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十一章 不是那块料

    范弘道为什么会排斥朱术芳,道理很简单,两人的目标是一样的。同性相斥,天然就是竞争对手。

    要说范弘道想利用这次事件刷声望,朱术芳的思路也差不多,同样是想趁机插手进来,打进崇文门外这个核心商业区。

    只是范弘道已经写了陈情书,并请数十商人联名签押,以此凝聚起巨大人气。而朱术芳想利益最大化,或者用最简单的方法打成自己的目的,就绕不开范弘道。

    两人的区别只不过是一个侧重于名声,另一个侧重于商业利益。但无论如何,主角大概只能有一个,如果范弘道去帮着朱术芳,那就丢掉了当主角的机会。

    可是范弘道有这个能力么?有一句话专门用来形容实力与野心不匹配,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朱术芳觉得范弘道现在就是这个样子。

    当初她知道范秀才很狂,但也没想到会到这个地步。所以她强烈质疑道:“你有什么自信可以当主角?”

    范弘道很不爽,怎么他认识的这些有“背景”的女人里,张大小姐也好,朱术芳也好,为什么都觉得自己离开她们就成不了事?

    他范弘道诚然接受过帮助,但是并不代表着他范弘道成为听话的附庸!

    越想越不爽,范弘道没好气回应道:“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为什么不敢想呢?万一实现了呢?成了是极好的,不成无非就是不成而已。”

    听到这种充满情怀的小清新鸡汤话语,朱术芳气也打不出一处来,她最烦这种不着调的话了。

    如果范弘道老老实实的向她解释,她或许还不会这么生气,但是范弘道这样抒情,简直就是侮辱她的智商。

    说起来,她还是范弘道的天使投资人,当初向范弘道伸出过援手,今天就这样被对待?这个范弘道,到底有没有把自己当成贵人对待?

    自己好歹也是有身份的人,长相也不难看,一般男人谁不让着自己?谁不高看自己?在范弘道眼里,就没半点价值么?

    向来觉得自己还算爽气大度的朱郡主成功的被挑起了火气,她扬起修长的眉毛,高傲的说:“我手里有一万盐引,欲往河东兑支并行销。你若有意,可以请你合伙,这样总可以了吧!”

    既然你范弘道不讲情面,那就用利益交换打你脸,看你的情怀能值多少钱!故而朱术芳开出了一个很优厚的条件,以此来作为交换。

    一万盐引可是大买卖,盐业经营还要与官方打交道,若成为合伙人,好处是极大的。收益且不提,只说能借机掌握的人脉就是一笔巨大的无形财富。盐业是半官营的,关于盐道上的人脉,价值不言而喻。

    盐引?河东?范弘道心情很古怪,河东是山西的别称,这位姓朱的贵女要去山西当盐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也快当巡盐御史属员了,按计划明天还要去都察院拜访那位郜永春御史。

    真是巧合的缘分啊,两人居然同时掺乎到盐业里面去。话说天下有两淮、两浙、长芦、河东四个巡盐御史,不知道自己即将追随的郜御史被任命到哪里了,但千万不要是山西。

    “你到底是做什么的?竟然能拿到一万盐引?”最让范弘道惊讶的其实是这个问题,盐引是官府发放的凭证,是要靠盐商去用银两或者军粮换取的,一般人哪能随随便便拿到盐引,更别说是一万引了。

    气不顺的朱术芳依旧态度高傲,斜瞥着范弘道说:“这你就不必管了,本人自然有你想不到的路子,你这种穷书生永远都不可能拥有的路子!

    如今请你合伙,你总该知足了吧,这可是一条普通人不可能触摸到的财路,本人就给了你这个机会!”

    其实朱术芳心里还是有点矛盾的,她既希望范弘道屈服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之下,老老实实帮她做事;又希望范弘道仍然保持气节,不要利欲熏心,不要破坏自己的形象。

    范弘道深深的吸了几口气,高声道:“虽然你不肯说出你的来历,但是从你的言行可以看出,你与我这种穷书生不一样,必定是天生拥有特权的人物。

    在你们这样人物的眼里,我这样的人大概都是使用工具,是你们驾驭的对象。如果我们不肯服从,仿佛就触犯到了你们的权力。

    古人云,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们凭什么就一定要成为你们的附属,完全听从你们的指挥,为你们服务?”

    你们?我们?这样的区分让朱术芳心里很不舒服,她的面容渐渐沉了下来,原本白皙的脸蛋上阴云密布。“最后一次问你,这回你肯不肯帮我!”

    范鸿道强硬的说:“你们这些权贵以后真铁了心要插手,拦是拦不住的。但至少这次,我要当主角。”

    朱术芳顿时怒气冲冲,喝道:“以后?没有以后了!你真当郑国舅能做出的事情,我做不出来吗?走着瞧,总有你后悔的时候!”

    范弘道连连苦笑,刚才已经触怒了张大小姐,现在又和这位姓朱的贵女翻了脸,听这位贵女的口气,以后可能会兴风作浪,今天究竟是个什么日子?

    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或者说,这样做到底值得不值得?其实自己完全可以舒舒服服的抱大腿就行了,为什么要还要走独立自主的道路?

    对别人的力量,可以借助,但不能依赖。如果形成依赖,短时间内或许可以有跨越,但失去的是长久和未来。

    而且做人还是要把握住原则,若今天丧失人格屈服了,那下次呢?下下次呢?从长远来看是后患无穷的,还不如从一开始就站稳立场。

    范大秀才还有一点没想明白,她们为何那么生气?难道说,自己真的像赵三姐儿所说的,不会和女人打交道么?

    范弘道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自言自语道:“如果我对她们温柔一点,是不是效果会好一些?”

    想象自己温柔和气、细言细语、低眉小意的与女人说话的场景,范弘道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还是算了吧,自己委实不是那块料。

    接下来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尽人事听天命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