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七十章 大人英明!

    当晚,郜永春老御史连夜写了弹劾大兴县丞秦高业的奏疏。为了节省时间,他没有将奏疏送到通政司,而是在次日一大早,就亲自送到宫里左顺门。由文书房收了,然后直接开始走流程。

    秦县丞也没闲着,晚上写了两封信,分别派人送给担任佥都御史和在内阁担任中书舍人的同乡。到了次日,秦县丞就知道了郜御史奏疏的事情。

    在崇文门外这里,范弘道正在如归客店的房间看书,忽然听到王传财在院子里招呼。他出了屋,却见王传财王掌柜站在院首,指挥着一干伙计往院里搬运货物。

    “这是怎么回事?”范弘道忍不住问道。

    王掌柜唉声叹气的答道:“东家觉得,绸缎铺店面大概是保不住了,与其连店带货物被封,不如先把存货搬出来。

    如今暂时将这批绸缎存在客店后院,以后再看看情况,说不定要将这客店改成新的绸缎铺子。”

    范弘道哑然失笑,杨朝奉前两天还急的上蹿下跳,今天就想“接受现实”?他摇头道:“杨员外真是未雨绸缪,也不嫌麻烦,今天搬了过来,过两日又得搬回去。”

    王掌柜又想起什么,宽慰范弘道说:“如果客店关张并改成绸缎铺,你还是可以继续住在那房间里。”

    范弘道指着货物笑道:“瓜田李下,总要避嫌。这里存着几千两银子的货物,你让在下住着,万一出了差错,在下可赔偿不起!

    再说杨家让出一处店面就万事大吉了么?郑国舅乃贪得无厌之辈,若是想得寸进尺,秦县丞又来欺凌,该当如何?”

    “且走一步看一步吧。”王掌柜很消沉的说。

    然后一连两日,秦县丞都隐忍着按兵不动,静静的探听消息。郜御史的弹劾果然如同他所预料的,并没有掀起什么波澜。

    朝廷收到的奏章每天少则数百多则上千,郜御史的奏疏实在不算起眼。若无有心人推动,朝廷也不会为了一点小纠纷大动干戈,最后结果大概是按照流程走一遍,让秦县丞写个检讨,然后下不为例。

    秦县丞很熟悉这套官场流程,也很有点把握,不然也不会与郜御史顶牛了。当然出于谨慎心,他还是连续观察了两日。

    结果在这天早晨,秦县丞又听到了一个消息,郜御史上书辞官。如此秦县丞彻底放了心,大喜道:“黔驴技穷了!”

    随后秦县丞立刻叫来陈班头,要再去杨家绸缎铺动真格的,封掉店铺并收回屋舍。

    话说陈班头最近已经往杨家绸缎铺跑了三四趟,实在有些厌烦了,抱怨道:“当初早该干脆利落的封掉,何必一直拖延到今天?老爷还是太优柔寡断了。”

    秦县丞喝骂道:“你这蠢货懂什么!若上来就突然封店,对彼辈冲击太大,愤激之下只怕要闹出什么事情来!万一出了人命或者纵火之类的狠事情,本官也要难办!

    现如今三番五次的拖了几天,他们渐渐的也就习惯和接受了,正所谓和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有了足够心理缓冲,这样再封店时,彼辈不至于做出极端的事情!”

    秦大人还有一层意思没说出来,拖上几天还能试探对方到底有没有后手,免得不明不白的碰上硬茬子,阴沟里翻了船。现在情况就很明朗了,对方已经黔驴技穷,动手绝无后患。

    陈班头不敢与秦县丞顶嘴,去招呼手下衙役准备了。

    午前时候,秦县丞与陈班头出了崇文门,来到崇外大街的杨家绸缎铺这里。却见店铺门户洞开,里面货柜空空如也,一派萧条景象。

    陈班头服气了,指着空荡荡的店内对秦县丞说:“大人英明,当真神机妙算!折磨了几日后,他们果然受不了,便自己先退缩了!真真省去不少功夫!”

    秦县丞得意的笑了笑,这才是事半功倍,平平稳稳的将事情办妥了,总比闹得沸反盈天要好。他秦大人是做事讲究技术含量的人,不是那种简单粗暴的莽撞官员。

    陈班头对手下衙役吩咐道:“你们检点屋内什物,然后将门窗紧闭,上封条!”几名衙役应了一声,得令而去。

    正当此时,不远处有人大骂道:“秦高业!你这害民奸贼,我与你势不两立!”众人扭头看去,范弘道范秀才从街边闪现出来,急匆匆的朝着这边疾步而来。

    秦县丞脸色一变,“本官念及故人情谊,对你一再忍让!但你却不知好歹,屡屡冒犯本官!本官倒要看看,今天还有谁为你撑腰!”

    范弘道冲到秦县丞面前,“谁与你讲什么故人情谊,在我眼中,你只是个虐民酷吏而已!在下凭着这份肝胆,但也要与你周旋到底!”

    秦县丞在心里缜密的计算了一下,这几天自己表现的比较克制,可能会导致这片街区商户对自己敬畏不足,这不是好兆头。

    所以现在有必要立立威了,而范弘道就是个不错的道具,任何一个英明果断的人都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确定主意后,秦县丞对陈班头下令道:“此人冲撞官体,罪不容赦!将他拿下,枷号示众!”

    陈班头又请示道:“是带回县衙大门外示众?”

    “就在这里示众三日,你亲自盯住,少了一刻也拿你是问!”秦县丞威风凛凛的喝道。

    原本衙役就带着一些刑具备用,这时候派上了用场。当即有两个衙役如狼似虎的扑上去,死死按住了范弘道,然后又有两名老衙役搬出枷号,扣住了范弘道的脖颈。

    范弘道俊逸的面孔此刻狰狞的可怕,不停的破口大骂:“狗官!狗官!苍天在看,你不得善果!”

    秦县丞面无表情的对一名衙役吩咐道:“你去县衙传令,将那百斤大枷运来,给他换上去!”

    四面八方不少人聚集过来,围住了这里看,不停的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秦县丞毫不在意,他现在已经毫无后顾之忧了。再说给范弘道上刑,就是要让大家看的!他要告诉这些胆敢联名上书的商家,谁敢对抗县衙,就是这个下场!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