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青玄道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刀光一闪而逝,胜负已然分出。

    沈炼自然不会败给剑十四,他的剑已经断为两截,连同摧毁的还有剑十四尚未成型的剑意。

    没能击败对手的剑意,便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破灭是为了新生。

    只是剑十四还能孕育出更强大的剑意么,没人知道。

    他跪在地上,在雪地里,雪已经化了一些,更多的雪却没有化去,结成了冰。

    冰在泥土中,让这土地坚硬得胜似精铁。

    剑十四没有练过铁爪功之类的武学,他的双手挖着冰冷坚硬的土层,很快挖出一个血淋淋的小坑,那是他的血。指甲已经翻开,里面的血肉混着泥土。

    最后才把剑放进泥土中,埋下这把短剑,最后才去扶起剑十三,退到远处。

    沈炼的衣服破开一条口子,那是在心口的位置,是一条寸许长的小口,不是被剑锋破开,而是未完全成型的剑芒。

    “你的刀已经出了,却还没看到我的剑,现在你还要跟我继续作对么?”若是别的江湖人,如金刀王,甚至如当初的青袍人见过沈炼的刀法之后,都会下意识自叹弗如,动摇信心。

    可叶流云没有半点畏惧,不仅仅是因为能知道对方有多厉害,那对方的厉害就少了一半。

    真正令人觉得可怕的是未知,叶流云的剑就是未知。

    从没有一个活人见过他的剑,今天也不会例外。

    沈炼凝视着叶流云,很镇定。

    他的镇定不是虚有其表,而是发自内心。

    “你怎么知道我只有一把刀。”沈炼轻笑一声。

    他这一次是彻彻底底将刀扔掉,扔向了叶流云,被叶流云两根手指生生夹住。

    这一刀的投掷力度不重,也非角度刁钻,叶流云绝不会接不住。

    叶流云放下了刀,目光没有离开沈炼,因为他不会给沈炼任何机会,所以自己不会有任何疏忽。

    正因为目光没离开沈炼,才看见了沈炼果然不是只有一把刀,或者说这才是他真正的刀。

    一枚造型奇特的飞刀。

    夕阳落下了最后一丝余晖,明月取代了夕阳的作用,无私洒下清辉。

    叶流云和沈炼对视了足足有一刻钟,气氛的凝滞,让周围的人,都不敢大口呼吸。

    叶流云注意的是沈炼的手,捏住飞刀的手。

    沈炼注意的却是叶流云的左袖。

    同样晚风拂过,左袖总是比右袖多了一分凝滞。

    “我知道你的剑在何处,对么。”沈炼这话充满自信,这种自信本该是叶流云才有的。

    “对。”叶流云亦不得不承认沈炼的心思之细,眼力之高。

    他的剑法便是袖中剑,暗器不过是他的手段,剑法才是他的挚爱,亦是名剑山庄的传承。

    甚至他只是用剑法的发力技巧,用出金针暗器而已。

    他是不屑于对白玉飞用剑,不然白玉飞活不到现在。

    “你摸不准我的刀何时发出手,是么?”沈炼怡然自得的笑着说道。

    “当然。”叶流云泰然自若道。

    “那你输了么?”沈炼眼睛更亮了,胜过璀璨的星辰。

    “没有。”叶流云缓缓说道。

    他摸不准沈炼的刀,同样沈炼也摸不准他的剑。

    剑十四目光落在二人处,掩盖不住的狂热。

    在场没有任何人比他更加明白两人间的微妙。

    沈炼迟迟不能出刀,是因为他的精神始终没有到一个临界点,最好出刀的机会。

    或者这个机会随时都会出现,或者永远都不能出现。

    出不出手都在沈炼心意之间,可是一旦出手,胜负就不是沈炼可以控制。

    所以沈炼才需要最好的一个机会。

    因为飞刀不是暗器,还寄托着他的精气神。

    如果一击不中,必然没有第二次机会。

    “你可知道你已经必输无疑,因为你的破绽被我抓~住了。”沈炼淡然而道。

    落在剑十四耳中却如惊雷一般,他突然想到了叶流云的破绽是什么。

    叶流云的破绽是他太有自信,自信可以躲开沈炼的飞刀,自信袖中剑可以解决沈炼。

    可是他从没有想过一件事,那就是沈炼的凭借难道真的只有飞刀。

    沈炼飞了起来,客栈门前的旗杆挂着灯笼。

    沈炼在灯笼上,离月亮很近。

    天上一个沈炼,地上也有一个沈炼。

    沈炼神魂出窍到了天上,也到了绝路。

    可兵法有云‘居高临下’,沈炼已经占据了地势。

    即使叶流云也无法料到沈炼竟然已经修炼到可以神魂出窍的地步,他明明连任督二脉都没有贯通。

    神魂出窍的难度,却比贯通任督二脉难了十倍以上。

    以沈炼的年纪,能将内气练到如此程度已经算是惊世骇俗,遑论其他。

    ******

    京城南面,有一座破落的道观。

    凌冲霄就住在里面,此时他和沈炼在同一轮明月下。

    他仍然是光头模样,他是真道士假和尚。

    他面前是个短发男子,这却是真的和尚。

    “苦慧你是吃饱没事干,要来找我比试。”凌冲霄打着哈欠,一副困极了的模样。

    “贫僧刚刚想到一招厉害的掌法,喜不自禁,特来找凌施主试招。”

    凌冲霄斜斜看了苦慧一眼,懒洋洋道:“别以为你练成了金刚护体神功,我就打不死你。”

    “若是凌施主能打死在下那就好了,再次轮回说不准就能刚好赶上仙缘,我也不用当这什么和尚。”苦慧乐呵呵道。

    “佛门广大方便之门,人人可以修行,不比那些仙门强多了,有什么好羡慕的。”凌冲霄泛着酸味道。

    “那怎生不见施主入我佛门?”

    “老子任性,你管的着么。”凌冲霄骂咧咧道,他嘴上不屑仙门,平生最大愿望就是拜入一家世外仙流,可惜就算找到了,因为没有机缘,人家照样不鸟他。

    佛门虽然人人都可成佛,但是真正成佛的又有几人,莫说立地成佛,便是罗汉道果的,都难得一见。

    反而仙门之中,虽然人丁稀少,可有成就的比例却高过佛门许多。

    到底佛门虽然讲不立文字,会悟由心,可对资质的要求,反而比世外仙流还要高上许多。

    没有慧根,空有根骨,也是成不了佛的。

    ps实在是身体不适,都吐出苦胆水了,等明天好点再补上更新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