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十二章 特殊的老御史

    今天发生的事情很多,范弘道做出的抉择也很多。←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前半日他费心费力的鼓动众商家联名上书,一切还算顺利,自己成功成为民意领袖角色。

    后半日因为张小姐不肯帮助他,情急之下闹翻了;到了晚上,他又不肯附从朱术芳,结果也闹翻了。

    心潮起起落落,范弘道躺在床上很久都没有睡着,直到三更过半才勉强进入梦乡。真的是梦乡,他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了自己上辈子的生活,他的父亲曾经是一个企业家,投靠了本地一位市长。依赖于这位市长大人的关照,家族企业取得了超常规的发展,成为当地的明星企业。

    但是那位市长大人被双规后,家族企业一夜之间轰然崩塌,父亲也因为被牵连而锒铛入狱,直到穿越前仍然没有出狱。

    服刑之前,父亲曾经总结教训说,做人做事要有底线有分寸,突破底线也许会有短期收益,但肯定会产生巨大的长远风险。

    父亲还说,如果他当初抵制住了利益诱惑,不做市长马前卒,不做那些违法乱纪之事,企业或许发展的会慢一些,但肯定不会有今日的下场。做人还是要靠自己稳扎稳打,完全依赖别人的扶持就是最大的风险。

    想到父亲的这些话,范弘道便觉得,自己今天决定是正确的。

    宁可与朱术芳这个贵人产生隔阂,也要拒绝巨大的、不健康的利益诱惑,简直称得上是伟大,范弘道都快被自己感动了。

    在这种感动中,范弘道安心的陷入了深度睡眠,一觉醒来已经是天光大亮。站在院中活动腿脚时,范弘道默默给自己鼓劲。

    加油!不依赖别人不见得是坏事,这才是考验自己能力的时候!让不相信自己的朱术芳之流都后悔去吧!

    用了早膳然后便出门。按照昨日的宣言,范弘道今天应该是去县衙上书请愿,秦县丞也正在等着他。

    但是因为昨天向张大小姐求助未遂,所以范弘道改变了主意,没去县衙,仍按原计划去拜访郜永春御史。

    前两天已经派小伙计去下过名帖,约定好的日子就是今天,故而不用再另行通知,直接登门就是。

    话说朝廷各部、院、寺、监大都在皇城周边,以皇城之南最为密集。但也有几个衙门所在地方比较特殊。

    比如都察院、刑部、大理寺合称三法司,全都位于西城,距离皇城比较远。大概是因为五行中西方属于庚辛金,主刑杀的缘故,所以三法司都安排在了西城。

    范弘道要拜访郜御史,当然是去都察院。朝廷在岗御史加起来林林总总有百八十个,又细分为十三道,几乎每一项工作都有对应的御史进行监察。

    这些御史大半数都是出了外差,不见得在都察院本院官署里。不过没有外差的御史,一般去都察院还是能找到的。

    范弘道从西边宣武门进了内城,来到都察院大门外。门口有差役把守,通报进去没多久,便有差役领着范弘道进了门。

    两人沿着甬道走了一会儿,然后转了两转,来到一处院落。差役指着墙角处公厅对范弘道说:“郜老爷就在此处。”

    范弘道谢过带路差役,远远望去,却见那墙角小厅并不大,有个须发花白的老者端坐在明间,正低头看书。

    想必这就是郜永春了,范弘道暗暗嘀咕,郜御史这个年纪很特殊,在都察院里甚至可以说很醒目!

    按照大明朝廷规矩,御史职责重大,不是随便选拔人来当的,有一些默认的门槛。最重要门槛有两点,一是必须由官员里的精英来担当,在其他职位上考核出色的官员可迁为御史;

    第二点就是,一般只选拔三到四十岁的官员担任御史。这个年龄段官员既不会因为太年轻缺乏经验,又是年富力强不失锐气,最适合出任监察御史。

    范弘道在都察院里这段路上,遇到的几个御史几乎都是三十多岁,只有郜御史看起来年过半百,在都察院里绝对算老龄官员了。

    当然也是有特殊原因的,范弘道从张大小姐这里听过,这位郜御史是嘉靖末期的进士,年轻时就当上了御史,只是因为触犯权贵,回家隐居十六年,最近才得以起复。

    按照官复原职的规矩,郜大人顺其自然的重新当上御史。只是今日的郜御史已然须发花白,不再是十六年前的郜御史了,五十几岁的老御史只怕前途也有限。

    范弘道又迅速的扫视了一圈这个院落,又发现郜御史所在公厅状况最差。位于阴暗墙角也就罢了,整个厅房架构简直像是临时搭建的窝棚。

    虽然说御史数目很多,都察院地方也有限,办公条件肯定比不上那些一个衙门没几个官员的地方好。但是郜御史这个境况,也委实有点不好看。

    看来官复原职的郜御史并不太受重视,这里面似乎有可以利用之处,范弘道暗暗想道,说不定真能鼓动他与自己合作,先把秦县丞搞一次。到了那时,什么张大小姐,什么朱大贵女,都会见识到自己的能力!

    另外还有个疑点,申首辅能运作自己到郜御史这里当属员,起码说明申首辅与郜御史是有关系的。一个与首辅有关系的御史就这么不受重视?难道别人并不知道这个内幕?

    心里拿定主意后,范大秀才走上前去,站在阶下拜见道:“上头可是郜察院么?晚生范弘道前来拜见!”

    老御史郜永春闻声抬头,看向阶下。

    虽然范弘道当属员这件事是别人打的招呼,但是郜御史明白,其实有申首辅的意思在内。就凭这点,他也不能不多关注几分。

    不得不说范弘道的卖相还是不错的,五官端正一表人才,一看就像是正人君子。

    郜老御史心里也忍不住先喝了一声彩,申首辅倒是送了个“俊”才过来,只是不知道肚子里有没有货。

    他放下手里书本,慢悠悠的问道:“不必多礼,不知小友治何经典啊。”

    范弘道满腔雄辩蓄势待发时,突然听到这句,险些喷出老血。这年头前辈见了晚辈,打完招呼就没有别的话了吗?

    这老御史坐于陋室还手不释卷,一看就是有学问的经学先生,自己再去忽悠无异于以卵击石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