的意韵,若论书法而言,字不算好看。

    ******

    此刻沈炼便在苏家堡中,大厅已经有不少躲雨的人。

    春雨森寒,主人家善解人意的升起了炉火,驱走了不少寒意。

    其中一批人,携刀带剑,整齐服装,眉宇颇有彪悍之气。

    领头是个大概二十八~九的青年,虽然被其他人围在中间,块头不是最大,却有种难言的气魄,劲装之下,沈炼一瞥,犹能窥见其健旺的血气。

    大厅本有炉火,可是沈炼安坐之时,神意隐然发觉,这个青年人,本身就是个大火炉,当真是配得上一句‘气血方刚’。

    当然凌冲霄是到了‘降白~虎’境界,能够锁住大部分血气,反而不会外泄,看起来好似常人,真要是爆发起来,还是远胜过这个青年。

    可是凌冲霄何等人物,青年能与之稍稍相比,也算是高手了。

    除却这一批人之外,还有一个短发头陀。

    沈炼看他的时候,对方也同时对他一笑,似乎没有恶意。

    另外还有三个看不出来历的人,身材高大,颇为凶历。

    那三个人有意无意间,皆在注意被围着青年人的方向。

    神色含~着煞气,似乎时刻想要动手。

    而那青年人,同样也在暗自留意这三个人,神色冷峻。

    似乎双方极有默契,在等待什么,暂时还没有动手。

    外面一声春雷,轰轰然,回荡不绝。

    一位眉眼含笑的少年公子,悠然出现在大厅。

    此时虽然风雨交加,寒气逼人,他却手持一把折扇,说不出的神采俊秀。

    光论面容,竟然与沈炼的清秀各有千秋,只是这少年公子更加柔美,还多了一分不羁。

    等少年公子进来的时候,而之前面露凶历的几个,却都现出喜色。

    那三个人纷纷站了起来,青年人那一批也站了起来。

    气氛凝滞,一触即发。

    少年公子指着青年人,玉~指莹白如玉,在炉火灯火下,依稀能看到血管,无论是谁,都不会认为这样的人有任何杀伤力。

    “你就是李壮。”

    他的声音很清脆,如若珠落玉碎。

    “正是在下,顺风镖局的李壮,不知尊驾是谁,这跟了洒家一路的漠北三雄,也是跟你有关系吧。”李壮气息浑厚,说出话来,更是铿锵有力,有种大将风度。

    “你怎么知道这三大傻个,跟我有关系。”少年公子懒洋洋问道。

    那三个身材高大,凶神恶煞般的壮汉,便是驰名江湖的漠北三雄,杀人剪草,着实是一等一的亡命之徒。

    三人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兄弟,更有一套连击之法,这么多年来,少有人奈何他们。

    只是五年来已经销声匿迹,江湖上传闻他们栽在凌冲霄手上,却没想到还活得好好的。

    李壮一开始也没认出来三个人,直到两方交手一次,才认出对方的武功来路。

    他已经折了两个弟兄,心中悲愤,却还是强行抑制住。

    唯独对漠北三雄为何来劫这趟镖,有些不明白。

    直到这位少年公子出现,才有所猜测。

    现在他最重要的是拖延时间,等到援兵。

    “谅漠北三雄本事再大,也不敢来劫我这趟镖。”李壮这话粗中有细,既没有过于激怒漠北三雄,也暗自在试探少年公子的来历。

    “嘿嘿,名剑山庄算什么东西,这千年冰玉乃是我们小主势在必得的东西,你若识相便乖乖奉上。”漠北三雄中年纪最长的说道。

    李壮长笑一声,道:“不知这位小主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令漠北三雄都敢对名剑山庄都不放在眼里。”

    唤作‘小主’的少年公子,微微笑道:“我是谁,你还不配问,这千年冰玉,其实也没什么了不得之处,也是他叶流云自信不够,想要凭借它走过那条‘问心路’,所谓江湖第一公子,看来也没什么了不起嘛。”

    “我不敢说流云少庄主是什么江湖第一公子,也不知什么事‘问心路’,但他学识,武功,人品,都是在下生平最敬重的,小主阁下想来定然是对他有什么误会。”李壮~神色凛然。

    “我能有什么误会,平生见都未见过,你也不必拖延时间,我知道你出身伏魔寺,乃是这破庙,两百年来,第一个在三十岁不到,练成大力金刚掌的人才,又把金钟罩练到第六层。这样吧,我让你先对我出一掌,看看我这身板是不是比你的金钟罩要强一点,如果我没事,你再接我一掌,若是你受伤了,东西给我,我也懒得多造杀孽。”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