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十章 我的地盘

    按照范弘道的设想,接下来本该是这样的:首先今天张小姐发动人脉,联系一些监察御史,提前做好准备。

    到了明天时,他范弘道拿着陈情书跑到县衙,去向秦县丞请(叫)愿(板)。然后他范弘道将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成功激怒秦县丞。

    待到秦县丞做出些不理智的事情后,比如强行收回店铺屋舍,或者强行处罚他范弘道等等,事先安排好的监察御史就会出面,揪着秦县丞的问题穷追猛打。

    总而言之,秦县丞并不知道他范弘道背后有张大小姐这个金大腿,范弘道就是要抓住这点给秦县丞挖坑,这才是扮猪吃虎打脸的绝妙套路。

    在大明朝体制中,监察御史虽然只有七品,但却是特殊的七品,手握纠劾监察大权,政治地位很高。而县丞在政治生态中地位就低得多,如果有监察御史盯上县丞,那这个县丞一般都讨不了好。

    只要打断了秦县丞这个爪牙,众商家自然也就暂时安全了。同时还可以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再有别人打算为虎作伥时,就不得不三思了。

    不过还要注意,穷追猛打的范围仅限于秦县丞,只弹劾秦县丞违规虐民,其余不会扩大化,也不必牵连到郑国舅,这也是一种斗争策略。

    而他范弘道会得到什么?一是自己的产业保住了,一成股份虽然不多但好歹是未来的生活保障;二是可以扬名立万。

    所谓扬名,就是说当今万历朝是眼球经济的时代,有了名气什么都好说。

    在朝官员上窜下跳刷名望,在野士子拉帮结伙刷名气,而他范弘道作为士林一份子,想出人头地就不能免俗,也需要名声啊!

    所谓立万,就是在崇文门外商业区这块地盘上树立威信,获得属于自己的政治土壤。别的不说,将来需要人力财力时,有人支持和没人支持绝对不一样的。

    范弘道早就想过,自己没有宗族,没有盟社,没有同门,一切资源只能靠自己去开发了。崇文门外是天下有数的商业繁盛地段,又位于京师大门,有钱有影响力,还是很值得插旗立杆子的。

    范弘道觉得,好人就该有好报,这,就是主持公道、伸张正义、行善积德的报酬!可是现在张大小姐不肯出手相助,范秀才上述一切设想就有变成空中楼阁的危机。

    走出杨家大门后,范弘道微微冷静下来,顿时又有点后悔。好不容易才抱上的金大腿,就这样闹翻了也怪可惜的。

    可是他又拉不下这张脸皮,回去低声下气的“破镜重圆”。

    最后范秀才咬了咬牙道,难不成少了张屠户,就得吃带毛猪不成?好吧,张大小姐确实是姓张的。范弘道表示,就是看不惯她这种冷血的样子。

    范弘道没走两步,却又见王传财王掌柜迎面匆匆走来,对范弘道说:“原来范先生到了杨家,叫我好一阵寻找!”

    原来今日各自散了后,王掌柜独自思量,越想越心惊肉跳。他知道范弘道是个胆大之人,又这样大张旗鼓的搞联名上书,只怕接下来会有冒险行动。

    想的多了,王掌柜不由得替范弘道担心起来,于是便坐不住了,匆匆的来找范弘道,打算劝范弘道别去冒险。

    “此事最坏不过是,杨老爷这处店面大不了不要了,我这个掌柜大不了也不当了,范先生你那一成股份大不了就扔了。可是如果你再把人折了进去,那未免就有些不值当了。”

    范弘道听得出来,这都是王掌柜关心的话,心里还是有些感动的。

    真是疾风知劲草啊,杨朝奉掂量着是否卖掉自己,张大小姐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只有王掌柜还为自己安危担忧。

    “危险不只是危险,其中藏着机遇。”范弘道仰望苍穹,貌似不着边的说:“人死留名,豹死留皮,大丈夫在世岂能苟活于世也!”

    回到如归客店,用过晚饭,范弘道点亮了油灯,正要读读书时,忽然有人在院子里叫自己名字。

    范弘道听着清脆声音耳熟,从窗户向外望去,原来是女扮男装的朱术芳,另有几名随从把住了院落门口。

    范弘道心里瞬间冒出两个疑问,她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她是为什么而来的?

    说实话,他与朱术芳有点“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感觉,大家很默契的着眼于将来远景,在目前还没熟稔到随意上门拜访的地步。

    朱术芳仿佛知道范弘道心里想什么,进屋后坐下,弹了弹身上灰尘,“今日到崇文门外,偶尔听说了你的事迹,便打听着过来了。”

    范弘道充满暗示和试探的答话道:“不想在下这点事情,居然也惊动了你,真是意想不到。”

    朱术芳没有理睬范鸿道的试探,直接问道:“需要我相助否?”

    范弘道确实意外了,这还是第一个主动要帮自己的。他不知该怎么表态,只静静的饮茶,没有说话。如果朱术芳真有心,会主动将来意说出来的。

    “如果我来帮你,秦县丞不在话下,就是郑国舅那里也能挡一挡。”朱术芳信心十足的说,“不过也不能白白辛苦,但凡被郑国舅看上的铺子,都要拿出两成股子感谢我。”

    范鸿道可以确定,朱术芳也是个有能量的女人,可是如果照她的提议去做,一边帮人解决问题,一边还要别人的产业当报酬,那自己肯定没有名声可刷,这项最大的好处就会失去。

    而且她还想要股份,这是打算插手崇文门外大街这块地盘么?范鸿道想到这里,产生了危机感。便拒绝道:“朱公子的好意心领了,可是恕难从命。”

    朱术芳很诧异,万万没想到范鸿道居然会不同意。下意识地问道:“为什么?”

    范鸿道“呵呵”的笑了,“第一,在这件事里,我不想成为你的傀儡,我范弘道就是范鸿道,不想被别人所主导。

    第二,你和郑国舅有什么区别?看来你也瞄上了这些地段的受益,现在我还不想让你插手进来。”

    他范弘道可以向张大小姐求助,因为张大小姐对其他事情不感兴趣,但他不想接受朱术芳的帮助,这无异于引狼入室。

    朱术芳终于意识到,只怕在范鸿道潜意识里,已经将崇文门外这片地方当成了自己的地盘,不愿另有强权进来分地盘。

    “狂妄!”朱术芳想明白后么,忍不住评价道。她不明白,这范弘道明明就是一个小小的秀才,无权无势,为什么还敢想这种事情!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