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十五章 老御史的黑历史

    再次抬眼,看到老旧狭窄的公厅,破损的台阶,范弘道忽然觉得自己浅薄了。郜永春御史在都察院受到冷落,并非是自己先前想象的那样,是因为老迈没前途。

    而是因为大家都知道,此人要去山西清查张家,很大概率会成为张四维起复过程中的炮灰。与此人走得太近,只怕会被牵连。

    范弘道是一个坚强的人,不会轻易崩溃——穿越都经历了还有什么能吓着他的?他也很善于调整自己的心态,既然处境无可改变,那就只好积极面对现实。

    或许没那么糟糕,即便张四维再可怕,也只剩两三个月寿命了。只要自己想法子耗过这段时间,那就彻底安全了,所以并不是完全无路可走的绝境。

    说到底,对手只是将死之人而已!范弘道是个顶天立地的堂堂男儿,哪能未战先怯?

    有了点思路,范弘道就从沮丧情绪中摆脱出来,振作精神表态道:“老大人为国不辞艰险,晚生不才愿附骥尾,虽千万人吾往矣!”

    郜永春抚须而笑道:“若你此时自怨自艾灰心丧气,说明你心性不足,并不适合这趟差事,老夫反而不会让你跟随。但是现在看你的态度,老夫更欣赏你了,确实足堪大用!”

    听到老御史的评价,范弘道有点凌乱。如果时光倒流片刻,那么他到底是应该装着意气消沉满口怨言,还是打起精神力求振作?

    又回顾今天拜见郜永春的过程,有点处于下风的感觉,范弘道心里很不服气,决定也挑逗一下这位老御史,给自己找回点面子。

    “方才说到过秦县丞之事,仍须老大人费心。”范弘道提醒道。

    郜御史对范弘道很满意,想收拢人心,就不会拒绝帮点小忙。“此事好说,老夫自当尽力。那秦县丞身为地方佐贰,不思勤政爱民,却扰民生事,理当弹劾!”

    范弘道很不好意思的说:“刚才晚生还没有把话说完,老大人就痛快答应了,叫晚生后面的话都没机会说出口。”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郜永春奇怪的问道。

    “其实秦县丞只是个前台爪牙,他背后另有别人。”范弘道故作神秘的透露道:“指使秦县丞勒逼民众的,乃是郑娘娘家的国舅郑国泰。”

    说出“郑国泰”这个名字后,范弘道感到一种坑人的愉悦快感。

    不知道当郜永春听到,小指头秦县丞忽然变成了皇亲国戚郑国泰,心里是什么滋味?想必跟他刚才的心情差不多吧!最起码会被吓一跳吧!

    但是郜永春并没有半点失色,只冷冷的哼了一声,满面不屑道:“你当老夫是无胆鼠辈么?郑国泰有什么可怕的?是他做错了事情,不是我们!

    老夫当年为官时,接连得罪了高新郑、张江陵、张蒲州,被迫丢官回乡,也没怕过什么!区区一个后妃兄弟,谮称国舅而已,又何惧之有?”

    我靠!范弘道瞠目结舌,这郜永春竟然还有如此生猛的历史!

    高新郑指的是高拱,大明的前首辅;张江陵是张居正,高拱之后的首辅;张蒲州当然就是张四维了,前几年当过首辅。

    此时范弘道只想问一句,近一二十年的内阁大佬中,有谁是你老人家没得罪过的?连续得罪三代首辅,实在堪称是奇葩一朵,难怪十几年前混到被迫辞官回乡的程度。

    忽然又听到老御史铿锵有力的说:“郑国泰因宫妃深受皇恩,安享富贵尊荣,不思报效国家,反而勾结奸臣,欺虐百姓,扰乱京师!

    吾辈生平,最恨这种豪贵仗势欺人之事!身为御史,肩负纠劾风气之责,便不能放任不管!待老夫访明真相,必将具本弹劾!”

    眼瞅着老御史摆出一副要与郑国舅搏命的架势,范弘道愕然不已,他根本没有与郑国舅战斗的意思啊。

    范弘道的立足点是“伸张正义”,能解除杨家屋舍店铺被强占的危机就行。在这个基础上,遭遇的风险越小越好。所以策略就是抓小放大,只针对秦县丞,不去直接招惹郑国舅。

    范弘道故意抬出郑国泰,本意是想吓一吓老御史,满足自己的恶趣味,但没想到反而把自己吓了一跳。连续得罪了三任首辅的人,怎么会害怕郑国泰?

    必须要拦住他,不能任由他无限制的将战火扩大!范弘道迅速作出决定,开口劝道:“老大人目前不宜弹劾郑国泰,因为必须要顾全大局,不可因小失大!

    盐业收入事关国用,乃是社稷大计!与盐法混乱、国库亏损相比,郑国泰不过疥癣之患而已,老大人必定明白其中大小轻重!

    如今大人被任用巡盐御史,身担整顿河东盐法重任,万万不可节外生枝!郑国泰绝非短期内就可以打倒的人,若与郑国泰纠缠不休,必将耽误盐事,岂不是本末倒置?”

    郜永春沉默片刻,仿佛自言自语道:“十六年前,老夫就发现河东盐务弊端丛生,可惜未尽全功半途而废,这也是老夫多年耿耿于怀的心结。

    如今朝廷重召老夫,无论背后有什么博弈交锋,老夫都心甘情愿的再赴山西,重整盐法。若能有所匡正,则此生无憾矣!这个目的之外的事情,也只能有所放弃了。”

    范弘道仿佛受到点感染,忍不住问道:“老大人想过吗?十六年前,张四维只是个普通京官;十六年后,张四维是首辅之尊。十六年前老大人你铩羽而归,十六年后,还能更有成功的可能吗?”

    郜永春反问道:“十六年前与今日能有什么区别?老夫只奉行问心无愧而已。”

    范弘道渐渐地看出来了,这老御史其实并不是一个优秀的政客,条理性和通盘谋算都有所欠缺,还有点想一出是一出的习性。

    不过这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有执着精神的人,不大会计较利益得失的人,这方面还是值得敬重的。

    如今的大明朝从来不缺政客,甚至庸俗风气成为流行时尚,但是郜老御史这样的人却是永远不嫌多,什么时候都紧缺的。

    最后范弘道只能苦笑道:“还好你没得罪过当今的吴县申相公,不然真无立足之地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