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十五章 关门危机(下)

    对别人在嘴皮子上的挑衅,范弘道向来不惧,当即回应道:“岂不闻天下人管天下事?这样的道理,你这种横行惯了的贱役想必是不懂的。”

    这黑壮衙役心中窃喜,他以为是自己激将计得逞。来之前秦县丞就吩咐过,如果遇到范弘道,就尽可能让范弘道牵扯进来,如今看来是能够完成上司指示了。

    其实他不明白,范弘道刚在这家店铺得了点股份,谁要阻碍范弘道赚分红,范弘道就会跟谁急。

    于是黑壮衙役霸气侧漏的指着范弘道说:“你要管,便管!”这很有某历史名人“你要战,便战”的范儿。

    范弘道嘲弄道:“这半天你没用的废话太多了,到现在也不敢划下个道道来听么?”

    黑壮衙役得意洋洋的说:“郑家国舅需要地方开店做买卖,你们有胆量就拦着!”

    郑家国舅?范弘道听到这里,顿时就知道指的是那边了。

    当今后宫最得宠的女人是郑贵妃——在历史上这也是很有名的女人,朝野传言天子有意改立郑贵妃所生皇子为太子,而郑贵妃的兄弟自然也就尊称一声国舅了。

    在这个经济繁盛、人人逐利的时代,皇亲国戚做生意赚钱并不稀奇,强取豪夺的事情也屡有耳闻。只是范弘道没想到,自己今天就遇上了。

    从四周赶过来围观看热闹的人数不少,本来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但此刻突然短暂失声。众人齐齐想道,杨家这是遇上大麻烦了!

    对他们这种没什么大背景的商人而言,最渴望的就是大家都讲规矩,最恐惧的就是遇到不讲规矩的权贵。衙役肯定算不上权贵,可是宠妃国舅绝对称得上权贵。

    其实京城权贵也有不同类型,京官吃相上相对比较好看,一般也不会太过于贪婪,欺压百姓的事情也较少;

    同时文官内部派系林立,互相纠劾猛烈,在京城这一亩三分地上,官员做事都比较有顾忌,不会肆无忌惮的给别人把柄。

    但勋贵国戚太监这种类型的权贵,就实在令望而生畏。他们或许在庙堂政治中没什么话语权,但欺压普通百姓是绰绰有余了。

    最头疼的就是,他们没有政治追求为约束,可以完全不要脸不要名声的强取豪夺。又因为具有身份上的特权,只要天子不管,几乎就没人能彻底管得住他们胡作非为。

    不言自明,郑家国舅就是后面这种类型的权贵了,所以围观众人才会替杨家担忧。

    绸缎铺大掌柜王传财王掌柜更是脸色大变,如果此事处理不好很可能就是灭顶之灾,杨家这种普通商人与国舅爷根本没有可比性。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远远超过他这掌柜职权范围了。王掌柜勉强让自己镇静下来,对黑壮衙役道:“店面房舍大事,必须要东家做主,而眼下东家又不在店中,还望宽限一二。”

    黑壮衙役点头道:“也没什么可想的,我看你们也就两条路,一是利落的搬走,将屋舍院落都让出来。二是干脆将整个店铺盘卖给国舅爷!今天只是传个话,明天我再来听消息!”

    暂时打发走了来收房的衙役,王掌柜恍惚失神的站在柜台边上,暗暗哀叹自家命运为何如此多艰。

    他才刚当上梦寐以求的大店铺大掌柜,没两日功夫又遇到这种要直接掀桌子的灾难,老天爷瞎了眼吗!

    范弘道也没与王掌柜说话,皱着眉头仔细沉思。

    又过了一会儿,东家杨朝奉匆匆赶过来,王掌柜打起精神,将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讲给杨朝奉。

    杨朝奉在崇文门外做了二三十年买卖,也算见识过不少风浪,不像王掌柜这般惊惶。立刻就拿出了应对措施:“先速速请人去县衙打听内情,然后再说!”

    白天就这样过去,到了夜间时,杨家各店铺掌柜都被叫到杨家宅子进行会商,此时杨家前厅灯火通明,气氛紧张。虽然只是绸缎铺的事情,但需要众人群策群力。

    当王传财王掌柜赶到时,却发现自己的前任李掌柜也在,顿时心里生出点阴影——按道理说,李掌柜已经被杨家撤掉了掌柜职位,今晚没资格出现。

    杨朝奉没心情再说什么暖场话,眼看人到齐了,直接开口道:“已经从县衙里打听到一些内情,国舅爷之事是真的,并非是衙役故意吓唬人。”

    王掌柜原先还抱有一丝幻想,想着也许是衙役为了敲诈店铺,故意捏造国舅爷这种借口,现在这最后的幻想也破灭了。

    又听杨朝奉继续说:“那郑国舅想开店经商,需要在崇文门外寻找地方,尤其是想要好地方。于是国舅便找到大兴县衙,请县衙出面帮着收拢一些官产房屋。

    而王知县为人清高,并不理睬郑国舅这无理请求,但秦县丞为了交结国舅爷,又将此事揽下了。然后今天到绸缎铺里来传话的衙役,就是秦县丞派来的。”

    在座能当掌柜的,肯定都是心细之人,当即有别家掌柜觉察到关键地方,疑惑的问道:“听这意思,不是国舅爷找上门肇事,而是秦县丞故意整治我们?”

    这两者之间,有着本质区别。敌方究竟是国舅爷,还是秦县丞,那可是天差地别的,一个是九死无生,一个是还能挣扎求存。

    王掌柜也早想到这点,但是他不敢问出来,因为他最清楚这里面的情况。

    这个时候,前绸缎铺掌柜、也就是王掌柜的前任李掌柜冷笑一声,“还能是什么缘故?不就是因为范弘道么?不然秦县丞为什么要针对杨老爷?

    我早看出了,这人就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祸端!偏偏有人却把他当成宝,可笑可笑!”

    众人沉默下来,这种事不好细说,容易得罪人,也容易得罪东家,只有已经被撤职的李掌柜才敢肆无忌惮。

    而且如果真是这样,完全由于私人恩怨因素带来的问题,别人就给不了什么建议了。只能让东家杨朝奉自己掂量与范弘道的关系,考量其中利益得失,然后作出决定。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