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青玄道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安仁杰脸涨成了紫红色,道:“你这是给脸不要脸,小爷我不客气了。”

    “你确定要对我不客气。”女子伸手搭在安仁杰身上,轻轻划了一个圈,她的手也跟玉~足一般洁白,细腻的触感,让安仁杰如上云端。

    然后安仁杰低下了头,看到的不是她胸前的波澜,而是修长秀美的腿,轻轻抬起来,好似没有任何关节,以一个极不可思议的角度,踢中了他的小腹。

    刚才他是感觉飞上了云端,现在他是真的飞了起来。

    离地面越来越远,安仁杰没有想到多少,因为他已经充满恐惧,刹那间他已经到了最高处,可以想象从这个高度,掉下去,他绝对不会是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他当然落了下去,却出乎意料没有受伤,因为一把剑轻轻挑中了他。

    当沈炼将真气贯注入檀木剑中时,便有千钧力道,一拨一挑,好似大画家作画,从容不迫,而功力尽显。

    安仁杰从直直下落,变成了滚到一旁,撞倒了几处桌椅,人倒是没事,当然再也不敢前去找事,他是纨绔子弟,却不是呆子,知道这个女人,的确调戏不得。

    沈炼终于看清了对方娟丽的面容,实是人间少有的绝色,因为对方面庞粗看下已经是人间少有,细看下连一丝疤痕都没有,毛孔细腻,没有污垢,完美得犹如瓷片,精致动人。

    平常女子,面容再怎么美丽,都会有少许瑕疵,或是痘印,或是毛孔粗大,不耐细看,或是面容不洁,有些许污垢,但这些毛病,她一点都没有。

    这绝不是沈炼眼睛问题,他的眼力足以察秋毫之末,离得这么近,不会看不出来。

    而且这个女子也没有擦粉。

    若非她练出类似道家‘斩赤龙’、‘降白~虎’效果的奇功,那么就是她绝非凡类。

    “你,就是玉公子。”女子的面容依旧十分明媚,若浅浅的月光,干净纯粹。

    她的语气神态天真烂漫,毫不作伪。

    “我姓沈,不过你要找玉公子,大概就是我了。”

    “原来你姓沈,那他们为何又叫你玉公子,不过我从前听说过一句诗‘陌上人如玉吗,公子世无双’,大概便说的是你这种人,称呼你玉公子,倒也没错。”

    她颇有些认真的看着沈炼,似乎对他清秀的脸,特别有兴趣,眼中流出那种喜欢的意思,却又不是花痴。

    “姑娘你又是谁,找我~干什么?”面对她的打量,沈炼没有什么尴尬,平静地反问。

    他心中也在想女子的来路,却没有半分头绪,只是敏锐的灵觉,告诉她面前女子流出一种危险的味道,却没有让他过于反感。

    “我叫辛十四娘,是我父亲让我来请你做客。”

    “姑娘是从风雪里走过来的?”沈炼忽然问道。

    “当然是,我可没有让雪停的本事,那也不该我管。”辛十四娘并没有什么高冷,却如她表现的那样,有些率真。

    她叫安仁杰朱公子也不是骂他,只是觉得他像猪而已。

    当然安仁杰要对她不客气,她只好先不客气了。

    “我大约知道了,你父亲不是人,你应该也不是人。”沈炼终于确定了一件事,因为辛十四娘从风雪中而来,浑身没有半点风雪痕迹,这已经不是武功能做到的事情。

    即使气功练到一定程度,可以‘蝇虫不能落,一羽不能加’,但要在很长一段路中做到这种程度,那就很不容易。

    沈炼没有发现有马车停在附近,那就说明辛十四娘很大可能是走过来的。

    况且若是真用气功,遮蔽风雪,那消耗也定然很大,辛十四娘不可能如现在这般神完气足。

    刚才对安仁杰那一腿,更是没有发现什么内力,乃是纯粹的力气导致。

    若是寻常女子,这个身形,当不具备这般爆发力。

    由此种种,当然解释就只有一种,她不是人,所以辛十四娘的父亲更不是人。

    “我当然不是人,不过你是第一眼瞧出来的,果然很特别。”

    “我还瞧不出来,是猜的。”沈炼很是坦然,做得到就说,做不到就不要逞强,吹嘘自己厉害,也没有什么好处。

    有多少斤量吃多少饭,这是千古以来的至理名言。

    “那你很聪明。”

    “这个我并不否认。”沈炼笑了,犹若春风拂过。

    “本月十五,家父在伽蓝寺设宴款待公子,那天也是我的生日,公子可莫要空手而来。”

    佳人远去,余音消散。

    安仁杰摸着小腹被辛十四娘踢中的部位,似乎在回味,然后道:“炼哥,这大美人到底什么来路,好生厉害。”

    “我都说了不是人,你没听到么?”

    “不是人,难道还是女妖怪?”

    以他的习惯,若不是辛十四娘那一脚太狠,他肯定说是‘仙女’而非‘女妖怪’,正如他所言,他这个人向来就这么‘耿直’。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只是伽蓝寺被当初凌冲霄赶走了寺中僧人,到现在还荒废着,却不知何时,又被这家父女给占了,吴伯你清楚么?”

    沈炼问到边上的吴管事。

    “没听过伽蓝寺被什么人占了,早前听说那里经常有奇怪的声音,连过路的镖局,都没敢进去,少爷又说那小姑娘不是人,难道伽蓝寺里面真的藏着妖怪。”吴伯有些惊慌,到底辛十四娘是江湖人还好,若是妖怪之类,一定要劝沈炼别轻易犯险。

    “你说辛十四娘请我,我到底去不去?”沈炼好似在自问,好似在问身旁的人。

    “当然别去。”

    “当然去。”

    说别去的是吴管事,说去的是安仁杰。

    “算了且不去想,等到死物就知道去不去了。”

    “炼哥你要是去,把我带上成不?”安仁杰面带讨好的笑容,就差点摇起尾巴,当然他若是有尾巴,定然摇起来了。

    “我看你是不长记性,刚才若不是我,你至少得躺上三个月。”

    “那不是有你在么,老头子说过,论武功,你在江湖上已经是第一流人物。”

    “带你去可以,把你家那藏着掖着的宝贝给我。”

    “那可是老头子的命,我要是拿出来,他会打死我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