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青玄道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人相似的地方在于同样出众的外表,以及难以掩盖的贵气,和不世出的武学造诣。

    沈炼含笑道:“以血肉之躯,在神兵利器上刻字,莫说是在场的我们这些人,便是江湖中,也鲜有人做到,既然改不了字,玉飞不若我替你将刀还给这位公子,请他帮你改回来。”

    他微微伸出手,却是朝白玉飞拿刀。

    白玉飞心知这是沈炼要替他出头,说不出的感激,放眼世间还有谁肯替他白玉飞去跟名剑山庄作对。

    刀在沈炼手上,不管名字是白玉刀还是碎玉刀,都无法一件事实,那就是它吹毛断发的锋锐。

    刀锋已经较寻常单刀要薄一些,刀锋却薄得几乎透明,好似可以分解阳光。

    “你这是要刀架在我脖子上请我么?”叶流云似笑非笑,更像是在嘲讽。

    沈炼一笑,说道:“公子岂非没听过,以理服人,而道理又在刀锋笼罩的范围之内?”

    “如若刀锋摧折又当如何?”叶流云眼睛微微眯着,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幽冷。

    “你觉得呢?”沈炼随意回道,夕阳更加西下,可轿子的阴影只是完全笼罩了叶流云,却差一点触及到沈炼。

    淡淡夕阳,映出的是沈炼的慵懒。

    未曾完全化开的白雪,静谧安详,余晖流雪之上,如梦如幻。

    白玉飞和安仁杰都退到了远处,是因为不想让沈炼分心。

    叶流云默然以对,话已说尽,不必再说。

    剑十三和剑十四都在叶流云身旁护卫,这是身为剑奴的责任。

    名剑山庄最厉害的便是剑法,只是叶流云的剑又在何处,一个双~腿残废的人,纵然剑法再厉害,其威力也必然大打折扣。

    只是要胜过叶流云,首先要胜过两名剑奴。

    叶流云的剑不知何处,剑奴的剑却在明处。

    先动手的并非是沈炼,而是剑十三。

    一剑刺来,好似流水淌过,余势无穷。

    这一招叫做‘不尽江河滚滚来’,攻势凌厉,如若江河,不可断绝。

    沈炼动也没动,只是眼睛明亮了少许。

    剑十三仿佛看到淡淡夕阳中,到处都是沈炼的影子,竟然不知哪一个才是沈炼。

    “立形化影!”剑十四冷然一句。

    叶流云轻声一叹,道:“不是。”

    所谓立形化影乃是一种极为高明的身法,在以人眼不能扑捉的速度,幻化影子,令人分不出虚实。

    沈炼不过是以精神异力,蛊惑人心,并非他身法真的高明到极致。

    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

    沈炼实际上纹丝不动,一招未出,可剑十三已经输了。

    纵有如流水般不可断绝的剑势,也得击中目标才行。

    他被点住了穴~道,躺在一边的雪地中。

    叶流云竟没有露出担心的神色,晚风刮起点点雪粉,如夕烟般笼罩他。

    安定从容,不为所动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剑十四。

    剑十四的武功不比剑十三高,如论生死,定然是剑十四活下来。

    因为他出剑一向很稳,如若没有把握,不会轻出。

    但这一次就算没有把握,他也得出剑,为了能让叶流云更了解沈炼的武学多一点,哪怕只是一点点。

    沈炼不想出刀,也不想用灭神剑。

    灭神剑伤人神魂,如若必要,他是很少动用的,更何况纵然他有《上清灵宝自然锁心定神真解》可以宁神养心,以神破神,次数多了,必然没有好事。

    不出刀是为了保留自己的杀气,不让这位名剑山庄的少主窥破他的虚实。

    如果沈炼的眼力没出问题,这位名剑山庄的少主,神完气足,从始至终,呼吸绵长,其间的节奏,都没有缝隙可钻,多半已经内气生生不息。

    确切说对方已然有了入道的基础,即使双~腿残废,仍旧不可小视。

    剑十三的剑如流水,剑十四的剑就如一沟令人绝望的死水。

    没有半分波澜,跌掉任何变化,只是简简单单的刺过来。

    这一刺,似乎演练过千遍万遍,动作的简洁,绝非言语可以说得出来。

    这并非武学上有过人天分就可以刺出这朴实无华的死寂杀剑,而是千次万次的自我摧残训练。

    成功的路有千万条,但没有一条是捷径。

    沈炼心中叹息,竟然有些不忍,不忍击败这样一位勤奋、坚毅的剑客。

    但他不能留情,更不会留手,因为尊重。

    见到这一剑,他已经决定要出刀了。

    剑十四出剑之后,心意坚定,自然不会受外物所动。

    此前沈炼的精神大~法,起到的作用将会减弱许多,况且剑十四更是早有准备。

    剑十四的内气全都贯注在青钢剑上,上面有淡青色的光芒,他竟然快到能使出剑芒的地步。

    剑芒乃是剑意和剑气的结合,不在修为,更在于一种豁然领悟,介于精神和内气之间。

    叶流云心道:此战不论胜败,都再不能让剑十四在名剑山庄做剑奴了。

    剑十四这一剑已经有了武道宗师的风采,一位如此剑客,若是为人家奴,当真是对剑道的羞辱,对武道的羞辱。

    叶流云怎么会让明珠蒙尘,不散发出光彩。

    心中一念如电光火石,自然很快。

    但剑也不慢,沈炼眼珠中剑十四的倒影,不断扩大。

    最令人心胆俱丧的自然便是那毫无晃动,飞掠而来的剑尖。

    忽然之间,沈炼丢掉了手上的刀。

    那一把锋锐无匹的刀。

    高手相交,手中有武器和没有武器的差别还是很大的,所谓空手入白刃,只能用在差距很大的较量中。

    不是沈炼丢掉了手上的刀,而是手上的刀飞了出去。

    而沈炼的人也突然消失无踪,似乎天上地下再也找不到沈炼这个人。

    胜负只在刹那间,对于交手的两人,时间没有任何意义,真正有意义是交手时那一瞬间的心意变动,以及刀与剑的碰触。

    并非沈炼不见了,而是他太快,快过了刀。

    快过了人眼反应的速度,才造成消失的错觉。

    速度最快的自然是光,沈炼不可能比光快,却能快过剑十四的反应。

    可是剑十四只看到了一道刀光,劈空而至。

    ps感谢去也潇潇的1888赏、光阴化浮沫的588赏、浮屠两生的588赏以及郭君武、寻高处、兵库北的节操呀、hndwy、小猫、剑鸣九霄的打赏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