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七十三章 新的曙光

    由于刚才的剧情出现了大反转,让围观众人情不自禁沉浸其中,以至于忽视了戴在范弘道脖子上的木枷。

    直到现在,众人才愕然发现,范弘道还在被木枷拷着,而拿着钥匙的衙役已经溜了。估计衙役是很难再请回来了,于是一干闲人围住了范弘道,七嘴八舌的出着主意。

    有拿着锯子比划的,还有拿着斧头比划的,叫范弘道感觉脖子凉飕飕的,他可不想拿自己的脑袋冒险,稍微偏一下可就要了人命了。

    最后还是隔壁铺子的田掌柜有主意,从城墙根下喊来一名老锁匠,带着工具匣子凑到范弘道跟前,捅着锁眼鼓捣了好一会儿,居然将铁锁打开了。

    木枷虽然是小号的,但长时间扛着也要费力。陡然卸下后,范弘道顿时觉得身轻如燕,活动了几下腿脚。

    许多街坊商家仍没有离去,一是目睹秦县丞欺压商户却大败而去,快感十足,兴奋劲尚未过去;二是在他们眼里,范弘道有点神奇了,下意识想多聊几句。

    范弘道见状,便将众人请进了已经空空荡荡的绸缎铺里,又从左邻右舍借来桌椅板凳,还将街口茶摊的茶博士喊过来烧茶。因陋就简,众人便在这里饮茶闲谈。

    气氛总体是轻松快活的,众人也少不了围着范弘道不停的打听内幕。作为焦点人物,范弘道应付几句后,咳嗽一声,开口道:“我有一言,还请诸君静听。”

    如此众人便都停住口,齐齐望向范弘道。然后又听范秀才说:“虽然杨家大难得以纾解,县衙奸贼败走麦城,但吾辈远远未到可以高枕无忧的时候!”

    在这片街区,孙朝奉屋舍最多,也最为敏感,连忙回应道:“愿闻其详!”

    范弘道便详细说起来:“其一,那秦县丞虽然被刑部请去了,但依着官场惯例,这点事不大可能让他彻底丢官,仍有死灰复燃东山再起的可能。”

    孙朝奉对这点倒不担心,“无论如何,秦大人也不可能继续当大兴县县丞,只要他不在大兴县,管不到我们,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范弘道并没在这方面多说什么,继续道:“其二,秦县丞只是郑国舅派出来的爪牙,虽然在下设法斩断了这根爪牙,但是郑国舅的野心还在,不可掉以轻心。”

    “其三,最为让在下忧虑的是,郑国舅可能只是一个前兆。”范弘道加强了语气说:“自万历十年江陵相公死后,朝廷变动剧烈,旧势力被连根拔起,新势力粉墨登台。

    这些新贵上台后,总不能还过清苦日子,会不会利用权势牟利?放眼京师,周围已经没有多少富余田地,想要获利也只有从工商入手了。吾辈所居的崇文门外乃是四方财货聚集之处,岂可高枕无忧?”

    众人越听下去,这颗心就越下沉。在座众人基本上都是没什么背景的“平民”商人,那些有背景的商家也不会来凑范弘道的热闹。

    他们大都是老江湖了,能分辨的出来,范弘道并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很有可能成真的现实问题。虽然不见得迫在眉睫,但却一想就让人膈应。

    范弘道说到这里,拿起茶杯喝了几口,顺便让众人好好想一想。屋内沉默片刻后,隔壁的田掌柜开口问道:“想必范先生已经深思熟虑过了,不知计将安出?”

    范弘道放下茶杯,斩钉截铁的说:“此时情形,便如强敌环测,不能不有所警醒。于今之计,当然就是共同一心共同对外,正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这样才能叫诸君多几分安稳!”

    “具体又当如何?”又有急性子的人问道。

    范弘道对此谋划很久,当然胸有成竹了,“至于具体如何,不妨效仿读书人之事。诸君可曾想过,为何近年来读书人势力渐张?

    以在下看来,就是因为读书人盟社习气盛行!一旦入社便为盟兄盟弟,彼此同气连枝互相呼应,故而才能声势浩大,纵然高官显贵也不敢小看!

    读书人能拉帮结伙,诸君商家为何不能?若拧成一条劲共同进退,至少窥测者要多忌惮几分!遇到危难之际也可同舟共济!”

    范弘道隐含的意思有点深,说到这个程度,别人居然都没听明白。又是孙朝奉疑惑的问道:“盟社之举,吾辈早有不少。

    大小七十二行,很多都有同行公会;四海八方商家,也多建有同乡会馆,只我能记得的就不下十数家。未见得像范先生所言有效。”

    范弘道立刻回答说:“孙员外不明白,我所说的盟社绝非这些!你刚才所说的同业行会,不过是协调本行竞争而已;至于同乡会馆的作用,更只是互助互济而已,所以两者主要是对内!

    而我所说的盟社,是全新用处的盟社!是要用同一个声音,同一种步调与官府和外界势力打交道,而不是为了处理内部关系!

    若盟社壮大之后,诸君若遇不平之事,也可交由盟社出面,总比现如今遇到问题后,势单力孤单打独斗要好!例如今次,若没有诸君联名上书的声势,岂能惊动那郜御史?”

    范弘道如此解释过,众人纷纷恍然大悟。范秀才所说的这个新型盟社,原来就是纯政治向的盟社,与行会、会馆有所区别,却又高于行会和会馆。

    大部分人同时还都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个新盟社既然是政治向的,而且功能上主要与官府和外界打交道,总需要一个能出面的代表人物。那么由谁来当这个负责出面的领头人?

    普通商人是当不了的,因为普通商人本身就没有什么政治地位,士农工商里排在最后,与官府打交道处于绝对劣势,但有势力的权贵豪商又犯不上和普通商人混在一起。

    所以这个领头人必须要有一定政治身份,有资格和官府对话,利益上又能站在普通商人这边。想到这里,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拥有秀才功名的范弘道。

    如此重大的事项,不可能闲聊一会儿就要作出决定,范弘道也没想着立刻就能拍板。反正今天已经将种子种下去了,慢慢催生发芽就是。

    如果拥有京城最大商业区里数百家商户的支持,那将是一笔巨大的政治资本,范弘道仍要为此努力。

    ps:昨天脑子走神,将万历十三年写成成化十三年,万历十七年写成成化十七年,纯属笔误,抱歉!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