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青玄道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青竹帮的那件宝物,自是当初青袍人夺取的那件,与仙道有关。

    沈炼虽然好奇,还不至于做出强夺的事情。

    若是见到什么,便想要什么,任由贪欲操纵,即使得了一时好处,也算不得长远。

    所谓自由不是想做什么,而是能控制自己做什么,不为一叶障目,欲念蒙蔽。

    当然若是安仁杰真的送给他,沈炼亦不会矫情。

    “看你也不敢,如今才是初十,等到十五那天再说吧,去还是不去,都还是未知之数。”沈炼微微眯上眼睛,好似在躲避门外漏进来的冷风。

    这场大雪可真不见消停。

    ******

    青州城内是一番雪景,伽蓝山中又是另外一番雪景。

    青州城的雪,有足印,有车辙,有烟火气。

    那山中却不同,白茫一片,可谓干干净净,廖无人烟。

    辛十四娘在山中雪路上走着,那雪花似乎有灵性般,刻意避开她,或者说她好似外面有一层无形的琉璃罩。

    在这万物冻欲折的天气中,她光着脚丫走着,丝毫不冷。

    那雪地上竟也没有丝毫痕迹。

    远远一角屋檐飞出,上面全是白雪,皑皑晶莹,下面垂着长而锐利的冰柱,令人见之心寒。

    一株老梅,在这寒风中,傲然而立,几许素艳,随风散发淡淡幽香。

    辛十四娘见得这花开,很是欢喜,上前想要折下花枝,却被一只手抓~住。

    与她细腻柔~滑的手臂相比,这只手当真难堪,皮肤干瘪,手臂枯瘦,与这梅树枝干没啥区别。

    却稳稳抓~住辛十四娘的手,没有半分颤抖。

    辛十四娘抬头道:“爹爹,你怎么出来了。”

    “我适才入定醒来,正好心有所感,才来阻止你折花。”说话的是个老者,满头银白,胜过此际飞雪,身子单薄,尽显老态。

    “折了折呗,反正来年还会长出来,我又没有断它的根。”

    梅枝摇曳不定,似乎在对辛十四娘的话不满意。

    “它有点灵性不容易,你折它一枝,便伤它一分,却又何苦。”老者拍了拍辛十四娘的头,牵着她走进大殿。

    这大殿空无一人,却没有外界传言的荒废景象,只是当初凌冲霄和青袍人交手的痕迹,依稀犹存,而十八座伽蓝仍是存在。

    各取一个蒲团,相对而坐。

    “你见到那少年了?”老者缓缓问道。

    “见到哩,可真是漂亮,跟我们一样漂亮。”辛十四娘咬着手指,似乎随时要把自己若削葱根的玉~指,一口吃掉。

    “听说他剑术很好,你可曾试过?”

    “我看他出了一剑,内气还没贯通任督二脉,却也到了关口,更厉害的是,他竟是已然有了神魂出窍的能力,有了入道的迹象。”辛十四娘看似漫不经心,说这话时,却多了一分郑重。

    若是沈炼听到她这番话,也会有所震动,毕竟辛十四娘一眼就看破他的底细,而他对辛十四娘却依旧不太了解。

    “人类果真得天独厚,十数春秋,便能有此修为,还是在没有拜入仙门的情况下。”老者微微一叹,异物成道,当真是难。

    “儿不羡慕,做人有什么好的,几十上百年就尘归尘土归土。”辛十四娘虽然吃惊沈炼的天资,却没有羡慕嫉妒,她们毕竟也有人类所不及的地方。

    “咱们生来长生,求道却难;人家生来短命,道途却顺,天道至公,得失难料。我这一生已经看得到尽头,唯独希望你能走上道途,那小孩道途越顺,才越有可能帮到你,你可不要瞎胡闹,开罪了人家。”老者顿了顿道。

    “他也没多厉害,能帮我什么,像这样的,我能打十个。”辛十四娘盘坐叉腰,有些不服气。

    “那小孩修的什么安魂定性的功法,我虽然不清楚,可他练气的功法,实实在在是当年太乙道主游戏人间时所创,虽然不入仙道之流,却也是青玄正统。那青玄仙门五十年开一次山门,只收十个年纪在二十以下的内门弟子。

    非得天资、机缘足够,方可有机会列入门墙。那个凡人凌冲霄,便是错过了上次青玄收徒法会,纵然出海找到青玄仙门所在,亦没有机会入门。纵然成了凡人所谓江湖第一高手,亦是枉然。

    其实当初要不是青玄门中的仙师,看他练过明玉功,放了他一马,凌冲霄也活不到现在。

    还有一年,便又是青玄仙门的收徒法会,这小子若去参加,以他练过的气功跟太乙道主大有干系的缘故,加上他的天资,十有八~九能够被选中。

    若是他一路坦途,将来成为真传弟子,就有机会帮你青玄仙门中取得那青凤娘娘遗留的手札,届时你借阅一番,才有成道的希望。”

    老者娓娓道来,却是包含了许多隐秘,甚至凌冲霄都未必知道他当初出海寻仙,后来到了青玄仙门,却没有机会入门的内情,乃至于他因为习练明玉功才逃过一劫,都未必知晓。

    “传说太乙道主乃是自开天辟地以来,最有机会证就元始的大神通者,青玄仙门自认为继承太乙道统,凭着青凤娘娘和太乙道主的关系,为何爹爹不找他们直接去要那手札,说不准还能借此治好你的伤势。”

    辛十四娘听到还有这般缘由,却生出希望,原来青凤娘娘的手札在青玄仙门中,那是她们一族,成就最高的一位,脱去灾劫,遨游星汉大千之中。

    若得了手札,她父亲的伤势,想必大有希望治好,而非坐以待毙。

    “哪有那么简单,青玄门人认太乙道主,却未必买青凤娘娘的面子,况且咱们也不是娘娘那一支嫡传,人家凭什么给脸面。

    那手札对我们重要,其实对青玄可有可无,若这小子真能入门,成了真传,用不了多大代价,就能让我们借阅到手札。如果他入不了门,咱们在另寻他法便是。”

    “我怕爹爹等不了那么长时间。”

    “人类为万物灵长,修行极快,那小子真有天分,百年内便可成为真传,而一两百年我还是撑得住的,况且就算治好伤,也只是多活些岁月,等你若是成道,将来也有机会见到太乙道主,求他令我死而复生,又有何难。”

    ps感谢山河有泪的1888赏以及专坑`队友、夜色下的初吻、一页江山、燕苍天123、、小猫、栊柯、书友151122220328724、fzyf、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