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五章 各有所思

    这就叫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范弘道面对蛮横的杨大少爷和爪牙杨福,气得狠狠喘了几口气,但也无计可施。

    范弘道又想起,明天张大小姐即将派自己去见见别人,或许是一个出人头地的机缘,堪称目前重中之重的事情,在此之前不要节外生枝为好。

    到目前为止,对面两人只是将行李物品扔了出来,尚未直接对自己动手,但难保一定不会动手。

    如果真的厮打起来,就算不输,但变得鼻青脸肿后,那明天怎么见人?张小姐又会怎么看待自己的鲁莽?

    所以范弘道暗暗咬牙,警告自己道“小不忍则乱大谋”,趁着没有动手之前,还是先战略性转进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先过了眼前这道坎再说!

    衡量得失之后,范弘道下定决心,便对杨大少爷放了几句狠话道:“君之惠,在下牢记五内,他日将拜君赐!”

    杨大少爷懵懂不明的对杨福问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此后范弘道连行李也不要了,任由自己的东西乱七八糟散落在地上,毫不留恋的转身就走。

    杨大少爷倒没有追打,对他而言,能够出一口气后再将范弘道驱逐出境,就算达到最大目的了。

    出现这种情况,范弘道今晚肯定不可能留宿在杨府了。他觉得,有必要告知张小姐自己去向,免得张大小姐找不到自己。

    想来想去,在杨家外面他熟知的地方也只有如归客店。于是范弘道对东侧院院首当值的仆役说:“在下今夜暂居于如归客店,亦是杨员外产业,烦请告知张小姐,不叫失了联络。”

    出了杨家大门,范弘道熟门熟路的穿街走巷来到如归客店,所幸不远,并不费力气。离开两日,如归客店没有丝毫变化,王掌柜正在大堂柜台上低头算账,

    范弘道站在柜台外面咳嗽一声,王掌柜抬起头来,瞧见是范弘道,笑道:“范先生有什么好事情,怎的有空来这里?你的剑还寄托在我这,莫非今日是来取剑的?”

    范弘道没好气的说:“我在杨家坐馆不过一二日,便被老爷辞退,被少爷驱赶出府,算不算好事情?”

    王掌柜登时惊愕无比,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连忙追问道:“范先生莫不是说笑?”

    范弘道认真的答道:“你看我像是说笑的模样么?”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王掌柜喃喃自语。他将范弘道送进杨家当西席先生,也是费了心思的,在东家面前也是拍了胸脯保证的,不想才两天时间,所有心思都打了水漂!

    从生意角度来看,这简直就是血本无归啊!不用想,肯定是范弘道目中无人骄横狂傲的缘故!

    王掌柜真是明白了什么叫性格决定命运!他忍不住有点气急败坏,“一定是你这脾气恼了人!我早说让你事收敛着点!”

    旁边靠在柜台上的小伙计忽然插嘴,“肯定是范先生高才绝顶,区区杨家容纳不下才是!”

    范弘道想不到,这小伙计居然还是自己的脑残崇拜者,在这种时候还能说出良心大实话。

    他便点了点小伙计道:“我很欣赏你,他日若遂青云志,我也叫你鸡犬升天,给我当个亲随如何?”

    “滚去烧水!”王掌柜对不分场合乱拍马屁的小伙计怒喝道,小伙计认清了谁是自己的老大,只能抱头鼠窜。

    范弘道又对王掌柜说:“在下是来投宿的,今晚就住在这里了。”

    王掌柜满脸怀疑的扫了范弘道身上几眼:“我记得你先前一文不名,现在有钱住店?”

    范弘道麻利的摸出碎银子,“啪”的拍在柜台上,财大气粗的说:“银子在这里,王掌柜还有把客人往外推的道理吗?”

    从范弘道毫不在意的神态,并且还有银子傍身的情况看,王掌柜总觉得另有隐情。他叹口气便安排范弘道住了进来,还是上次的房间。

    当夜范弘道闲着没事,一直在琢磨,明天到底会见到什么样的人?是朝中部院台垣的人物,亦或是翰苑清流京城名士?还是勋贵国戚富商大贾?

    杨家对他而言,已经是过去式了,若能交结上比杨家层次不知高多少的张大小姐,并解决生存问题,杨家这种普通商家就不够看了。

    同在此夜,杨朝奉杨老爷也在翻来覆去的琢磨,到底怎么从赵姑娘这里打开突破口?早晨分别时范弘道猜得不错,杨朝奉今天不回家,还真是去再找那赵姑娘了。

    此时杨朝奉正身处赵姑娘家里前厅,从下午到现在还是只有几口茶喝,由老鸨子陪着说说话,但赵姑娘却迟迟没出来见客。

    老鸨子也实在觉得过意不去了,对杨朝奉谢罪道:“我家姑娘实在不晓事,请杨员外稍等片刻,老身且进去教训她。”

    这一带妓家和那些半掩门的私娼不同,都是教坊司在编的乐籍,归教坊司管辖,而教坊司又是属于礼部管理的衙门。

    大明朝廷给各衙门的经费都是固定的,所以各衙门想存点小金库额外开销,都要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或者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其中礼部的小金库最大来源就是教坊司,而教坊司的钱,就是对乐籍人士征税。

    听着是不是很荒谬?号称六部中最清流的礼部,小金库居然都是来自教坊司的烟花女子和乐工。即便再不可思议,这也是存在的事实。

    所以在京城,官方东、西两院几条烟花胡同的买卖,是朝廷六部之一礼部罩着的,甚至还会有礼部官员轮流值班巡视。

    在这里,一般人还真闹不起事来,杨员外这种普通商人更只能受着,遇到服务态度不好的,下次不去了就是。

    当然杨朝奉别有所图,搭上赵姑娘背后的大红人李植,只能在这里守着。

    闲话不提,却说老鸨子进去后没过多久,赵姑娘就懒洋洋的走了出来,对杨员外道了个万福,解释道:“奴家正在凝神写字,不便半途而废,有劳员外久等了。”

    杨员外大度的“哈哈”一笑,“不知赵姑娘写的什么字?如此耗费心力和时间?”

    “最近听到一首流传佳作: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赵姑娘答道:“姐妹们人人叫好,不知杨员外听过没有?”

    其实杨朝奉没听过,范弘道也没跟他说详细说过诗词的事情,但他此时却附和着说:“听过听过,只是记不大清了。”

    赵姑娘当然看的出杨朝奉言不由衷,只是抱着陪聊念头随口道:“又听行家说,这只是半首,却不知作者在哪里。”

    杨朝奉虽然不想聊这个话题,但只能顺着口风问道:“这作者是谁?”

    赵姑娘蹙眉道:“好像是个自称金陵贫士范弘道的书生,奴家真想见见,此人究竟是何等样的风流才子。”

    我靠!座椅上仿佛装了一个炮仗,将杨朝奉炸了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