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十章 女人的事业

    杨朝奉真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人了,在这里竟然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感到没什么意思便要离开。

    但在走之前,杨朝奉仍抱着一线希望对范弘道说:“勿忘初心!”

    范弘道回答说:“请组织放心!”杨朝奉不明觉厉的走了。

    此时内里酒席备好,范弘道又被邀请进去。穿过回廊,来到一处两丈方圆的阁间,正适合两三个人坐而对饮。

    范弘道抬眼却见赵笙鸾偎依在榻沿上,弥漫着慵懒自适的气息,不像刚才那样殷勤的卖弄风情。不知怎的,范弘道反而觉得这样更率真一点。

    “你这个人,也是个奇人,不同于寻常。”赵姑娘招呼道,“奴家刚才终于想明白,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你想明白什么?”范弘道便问道。

    赵三姐儿的红菱样嘴角泛起诡异的笑容,故作神秘的说:“你是不是,喜好男风?”

    听到“男风”两个字,素来镇静的范弘道感到脑袋一下子炸了,甚至出现了短暂的懵逼状态,这是怎么一回事?

    醒过神来,范弘道立刻否认道:“赵姑娘你想多了!在下没有这种嗜好,乃是正常男儿!”

    赵姑娘浑然没将范弘道的否认放在心上,“不承认就算了,想来你也不愿轻易承认。奴家不会随便对别人说的,范公子大可放心。”

    “什么承认不承认的!”范弘道有点气急败坏的说:“你怎么会这样想!”

    赵三姐儿答道:“刚才看你的模样,也只能如此解释了,不然有哪个男人会如此无动于衷?不是公公就是兔儿爷。”

    范弘道不得不叹服,女文青的脑补能力果然逆天啊。自己不就是理智了一点么?不就是惦记着正事没那么急色么?不就是喜欢大谈特谈的讲道理么?

    他想了想,便咬牙道:“赵姑娘真误会了,在下绝非如此!若不相信,今晚在下就留宿在此!”

    有人钻了牛角尖,这种问题说是说不清的,就让事实来证明吧!

    “呵呵呵呵。”赵笙鸾很无所谓的说:“反正今晚也没有别的客人,你就陪奴家喝几杯,又不会让你少块肉。”

    范弘道在赵三姐儿的对面坐下,心里暗暗苦笑,实在没想到今晚还会被这样误会。毕竟自己是穿越者,可能有些时候行为确实显得奇怪。

    自己将今晚的事情当成了工作谈判,将赵姑娘当成了谈判对象,淡化了她的“美人”属性,却不料被她如此误会,自己果然不擅长揣测女人啊。

    先不管了,赶紧完成任务要紧!

    范弘道打定了主意,主动开口道:“方才在下还有些话没说完。古人云,以色事人,色衰而爱弛。正所谓红颜易老,虽然如今李大人对你尚好,有可能将你纳入妾室。

    可是将来永远有比你更年轻的美人出现,谁能保证李大人对你依旧爱宠?到了那时,你有信心能维持恩爱不绝否?”

    赵笙鸾随口回道:“那你说如何是好?”这个时候,赵姑娘抱着和“姐妹”聊天的心思与范弘道闲扯。

    范弘道加强了语气,斩钉截铁的说:“所以你要做些事情,一些别人无可取代的事情!这样李大人或许就离不开你了。”

    “做什么?”赵笙鸾流露出几分好奇,难不成范弘道不是扯淡,是真有什么想法?

    范弘道今晚折腾半天,终于等到了关键时刻。“李大人如今圣眷正深,想必有很多人想找他有所请托。但李大人同时又风头太盛,众所瞩目,一举一动只怕都会被有心人盯着。

    因而别人登门拜访李大人,太容易招致注意,当然是十分不便!这里面就有你发挥用处的机会!

    但凡别人对李大人有所求,就可以告知你,然后由你代为转托,这样既方便别人,又不落人口实,岂不两便?”

    范弘道这个想法,就是让赵笙鸾依仗李植的势力和信任,充当一个掮客式的代理人。换句话说,就是替李植收礼办事,最大的好处就是李植本人可以避开风险。

    这个想法可行性还是很高的,范弘道上辈子记忆里很多落马官员案件都能证实其可行性。

    除非李植根本没这个需求,既不结党营私,又不中饱私囊。但范弘道觉得这种虚华小人不可能是这样的人,所以就有收礼的需求。

    怕赵笙鸾不肯,范弘道再次劝道:“只要你做成了,就是李大人的贤内助。无论李大人心思如何变幻,想必你在李大人身边的地位也能始终稳如泰山,不会随着色衰而失宠。所以说,女人想要自强自立,就要有自己的事业!”

    赵笙鸾真动了心,她不是没有危机感,就像范弘道说的,这样下去很难有好归宿。只是在没有解决办法的情况下,只能选择忘记这种危机感。

    如今范弘道指出了一条明路,怎能让她不动心?于是她主动询问道:“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奴家不知道怎么做。”

    眼看目标就要顺利达成,范弘道心中暗喜,连忙说:“举个例子,杨员外如今就有求于李大人,赵姑娘可否帮忙?杨员外那里,必有重谢。”

    赵笙鸾忍不住笑了,“还真是不习惯如此。若有别人来了,只怕奴家又不知道该怎么对答。”

    此时老鸨子来了,在门口重重咳嗽一声,对着赵笙鸾说:“又有个年轻公子来了,指名要找三姐儿。可是三姐儿你今晚有恩客,老身便要婉拒了他。

    可是他实在出手大方,先打赏了十两银子,又说有些事情要请三姐儿相助。所以只想见见三姐儿,见完说完就走。”

    这话既是说给赵笙鸾听的,也是说给范弘道听的,十分强调了来者出手大方。

    其实老鸨子的潜台词就是想让赵笙鸾抽身去应付一下那个土豪公子,毕竟这土豪出手豪阔,到手的钱不赚白不赚。

    范弘道拍案道:“真是巧了,居然又有人来求到赵姑娘!那就让在下就替赵姑娘对答,算是给赵姑娘演示一遍,也好叫赵姑娘心中有数。”

    见如此善解人意,赵笙鸾感激的说:“如此甚好,奴家也看看先生是如何纵横捭阖,仔细学习一二。”

    于是范弘道和赵笙鸾一起出了阁间,望前厅而去。小厮打开帘子,范弘道一马当先,先行走了进来。

    客座上确实端坐着一位年轻贵公子,听到响动后侧头看过来,猛然瞧见范弘道,惊讶失声道:“是你?”

    范弘道凝目端详,亦是吃了一惊!原来这土豪不是别人,正是在县衙见到的那位喜好女扮男装的贵族骄女。不承想,她今天居然穿着男装,跑到这里来了。

    不知为何,范弘道有点尴尬,不知该如何去招呼。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