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四章 抄后路

    范弘道本来对自己的结论信心十足,穿越前在二十一世纪看过的网络小说,没有一千也有几百本,岂是白看的?

    张小姐停住了笑声,问道:“妾身倒是意外,无凭无据的居然也让范先生猜着了,妾身愿闻其详。”

    不得不说,张小姐这大家闺秀本该端方贤良,但被范弘道激发出了一点点腹黑属性。因为她感觉,范弘道实在不同常人,不“另辟蹊径”做就没法与范弘道正常互动。

    这又算是考题么?范弘道揣摩着张小姐的心思,侃侃而谈:“似张小姐这般人物,不愁吃穿用度,为何要寄居在毫不起眼的杨家?只能说明张小姐你有意藏身此地。

    可是张小姐为什么要藏在别人宅邸里?只能解释为,张小姐你是从家里逃出来的。又有什么原因能让正当妙龄的大小姐你离家?想来想去,也只能是婚事方面,没有其他理由。

    更何况权贵之家婚事多要门当户对,讲究家世联姻,你们张家不免也要如此。而张小姐你却对男方多有不满,不想答应却又别无他法,只好离家藏身!”

    张小姐不置可否,回应道:“也许是妾身家世败亡,不得已如此。”

    “不可能!”范弘道信心十足的说:“看你在此地吃穿用度,再看你能请动朝中大臣,轻易就让京县县衙放人,这岂是家世败亡的样子?

    只能说明你虽藏身此地,但仍有长辈故旧关照,这更佐证了你的状况只是暂时离家而已,所以那些人情还在!”

    张大小姐恍惚间都快被范弘道说服了,仿佛自己真的是逃婚离家之人似的。再回过神来,她除了服气还是服气,这范弘道的想象力实在过于发达了。

    不过不说,有这样强大的忽悠能力,还真是需要的人才。张小姐原本还有些纠结,可是眼看范弘道屡屡主动跳坑,真不好意思再拒绝了。

    另外通过对祖父张居正功过的议论,张大小姐对范弘道的政治观点还是能接受的,这是政治活动一个基本原则问题。正所谓道不相同不为谋,既然大家能有共识,那就好说。

    于是张小姐便意味深长的说:“你将来不要后悔就行。”

    范弘道以为,这是张大小姐提醒他站队的风险。但是他对此有心理准备,如果想有所发展,哪有不站队的,总比无队可站强。

    然后张小姐又说:“毕竟你我瓜田李下多有不便,还是让你名义上在杨家坐馆为好。待我与杨员外谈谈,让你继续留在杨家,你也不必大费周章再搬走了。”

    好吧,绕了一圈好像又回到原点,范弘道只能接受。之所以如此安排,也许是信任度还不够的缘故,对此范弘道可以理解。

    如果张大小姐此时就敢和自己推心置腹、无所不说,那才让人担心她的智商,范弘道就要考虑趁早另谋高就了。

    但有个问题这时候倒可以问问了,范弘道便开口道:“不知张小姐和杨家是什么关系?为何会在杨家落脚?”

    “其实之前与杨家素不相识,之所以寄居此地,是因为有人帮忙安排,对外就声称是远房亲戚。”张小姐答道。

    原来如此!范弘道不知怎的,想起杨朝奉声称过在光禄寺有关系,又试探道:“莫非是光禄寺那边的人?”

    张小姐想了想,便如实承认了:“是的。”

    范弘道顿时秒懂!杨朝奉发家就是靠着光禄寺那边某人的门路,那边如果安排什么事,杨朝奉当然只能接受了。

    而且杨朝奉确实地位不高,据范弘道观察,杨朝奉和他一样,根本不知道张大小姐的身份。纯粹就是被动接受安排,才让张大小姐寄居在自家。

    “那在下就先告辞了,静候佳音。”范弘道说。

    张小姐却又吩咐道:“今日时间不够了,明天你到这里来,取了书信,代为回访故友。”

    “回访谁?”范弘道立刻竖起耳朵。能被张大小姐称为故友的人,应该不是平常人,他心里非常非常想知道,但又要装作不在意的范儿,矛盾的快精分了。

    “明日再说。”张小姐依然保密。

    范弘道叹口气,只得先回到前庭西跨院,既然张大小姐发了话,看来应该不会走了。范弘道正琢磨明天自己可能会见到什么人时,忽然听到前方有响动。

    他抬起头来,登时勃然大怒!却见在自己房间门槛外头,行李箱笼开着盖子,直接扔在了土地上,书本等什物散落了一地。

    很显然,有人把他的东西从屋里像垃圾一样扔了出来!范弘道再向门口看去,映入眼帘的则是杨大少爷得意洋洋的脸,正抱胸瞧着自己。

    直接动手的人是杨福,先前名义上被派来侍候范弘道,但却言行无礼的那个仆役,此时杨福手里正拿着收纳衣服的包袱。

    撞见范弘道回来,杨福并没什么顾忌,仍然将包袱砸到了外面地上,随即包袱滚了几圈后,几件衣裤都散了出来。

    这状况再明白不过了,杨大少爷刚才在张小姐那里,受了范弘道的气,出来后就直接抄范弘道的后路了,用这种法子故意羞辱一下范弘道。

    一般人还真干不出这种没下限的事儿来,即便与吵两句嘴,也不会趁别人不在家时去砸东西,但杨大少爷显然不是一般人。

    “在这里,谁更有资格?你这穷措大听好了,立刻从我杨家滚蛋!”杨大少爷肆无忌惮的骂道。在这里没了张大小姐,他也就没有任何顾忌了。

    面对这种羞辱,范弘道心里噌噌的往外冒火,毕竟只是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喜怒不形于色的功夫还差点。

    如果只有杨大少爷一个人,讲理根本没用的状况下,范弘道肯定就冲上去动手了。但问题是旁边还有杨福这个仆役,范弘道没有一挑二的把握。

    刚才张大小姐承诺过,将会与杨朝奉谈一谈,但杨朝奉此时并不在家。在杨朝奉回家之前,只怕没人在杨家能拦得住杨大少爷秀下限。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