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青玄道主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里可不是前世,有什么近亲不得婚配的限制。

    也唯有如此,才是将沈家基业传承下去,不落入外人手中的折中手段。

    除非他两个舅舅还能生下孩子,要不然此事多半就很有可能发生。或许沈若曦看不上他,也或许沈若曦芳心别许,但这些都无足轻重,家族的意志不以依附在家族上的个人意志为转移。

    而沈家的意志,便是沈老太爷的意志,两者早就不分彼此了。

    同时沈炼能够看出这位他血缘上的姥爷,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物,能在这番变故下,依然厘清利害,数日间就做下决断,将他接回来。

    所谓霹雳手段概莫如是,这样的人放在哪里,都能有一番成就。

    怕是之前他若是拒绝回来,也会被强行送回沈家。

    如果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面对这样的形势,也只能欣然接受这天降的好处,但他注定不会走上这条路。

    在这件事上,他看似能够得到如花美眷,一场富贵,实际上也不过是工具而已。

    或许在沈老太爷眼中,这是对他好,可沈炼却不想成为什么工具。

    倒不是因为这事对他没好处,仅仅出于一种尊严而已。

    若有若无往某个角落看了一眼,沈炼紧紧握住自己的拳头,自己的实力还不够强大啊。

    毫无意外,他果然受到了监视!

    沈若曦见到沈炼对自己的狠话,浑不在乎,甚至还有闲情逸致往别处张望,心中更加生气,忍不住拔下头上的金簪,朝沈炼扔了过去。

    她投壶的技术极好,有十发九中的本事,即使一根小小的玉簪,在她手上,聊聊几步间,几乎可以说指哪打哪,她有心打中沈炼的脸,刮破皮肤,看他怎么气急败坏。

    说来天下女人都爱惜自己容貌,将心比心下,故而纠缠厮斗时也爱抓别人的脸,沈若曦亦不免俗。

    她虽然没好意思上前动手,朝沈炼脸上招呼金簪,却是本能。

    也是沈炼长相清秀,面容柔美,故而沈若曦下意识将沈炼当成同类,无名火生出,更有破坏的欲望。

    但眨眼间沈若曦就目瞪口呆,因为她的金簪清清楚楚落在沈炼的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

    她万万料想不到,沈炼居然有如此眼力和反应速度,能够夹住她的金簪。

    沈炼微微皱下秀如青山的眉毛,现出几分峥嵘,配着那湛然若星锋的眼神,有种难以言喻的威严。

    两根指头轻轻一抖,那金簪随着嗖嗖一声风响,稳稳插在沈若曦鬓乱的秀发上。

    “沈若曦,这次就算了,下次你要是还要向我动手动脚,我保证一定在你脸上秀出一朵花来。”

    语气并不重,可是配着沈炼的神情,以及刚才两手本事,自然有种令人畏惧的力量在内。

    接下来的事情既在沈炼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只听得沈若曦一声大哭,道:“你欺负人。”

    然后泪水说流下来就流下来,登时惊动了一些附近的下人。

    沈若曦并不给沈炼继续说话的机会,掩面就走。

    沈炼有些愕然,说到底沈若曦也就是个半大的成熟萝莉,被人欺负,放声大哭,简直再正常不过。

    自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沈若曦被刚回家的沈炼少爷欺负了,很快传遍了沈府,至于演绎出多少版本,那就不是沈炼所关心的范围。

    ******

    沈府的东边是座花园,老爷子每天傍晚必然到花园里散步,这里不但是他散步的地方,也是商量事情的场所。

    四周开阔,十分坦荡,许多牵动青州府的大事决议,都是在这里诞生。

    绿叶上的夕阳,欲要用最后一点余晖,来干透上面的水滴。

    当然这是略带诗意的说法。

    实际的情景便是老爷子正拿着浇花的水壶,给一株杜鹃花浇水,这里的杜鹃花都是沈练的外祖母昔年亲手栽种,当初脆弱的花苗,已经繁花似锦,只是人却不在了。

    “听说你把若曦弄哭了?”老爷子头也不回,手没有寻常老人那样的颤抖,丝丝水线稳稳浇落在花瓣或叶片上,弹出千万水滴,没有一点溅到老人身上。

    “没想到你这么关心我,我有些受宠若惊。”沈炼笑了笑,不同于沈府别人见到老人的战战克克,沈炼要坦然许多。

    “若曦这孩子脾气骄纵了点,心地还是很好的,你别忘了小时候她有什么好吃的,都不忘给你留一份。”老爷子轻轻说道。

    这事情沈炼倒是不太清楚,他有前任大多数记忆,却不可能事无巨细都记着。

    况且小孩子四五岁的事情,也不可能记得住。

    纵然两小无嫌猜,但长大了依旧形同陌路的人,也不在少数。

    沈炼知道老人的心思,可他未必就要配合。说实话他至今为止,对这个外公所知甚少,只是觉得从一介草根崛起,他的确是个不寻常的人物。

    他只是回道:“我是兄长,她是妹妹,我自不会同他一般见识。”

    他点名兄妹之实,自然无形表明自己的态度。

    老爷子深深看了沈炼一眼,自然而然将水壶交给沈炼,目光平视沈炼道:“这一壶水,我交给你,要留多少,浇多少,是你自己的事。”

    沈炼稳稳接住水壶,知道老人把沈家喻为水壶,这是托付的意思。

    又说了几句不相干的事情,沈炼才告退。

    直到沈炼走后,沈青山才从花园另一侧走出来,到了老人身旁。

    沈青山道:“这孩子打小就心思深,在山中两年又养出些许聪慧,看起来要比炬儿、炜儿强。”

    炬儿、炜儿是沈炼两位表兄的小名。

    老人目光凝视花瓣上的水滴,慢慢说道:“算算日子,明天便该送两个孩子出殡了。”

    沈青山神色黯淡,道:“我已经安排妥当了。”

    老人目光森然,冷冷道:“正好明天也是那个江湖人跟青竹帮碰面的时候。”

    此时走出花园的沈练,没来由回头一眼,觉得这幽深的花园,竟然有些说不出的萧瑟。

    纵然家财万贯,到头来还是为身后计,为子孙计,实在不是他的追求。

    沈炼所思考的事,从哪才能找到那真正锻炼自身贫弱躯体的法门,同时拥有至少能面对沈家来去自如的能力。

    ps感谢virus_W、漢唐晉明和十一的打赏,继续求下推荐票,下一章是转折点哦,要是今天到三千票,我就把第三更发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