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青玄道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世上纵有踏雪无痕的轻功,也不可能这样闲庭信步。

    那已经违背常理,非是武学所能做到。

    剑十三出身名剑山庄,见识匪浅,知道纵然贯通任督二脉,勾连天地元气,内气生生不息,都绝不可能做到这般。

    凌冲霄都没有这本事。

    除非这女子毫无重量,又或者别有神异。

    辛十四娘瞥见这凡人眼中的迟疑,却不吃惊,难道她还会为几个凡人,故意装作凡间女子不成,那可是当真做不到。

    “要住要走,悉听尊便。”辛十四娘冷然说道,也不知是辛十四娘过于冷淡,还是这天气本来就冷得吓人,剑十三无端被震慑住,说不出话来,心中寒气直冒,只觉得这如花似玉的美貌女子,竟然比生平遇到的任何高手都要可怕。

    剑十三深深吸了口气,压抑住内心的畏惧,不自觉恭敬回道:“我家公子还在外面,我回去禀报一下,姑娘可否介意?”

    “我说介意,你难道就不去禀报了?休要拖拖拉拉,速去速回。”辛十四娘甚是不耐烦。

    ******

    “你说庙里有位姑娘,行动间了无痕迹?”轿中的公子悠悠说道。

    “是的,这座庙据说早已荒废,按理说不该有人,那女子来历神秘,公子咱们到底进不进去。”剑十三实在拿不准辛十四娘的底细,以他的江湖经验告诉他,最好不要亲身犯险,只是少主的心气高傲,若是劝他不要进去,有可能适得其反。

    “剑十四你说去不去。”

    “少主想去。”这回是四个字,仍旧像是从石头里挤出来一样。

    “好个剑十四,你在我家为奴,真是委屈你了。”却是轿中公子拍起了掌。

    剑十三无奈一叹,这是非去不可了。

    入了庙中,辛十四娘自不会等在那里。

    “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尊客往后院走来便可。”非是之前的女声,而是一个老者。

    从他声音传来的方向是一条小径,上面青草虽然铺满了白雪,可未曾断绝生机,偶尔露出点点青绿,在月光下颇有些禅味。

    走完这条小路,剑十三在前面,只觉眼前开阔,一株老梅,随风摇曳,上面点点淡黄小花,暗香袭人。

    轿子停在外面,轿帘打开,现出这位公子的真面目,唇不点而红,五官俊美,眼若清渊,眉心一点红砂,灿若流华,那生而有之的贵气,无须赘述。

    此便是名剑山庄的少主,江湖中年青一代出类拔萃的人物。

    凭他的身份和样貌,足以是世间任何少女的梦中情人。

    照说这样的人生,确实没什么遗憾,即使皇子,也未必有他这种江湖世家的少主更快活,何况他是名剑山庄庄主的独子。

    可上天终归是公平的。

    因为随着轿帘放开,他不是走出来的,而是坐着轮椅,慢慢出来。

    他抬起了头,道:“好月。”

    低下了头,道:“好雪。”

    最后目光落在梅花上,道:“好梅。”

    此时辛十四娘已然出来,他目光所及,竟而不知如何开口。

    辛十四娘叉腰一笑,顾盼流辉道:“怎么小子,说不出话来了,你连说了三个好,难道我就不好,既不如这天上月,也不如这地上雪,更不如这小梅儿不成?”

    说到最后一句,那梅花不住的摇晃,生怕辛十四娘迁怒到它头上,草木生出灵性,万中无一,它能有这般灵性,得之不易,珍惜得很。

    要是它能化身人形,估计都要以头抢地,大表忠心了,哪会有什么迎着寒风,傲骨花开,那般文人所赞扬的高洁品性。

    毕竟风刀霜剑,怎生比得上辛十四娘可怕。

    他见到辛十四娘居然见到他坐着轮椅,毫无异色,没有同情和讥嘲,心中莫名生出好感。

    如此一来,只觉得辛十四娘言语率直,绝非平生遇到任何女子可以相比。

    温言说道:“正是姑娘太过美貌,又岂是一个‘好’字可以描述,在下却是想不出其他的话,只觉俗人所谓花容月貌,都亵渎了姑娘。”

    “公子莫要夸她,不然她得上天了,相逢有缘,进来一叙如何?”又是那苍老的声音。

    “长者有请,晚辈自无不从的道理。”

    进入屋子内,却是座禅房,干洁明净。

    那老者衣着整洁,白发如银,颇有些书卷儒雅的气质,不同于辛十四娘的跳脱。

    两位剑奴各在左右,推着他来到老者面前,辛十四娘亦站在老者背后。

    老者道:“老夫姓辛,这位是我女儿十四娘,公子雪夜行路,绝非常人,不知从何而来。”

    “晚生叶流云,见过辛老先生。”

    “原来是名剑山庄的少主,难怪有此气度和风采。”

    叶流云心道:都说行走江湖要小心三种人,老人、女人、孩子,这对父女倒是占了两个,一口道破我来历,可当真有点意思。

    “没想到晚生的名字,还能入老丈的耳,真是荣幸,冒昧问一句老丈是哪位前辈,恕晚生才疏学浅,一时间没认出高明。”

    老者淡淡一笑,没有回答,却是举起酒杯。

    叶流云是海量,却数杯下去,就有了醉意,后来如何,已经全然不知。

    等他醒来,已经到了清晨,回到了轿子中。

    等他掀开帘子,剑十三和剑十四同时惊醒,这里已经是山下官道,前面青州城的外郭遥遥在望。

    叶流云沉吟道:“昨晚怎么回事?”

    剑十三道:“昨天好像咱们进了山上的庙去借宿,怎么醒来就出现在这里。”

    剑十四默然,因为剑十三说的,便是他知道的,所以用不着多说。

    叶流云回想起昨天种种,微微叹息道:“果然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昨天所遇父女若非世外仙流,便是妖魔幻化,不然何至于无声无息间,就将我们戏弄。”

    “还好对方没什么歹意。”

    “若是妖魔也不敢在人间肆意妄为,这点无须疑虑,且入青州城,取了那件物事,以免生变。”叶流云却是做出决断,事情过去就过去了,纠缠无益。

    ps感谢伊克尔卡西利亚斯的1888赏、独孤醉眠的300赏以及剑鸣九霄、海水的打赏,多谢泪雨织舞、登峰、黑幕、九月、我是个谁谁谁的推荐票红包,目前已经杀到签约榜第二了,很感谢大家的支持。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