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十九章 必输无疑?

    围观众人恍然大悟,忍不住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难怪范秀才没去县衙呈交陈情书。”

    “没去就对了,到县衙岂不是肉包子打狗?还不如请这位御史老爷出面。”

    “范秀才自己想得通透,先前是我们多疑了。”

    陈班头自认为看透了范弘道,便“忠心耿耿的”对秦县丞低声提醒道:“小心范弘道碰瓷!”

    秦县丞微微愣了一下,当然这并不代表着他惊慌,只是一种出现意外后的正常的反应。

    这范弘道煽动民意上书,原来并不是去县衙请愿,而是用在这里!虽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他果然是先虚张声势,然后声东击西!

    以范弘道手里的可用资源,能算计到这个程度,已经是尽他所能的极限了。但很可惜,极限就是极限,极限代表着他的筹码已经穷尽了。

    至于陈班头说什么“碰瓷”,简直就是无稽之谈。他这堂堂县丞乃是朝廷七品命官,陈班头这种衙役能来比么?

    秦县丞“呵呵”笑了两声,表示自己很镇静,然后对范弘道开口道:“本官.”

    他才说了两个字,却见范弘道傲慢的转过身去,只留给秦县丞一个后脑勺,完全没将秦县丞放在眼里。

    此后范弘道朝着挤在门口的人群高声道:“郜察院乃是正直君子,今次吾辈有不平之事,尽可请郜大人做主!”

    王传财王掌柜站在人群里,大声叫道:“多谢范先生奔走发声,愿请郜大人做主!”然后如果客店的小伙计尤英也跟着呼应道:“多谢范先生奔走发声,愿请郜大人做主!”

    如此人群仿佛受到了传染,接二连三的齐齐高呼:“多谢范先生奔走发声,愿请郜大人做主!”

    面对人群的欢呼,郜老御史心情有点激动,他比较喜欢这样的场景。←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古往今来凡是能被百姓这样对待的,无不是贤臣循吏啊。

    秦县丞的脸色有些铁青,他身为大兴县地方官,治下百姓却当着自己面对别人如此欢呼,简直就是脸上无光。

    范弘道心满意足的转回身来,对着郜永春抬了抬手。老御史在范弘道鼓动下,轻轻叹口气说:“民意如此,不可违也!一切从权,本官就受理了!”

    秦县丞听到郜御史如此装腔作势,不由得暗骂几句,什么民意不可违?这纯粹就是裹挟民意!“郜大人要待如何?”

    郜永春仔细看了一遍陈情书,然后才答道:“秦大人你强取豪夺凌虐百姓,事实俱在,本官自然要具本弹劾你,明日就能送进宫中!”

    秦县丞咬牙道:“郜大人你尽可去弹劾,本官也会申辩!而且这店铺,还是要封掉收回!”

    郜永春针锋相对的说:“老夫就坐在这里面,你敢将老夫一起封掉?”

    秦县丞不想承担冲撞上官的过错,他只觉得郜御史简直就是无赖,这样做和撒泼有什么区别?“郜大人你今日坐在这里,本官自然无可奈何,但你终究不可能永远在这里!”

    说罢,秦县丞对着陈班头道:“且先回县衙,明日再来!”

    如此陈班头便招呼着衙役,伴随着秦县丞离开。在路上,陈班头忍不住试探道:“那老御史说要弹劾老爷,老爷可不要阴沟里翻了船。”

    秦县丞毫不在意的说:“不必担忧,他成不了事!其一,这御史不是什么有名的人物,想来也没什么势力,说话自然没有分量。宫中每天有奏疏上千,他一封平平常常的弹劾能掀起什么风浪?

    其二,都察院里佥都御使郑大人乃是本官同乡,今晚我便写信请他从中转圜,或许也可消解一下。再说他阻拦本官,就是与国舅爷过不去,最后讨不了好!

    其三,封掉店铺并收回屋舍,就办成了国舅的托付,即便遭到一次不痛不痒的弹劾,又有什么了不得的。只是今天他在场亲自阻挠,不想伤到他而已,回头再去就是。”

    陈班头恨恨的说:“只可惜,这范弘道居然摇身一变,成了那郜御史的官差随员,倒是不好动他了。”

    秦县丞指示道:“今天他与郜御史在一起,不便动手,以后若单独遇到时,就不必客气了。”

    目送县衙的人离开,绸缎铺东家杨朝奉感觉像是送走了瘟神,心头暂时又宽松下来。

    随后他又不停摇头叹息,这事今日还不算完!每天都有新形势,每天都有新变化,结果每天都要揪心,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有时候他就想,干脆关掉见店面算了,也省得天天提心吊胆。但终究还是舍不得,只能耗一天算一天。

    范弘道拍了拍杨朝奉,大包大揽的说:“我办事你放心,就快结束了。在下预计,两天就能见分晓。”

    杨朝奉想答一句“就是你办事才不会让人放心”,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因为他有过经验教训,范弘道也不能得罪。好不容易范弘道对自己有好脸色了,说话还是悠着点。

    王传财王掌柜忧心忡忡的说:“郜御史能降服秦县丞么?今日看来,秦县丞完全不买郜御史的账,甚至还有恃无恐,只怕最后很难办。”

    范弘道很老实的回答说:“凭借郜大人现有能耐,当然降服不了秦县丞。估计只能在朝廷中打几句口水官司,然后不了了之,然后秦县丞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杨朝奉本来还抱着一线希望,但听到范弘道这个大实话,两眼一黑差点晕过去。

    他很想揪住范弘道衣领质问,既然这位郜御史没那么大权力,那找他来干什么?难道你范弘道只是想当一回悲情英雄吗?

    范弘道没给杨朝奉揪住自己的机会,他已经朝向人群,朗声道:“在下虽然旅居京师,但既然住在本街区,就是这里的一分子!

    读圣贤书所为何事,就该当为民取义!既然列位员外相信在下,那在下定当尽我所能,与奸贼周旋到底,保住此地一方平安!”

    “好!”人群热烈的回应道,这年头像这样勇于承担责任的年轻人不多了,哪怕最后失败了也是值得鼓励的。

    杨朝奉望着范弘道的背影,越发觉得看不透这个年轻人了,模模糊糊觉得范弘道志向不小。古往今来,非常注重收拢民心的人物,不是大善大贤,就是大奸大恶啊。

    他在这片地面上,已经做了二三十年生意,各方面都混的极熟。但他敢说,范弘道这两三日间攫取到的威望比他高得多,他二三十年积累的威望不如范弘道这二三日。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