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十四章 背后的议论

    话说在如归客店,王掌柜送走了杨大少爷后,愁眉不展,靠在柜台上唉声叹气,连进出的客人都顾不上招呼了。

    王掌柜知道,范秀才应该还会回来的,他的长剑还在自己这里存着,但真要按照杨大少爷的命令,强行驱逐范弘道走人?

    一来王掌柜不是这样能逞凶耍狠的角色,在他身上优柔寡断多于狠绝果断。二来王掌柜也算熟悉范弘道,很清楚范弘道绝对不是老实束手的人,谁知道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忽然小伙计猛然推了王掌柜几下,急急的说:“东家来了!”

    王掌柜抬头向门口看去,果然望见杨朝奉进了客店大堂。忍不住嘀咕几句,今天是什么日子?少东家刚走,老东家也又亲自来了?

    前文说过,如归客店在杨家地位不高,比不了绸缎铺和南北杂货铺,杨朝奉很少往这边走,只是每个月过来对两次账而已。

    “范弘道回来了么?”杨朝奉没心思和王掌柜寒暄,当头就问道。对这个问话,王掌柜不知怎的,有种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感觉。

    意料之外因为,杨朝奉都已经辞退范弘道了,还来找他干什么?莫非范弘道又犯了什么事情?情理之中是因为,若非这个缘故,东家今天怎么会有闲心来如归客店?

    “尚未在此,并没回来。”王掌柜如实答道。杨朝奉想了想,便吩咐道:“上壶茶!我亲自在这里等他回来!”

    于是杨朝奉就在如归客店大堂落了座,可惜一直等到天黑,也没有等来范弘道。杨朝奉见这样等也不是办法,就要起身回府。

    走之前,他对王掌柜下了命令:“若范弘道回来了,好吃好喝招待着,不要收钱了,一定要留住他!”

    王掌柜有点懵了,老东家居然指示要善待范弘道并留住人,与之前杨大少爷的命令截然相反。这对父子到底搞什么鬼,一个说东,一个说西,特意联手戏弄他王掌柜吗?

    杨朝奉看王掌柜神态有些不对头,又问:“有什么问题?”

    王掌柜便将杨大少爷的事情说了,杨朝奉登时又气得心肝疼,怒喝道:“到底他是东家,还是我是东家?”

    “当然依东家你的吩咐!”王掌柜立刻表明立场,这时候绝不能含糊!

    却说在内城里,范弘道并不是不想回来,他在申府丢下一个惊天大预言之后,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一更天过半了。

    你懂得,此时城门早就落锁。与前天一样,范鸿道又无可奈何的滞留在内城,当然不能赶回如归客店。

    其实他真心不想在内城过夜,如归客店房间是已经花了钱的,在内城过夜又要多花一份钱,简直太浪费了。如果回回出来办事是这样,只怕没几天他就要再次破产。

    最后范弘道胡乱找了个客店住宿,一夜无话。

    范弘道今晚行事到此为止,但是别人对他的议论却仍未终结。范弘道的人虽然走了,但申府众人的话题还是他。

    不得不说,对范弘道而言,给别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目的是达到了,包括申首辅在内的大人们,从来没见过这么有个性的年轻人。

    范弘道今晚确实足够闪亮,让别人完全摸不清楚,这种闪亮到底是亮瞎眼的“杀马特”,还是闪耀夺目的“时尚前沿”。

    乙号瘦小大人摇头晃脑的将“百无一用是书生”吟哦几句,品评道:“诗算是佳品,信口拈来尤其难得。其中饱含愤激不平、怀才不遇之气啊。”

    甲号黑胖大人冷哼道:“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好像已经是秀才了,还奢求什么?想感慨怀才不遇未免太早了吧,矫情做作!”

    “依诸君看来,他到底有才还是没有才?” 乙号瘦小大人被反驳后,也不气恼,笑眯眯的对众人问道。

    片刻后才有人答道:“不好说,不好说,看不透。”

    然后他又向主座的申首辅问道:“此子能进得了申翁府上,到底是凭何而来?所为何求?”

    申时行晃了晃手中书信,“此人手持故人书信一封,这故人在信中请托老夫,替他谋些官差属员的事情做。”

    众人“哦”了一声,这倒是不稀奇。

    话说京师乃朝廷所在地,天下政务总要中枢之地,官员多事情多,各种公差也多。当官员出外办公差时,总不能当光杆司令,需要配备书办之类的属员。

    比如某官员充当钦差去向某王府宣旨,场面上就不能太弱了,不然朝廷威仪何在?就得弄一批人当随员,有文有武,以壮观瞻。

    有些时候,可以从各衙门抽调吏员充当随员,但很多时候抽不出人手,就要征来一些读书人担当。

    “呵呵,这个故人情面不小,这样芝麻大的事情居然也好意思来请托阁老。”黑胖大人忍不住吐槽道:“不知阁老将如何安排?”

    “故人请托,自当尽心,回头寻个公差举荐过去就是。”申时行滴水不漏的答道。

    这个回答在黑胖大人意料之中,便继续说:“下官听说了一件事情,郜永春前辈即将起复并巡理山西盐政,怎奈属下缺员,无人愿去随从。他最近正为此犯愁,我看这范秀才使得。”

    在旁边装孝子的申大公子忍不住抬起头,差点就给黑胖叔叔竖起个大拇指,高,这手腕实在是高!

    话说这郜永春乃是嘉靖年间的老进士了,也是个刚正不阿的人物。当年他做过监察御史,巡按山西的时候,直接弹劾说“势要横行,盐法败坏”,矛头直指山西大族王、张两家。

    这张家出了个大人物叫张四维,当时张四维当时又有张居正罩着,在加上其人治政主张与内阁不同,于是郜永春几乎把内阁大佬都得罪了。

    最后郜永春一怒之下辞官回乡,至今隐居十余年。前不久,忽然郜永春忽然得到起复,官复原职为监察御史,据说要外派为山西巡盐御史。

    这是个很微妙的任命,能让人琢磨出无数种味道。山西产盐集中在南部,张四维所在的蒲州就是晋南大城,而张家发家也跟盐政有关。

    让当年与张四维闹矛盾的郜永春重新当巡盐御史,简直意味深长啊。有时候连申大公子也不免会很腹黑的想,这个任命背后是不是有父亲的手脚?

    旁边有别人议论道:“此人年轻气盛,无任事经验,行不行?”

    “至少他有胆量,不怕张四维,总比那些不敢去的人要好!我看好他!”黑胖大人义正词严的说。

    众人齐齐无语,范秀才确实有胆量,敢公开咒骂张四维去死的人也就这一个了。然后你就推荐范秀才到张四维的老根据地办差?

    甲号黑胖大人又道:“他不是怀才不遇么?咱们就给他一个发挥才干的机会,不要埋没了沙中明珠!”

    听到黑胖叔叔如此力荐范弘道当山西巡盐御史随员,申大公子顿时觉得自己在官场上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ps:正在剧烈的整理思路,爆发补更新很快就有,请大家放心!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