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四十一章 想骂就骂

    不只是申用懋申大公子盯着范弘道,他的父亲、当朝首辅申时行此刻也在观察眼前这陌生的年轻人。

    申用懋又将范弘道引到此处,当然是得到了申首辅的同意,不然申用懋也没这个胆量。

    当朝首辅申时行是一个性格温和、宽厚,不喜欢与人争辩的人,他为人处事讲究中庸之道,堪称八面玲珑,有时候甚至还有点老好人的感觉。

    但这不代表他心中没有政治立场,他受张居正知遇,至今仍对张居正仍抱有感激,也不认为张居正变法是罪过。

    只是当前大环境不允许他张扬内心真实观点,也阻止不了皇帝对张居正的清算。

    大多数时候他只能缄默的做一个旁观者,同时私底下尽可能回护张家人。张家小姐藏身在杨家,知情人很少,申时行就是其中一个。

    今天张家小姐派了个书生来送书信,申时行便让自家儿子出面接见一下,那时候申时行并没有见范弘道的想法。

    刚才申用懋见过范弘道,又把范弘道的“奇葩”言行向父亲汇报过后,让申首辅很是有些皱眉头。

    其实申首辅并没有对范弘道声称可以“解决张四维起复问题”报什么期望,只当是小人物无知无畏胡言乱语。

    他之所以让儿子将范弘道带过来,主要原因是出于对张家小姐的担忧。

    有这样一个看起来夸夸其谈的年轻人在张家小姐身边,若还取得张家小姐的信任,怎能不令人忧虑?

    所以申时行本打算亲自告诫或者教训一下范弘道,尽到对张家小姐的爱护心意。

    当范弘道进来后,申首辅并没有给范弘道任何脸面,故意将范弘道晾在了角落里,先让浮躁的年轻人冷一冷再说。

    但是申首辅未曾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如此不甘寂寞,主动跳出来群嘲众人,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自己身上。

    然后更奇特的是,这看起来狂妄自大的年轻人,竟然几句话就点明了要害,提出了破解难题的思路。

    若再让申时行评价范弘道的话,四个字就是不同寻常。别人还在位范弘道化解问题而惊讶的时候,心思缜密的申首辅想得更深。

    从范弘道对外朝文臣和宫中太监的议论来看,此人对其中脉络了解很深,对宫中和朝堂的事务极为熟悉。不然也不会另辟蹊径,提出“利用太监”这样的法子。

    但让申首辅疑惑的是,范弘道此人是个厮混于底层的不得志读书人,他是从哪来的见识?

    或者说,宫廷朝廷的一些情况细节,甚至包括天子的心态,底层民众哪里能弄清楚,而范弘道却能信手拈来的侃侃而谈。

    如果不是今天临时谈起“天子演武”的话题,又恰好让范弘道听到,申首辅甚至都要怀疑,是范弘道提前有了准备。

    难道真如他先前所说,张四维也不在话下?申时行不由得冒出了这个听起来极其荒谬的念头。

    申首辅越琢磨,越觉得有意思,不知道已经多少年没看到过这般有趣的年轻人了。

    解决了一个问题,虽然是一个外来不速之客出的主意,在座众人不太有面子,但毕竟还是解决了,堂中气氛又重新宽松起来。

    天色黑下来,仆役进进出出上了几道酒菜瓜果,这场小规模聚会就顺势变成了夜宴。

    申用懋上前装模作样的服侍,范弘道依旧站在原地,看着别人吃吃喝喝说说笑笑,除了无奈还是无奈。没延请他入座,他只能和刚才一样站着。

    江湖传闻,都说申首辅是待人宽厚的人啊,为什么还晾着自己啊!刚才申首辅明明对自己态度也不错,采纳了自己的主意还嘉许了两句,为什么还让自己罚站啊?

    范弘道有点饥肠辘辘,百无聊赖之际,只能将注意力重新放在旁听席间谈话上面了,借此将自己的注意力从食物上面引开。

    听来听去都是闲话,范弘道又想,刚才与申用懋会见时,故意用“张四维”刺激到了申用懋,然后才有了被引进到这里的机会。

    怎的在这里又不讨论“张四维”了?按道理说,既然自己被引了进来,那肯定对自己看法多多少少有点兴趣的。

    不过仔细想过后,范弘道也就理解了。在座的只怕都是朝中大臣,分寸感肯定都有,自己只是个突然出现的外人,有些机密的话不方便在自己面前说。

    方才谈论“天子演武”的话题,那是因为这个话题本身就是可以公开讨论的,无所谓机密不机密,被自己听去也无所谓。

    但关于前首辅张四维起复的话题就很敏感了,每一句话都有可能被有心人利用,没人会在陌生人面前毫无顾忌的议论。

    远在蒲州,就快回来的张四维像是低气压似的,盘旋在朝廷上空,让很多人闷住嗓门不想提及。

    对此穿越客范弘道再次“呵呵呵”,先知先觉的优越感又泛上心头。

    不知道是不是得到授意,酒过三巡后,有人在席间对范弘道问道:“听闻小兄弟对蒲州四维相公很了解?”

    然后别人纷纷竖起了耳朵,想听听这个嚣张的年轻人又有什么“高见”。

    “张四维就是个背信弃义、品行恶劣、首鼠两端、翻云覆雨、卑鄙无耻的小人!”范弘道一口气将自己暂时能想到的形容词都抛了出去,还在琢磨是不是再补充几个更狠的。

    瞬间堂中静寂了一下,随即就是一片哗然。

    正在父亲身边侍候、做孝子状的申用懋惊愕失神,险些打翻了酒壶。在这里他算是和范弘道接触最多的人,对范弘道的直观感受也最深。

    一开始他觉得范弘道是个奇葩,刚才他又觉得范弘道或许是个奇才。但是听了范弘道如此大骂张四维,他顿时又感到,范弘道简直就是个神人。

    就连他贵为阁老公子,也不敢公开如此恶毒的辱骂张四维。因为他父亲申时行未必能敌得住张四维,或者说非常有可能根据道义让出首辅位置。

    如果张四维重新做了首辅,范弘道这样不是自寻死路么!这张四维可不是以德报怨的谦谦君子,做事也挺狠的,今天的话传出去,范弘道就死定了!

    在这种状况下,还敢不计后果的大骂张四维,除了称一声神人还能说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