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青玄道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目前已经杀入首页新书榜第六,求大家推荐票和点击支援,一个点击和一张推荐就是五点人气,点击每隔六小时计算一次,所以大家早上和晚上点击任何章节一次,对我都是五点人气啊)

    安帮主的全名叫做安万里,虽然没有那种精悍气息,稍见富态,可是他能够在青袍人手下活下来,即使用了懒驴打滚的屈辱方式,也足以说明他的厉害。

    沈炼的身份,注定他无法参与道安万里、金刀王和沈青山的交流中,他们达成了约定。

    金刀王和安万里还有那矮瘦老者,便带着兵器出了客栈门。

    随之而来,外面的喊杀声,逐渐减弱。

    任是青袍人武功盖世,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沈炼亲眼见到青袍人浑身上下不知有多少血迹,有别人的,也有自己的,最后被穿了琵琶骨,锁上了精铁打造的锁链,将其抓进了用纯钢打造的囚车。

    ‘准备的真是充分’,沈炼目睹这一切,心中自然知道,这个围捕的局,怕是早就设计好了。

    若是他知道这一切花费的时间,不过一两日,那就更会吃惊沈家的势力了。

    沈炼沉默的跟着沈青山回了沈家,今天发生的事,确实令人感慨。

    他对青袍人没有多少恶感,也没有多少好感。←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只是觉得即使青袍人那样顶尖的江湖高手,依旧不能以一敌千,或多或少都说明了,血肉之躯到底还是有局限的。

    同时青袍人那‘灭神剑’,确实令他耳目一新。

    若是青袍人身上有什么他想要得到的,绝不是他从青竹帮拿了什么东西,而是那‘灭神剑’的修炼法门。

    回到了沈家,沈青山自然向沈老爷子交代了今天的事情。

    虽然老人早已经了解,还是耐心听了一遍。

    坐在家中他不能掌控一切,一件事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能让他有更全面的了解,这是他能成功的原因之一。

    兼听则明,偏信则暗。

    至于青竹帮安帮主从青袍人那里拿回某件重要的事物,也被沈青山告知老人。

    沈炼出现在那里的事情,也被沈青山提到了,老人并没有说什么。

    沈青山知道这是老爷子动了真怒,但他不说出来,对沈炼更加不好。

    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接下来的日子里,沈炼却无形中被禁足了,不能出他院子里一步。

    沈炼并没有表示出如何的生气,似乎没有发觉自己被软禁了般,如若平常的继续做令那些暗中监视他的人,觉得奇怪的自重训练。

    同时每日要求给他做一些滋补的药食,这些倒是没有为难他。

    自那天之后,沈炼没有主动要求去见老人,老人也没有主动要见他。他不出院子一步,几乎沈家其他人都似乎忘了还有这么一位半个少主人。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一月的时间转瞬即逝。

    沈炼的身形没有太多变化,气色却好了许多。

    他没有向老人服软,

    老人在等他服软!

    这一个月沈炼过得很充实,无时无刻不在感受到身体状况的改善,在沈家的财力下,以及自己对肉身的精微掌控中,吞噬那些药力,沈炼终于弥补了这身体过去两年间,肉身精气的亏空。

    依然清瘦,依然眉清目秀,沈炼却知道这一个月他自己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单手倒立在房间的地板上,微微屈臂,再微微挺直,简简单单的动作,却意味着他身体的力量和耐力,都到了一个十分令他满意的水准。

    自重训练不会锻炼出爆炸性的肌肉,而是利用人体本身的重量,来锻炼自己,很是全面。

    何况沈炼那可怕至极的感知,在他现代的医学知识下,对自身身体的了解,要超出这个世界江湖人太多太多。

    虽然沈炼没有修炼内气,但他自问,现如今他比金刀王或者那青竹帮帮主,在身体条件上,都要健康。

    一丝清风,从窗户的缝隙中溜了进来,吹动房中的烛火,摇曳不定。沈炼停止了训练,吹灭了烛火。

    今夜疏星淡月,灯灭之后,能见度很低。

    沈炼坐在床上,调整呼吸,感受到浑身锻炼后,似乎有用之不尽的精力。

    人世是个大囚笼,肉身却是个小囚笼。

    跳出囚笼外,未必会更好。

    可正如关在笼子里的老虎,固然每日里吃喝不愁,不必面对风刀霜剑,不用在冰天雪地里,都要去寻找食物,但在笼子里,老虎也只是一只大一点的猫而已,早已失去了本性。

    沈炼不知道灵魂出窍后是什么后果,会不会和以前的沈炼一样走火入魔。

    可他知道他必须抉择了,沈家的老人,不会给他太多时间了。

    这世界有太多神秘和未知的事物,见识过沈家的财势后,沈炼不得不承认,或许老人能找到控制他的手段,他不能等。

    沈家的财力能够支撑他修行,可是同样又是一种束缚。

    他需要冒一点险了。

    没有沈家,他不会这么快恢复身体,这是沈家的好处,所以他不恨老人,反而感激。

    可这不代表,他就要接受老人的安排。

    摆正自己的心态,不偏不激。

    拂去杂乱的念头,心中那尊先天神祗自虚无中诞生。

    一如既往的寂寞无表,昏渺徐然。

    魂魄相依相守,本来不可分割。

    沈炼却清清楚楚感受到一种力量,拉着他向上升起。

    他似乎来到了一座高塔下面,有一根绳索垂下。

    他抓着绳索,不停升空。

    大地的引力,想要阻拦他,却抵不过绳索的拉力。

    魂体好似火箭,肉身精气就是助推火箭的燃料,助他摆脱肉体之‘魄’的引力。

    所以若是肉身精气不足,‘魂体’出窍,就如无根之水,无缘之木。

    沈炼渐渐明白了这个道理,自然而然。

    逐渐到了最高处,他再无疑惑,轻身一纵,世界再也不同。

    他看到了自己,不同于在镜子里,而是实实在在看到自己的身体。

    消瘦的身形更加干瘪,双颊深深凹陷进去,默坐的身体,软软倒下,好似一具干尸。

    而他自己却仿佛浮在空中,摆脱了大地引力的桎梏。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没有比这句话,更能贴切形容沈炼如今的状态。

    在魂体的状态下,似乎他不再有情绪波动,无悲无喜,清静淡然。

    ps感谢敖四爷的2996赏、鬼兜的588赏以及剧情再美j终究是戏的打赏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