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十九章 当局者迷

    范弘道这句话说出来,登时各有所思,他的本意是让杨朝奉赶紧走人,别再打岔捣乱。

    但杨朝奉简直要怀疑范弘道别有所图,对他拜托的事情根本没上心,刚才“顶撞”赵姑娘只是欲擒故纵而已。

    而赵三姐儿觉得范弘道终于开窍了,刚才这范公子表现的像是个道学先生似的,到底是寻花问柳来了还是教自己做人来了?

    酒席尚需要一些时间准备,故而范弘道与赵三姐儿仍要在前堂喝茶等候。杨朝奉也不大甘心这样离去,同时也不放心范弘道,仍然留在这里。

    见金主还赖着不走,范弘道也没法硬行赶人,只能递给杨朝奉一个警告的眼神,让杨朝奉老实点不要插嘴。

    赵三姐儿对某才子抛了个媚眼,笑嘻嘻说:“范公子不必担心银两问题,用诗词代偿都是可以的,只要奴家高兴了都好说。”

    范弘道重新捡起了刚才的话题,一本正经的与赵笙鸾分析说:“李植李大人近年来靠着议论飚发,在朝堂脱颖而出,屡屡站在风口浪尖上,称得上是风云人物!

    所以有无数人在盯着他,他的一举一动都会有人注意,有些事情,本来算是可大可小的。但是在这种状况下,纳娼为妾之事是多大的把柄?将会引起多大的风波?

    正因为实在无法预料,所以李大人才会迟迟不动。所以在下才说,李大人越飞黄腾达,想收赵姑娘就越困难!这是客观事实,并不是贬低李大人忘旧!”

    赵笙鸾轻轻“哦”了一声,接受了范弘道的解释,然后似笑非笑的说:“奴家明白了,也多谢范先生关心。”

    赵姑娘这意思,分明就是不想在谈这个话题了,但范弘道装作没听出来,还在继续强调:“但出现这种状况,赵姑娘你的处境就尴尬了!

    要知道,李大人岁数不算太老,圣恩也算稳固,就是退一万步,至少也能当红几年,而赵姑娘你能耽误得起么?

    现在你正当盛年,几年后呢?如果到那时,李大人依旧肯收留你还好,还能称得上守的云开见月明,皆大欢喜了。但若出现变数,赵姑娘你又当如何自处?”

    见范弘道还在这个话题上面反复纠缠,赵三姐儿不免有点赌气,“一定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奴家就不会看别人么?范公子你也不比李大人差啊。”

    “没这么简单。”范弘道很认真的分析说:“人人都知道李大人对你属意,别人一般不会招惹他,又有谁敢来收了你?

    所以在这些年里,你连选择别人的机会都没有多少,只能等待最后的赌博结局。每每想到这里,在下就觉得甚为可怜!”

    赵三姐儿站了起来,蹙起眉头都快哭了,没精打采的说:“范公子少待,奴家去去就来。”

    怎么又走了?范弘道莫名其妙,难道她不该是被自己的缜密分析所折服,然后纳头便拜,恳请自己出主意吗?

    当红的姑娘暂时退了下去,老鸨子就凑了上来陪着说话,总不能叫客人闲着,这也是待客之道。

    只听这老鸨子絮絮叨叨的说:“我家三姑娘对范公子你有意思,施展了很多小手段给你。例如刚才我家姑娘叫你一声小冤家,你无动于衷;

    我家姑娘又撒撒娇,找你求诗,你胡乱应付;后来我家姑娘要与你谈论情爱,你却屡屡扯起别的男人。

    最后我家姑娘主动邀请你酒席,你还没完没了的不解风情。老身还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客人,你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啊?范弘道回忆起来,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自己刚才沉浸于滔滔雄辩和逻辑分析中不能自拔,根本没意识到美人的细腻心思。

    也难怪赵姑娘气呼呼的离开了,敢情是自己对她施展的勾人小手段不敏感,毫无回应和互动的缘故,让姑娘产生了挫败感。

    当然他不会承认是自己不解风情,那样太没面子,只装楞充傻的反问道:“这有什么不对么?”

    “我家姑娘不敢说天姿国色,但也是花容玉貌。凡是进了这个门的,没有不是冲着我家姑娘美色来的,只是我家姑娘挑剔客人,并非谁都接待。眼下老身就想问一句,范公子到底是为什么来的?”

    范弘道露出暖人的笑容,做温润如玉状:“在下想着与赵姑娘谈谈人生,再谈谈理想,正所谓坐而论道也。”

    呃,惯是能说会道、八面玲珑的老鸨子此时也卡壳了,几乎脱口而出一句“你没毛病吧”?跑到这儿谈人生谈理想,吃多了还是喝多了?

    范弘道继续说:“怎么?在下刚才那些话,说的不对?赵姑娘如今面临的状况,当真没有忧患?将那李大人视为终身归宿,就真的万事无忧?”

    老鸨子回过神来,猛然拍了拍大腿,“哎哟,范公子真是老实君子,但是就算明知道这样,又能如何呢?我们做这行的,谁不明白这些道理,早就习惯了而已。

    古人也说过,今朝有酒今朝醉,今天就不要想明天的日子,先抓住今天的快乐才是。再说到这里的客人也都是来寻欢作乐的,又何必将自己的忧愁带给客人?

    说一千道一万,人生有些事情是无解的,最终只能听天由命,还是先把这些忧愁忘掉好了。所以范公子你屡屡提起这些,与伤口上撒盐无异。”

    范弘道紧接着又说:“如果在下能解决赵姑娘这个困境呢?”

    老鸨子纵横欢场数十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可是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范弘道这种人,偏偏生得好皮囊,简直浪费资源。

    忍不住叹口气,拍了拍范弘道,敦敦教导说:“小兄弟,你只靠脸就可以了,就算是逢场作戏,若能将她哄得高兴,她自然都肯依你的。

    可你偏偏舍近求远,滔滔不绝长篇大论的,我们又不是朝堂上那些老头子,谁耐烦听这些。在我们这种地方,不是这么玩的。”

    当局者迷,范弘道愣住了,好像是这个道理啊,赵姑娘并不是申府上那些老于世故的政客。

    当然了,心高气傲、极要脸面的范大秀才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失误的,他伸出手指头转了一圈,牢牢的指向杨朝奉。

    然后又对老鸨子说:“其实都怪他!他别有用心在这里盯着,在下顾忌到他,实在放不开!心中无可奈何,不免辜负了赵姑娘美意!”

    我靠!杨朝奉愕然,险些上去揪住范弘道质问一番。刚才他插了几句嘴,范弘道嫌他带坏节奏,现在他沉默是金,还让他背锅?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