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二章 借机逼宫

    张大小姐听到仆役的禀报,也是非常头痛。她虽然打着杨家远亲的旗号寄居在杨家,其实与杨家非亲非故,只是因为别人的安排而已。

    杨家家主杨朝奉虽然不知道张小姐的身份,但是对她很尊重和客气,两边相处还算愉快。但杨家这个不成器的大少爷,就实在令张大小姐发愁了。

    在张小姐搬进来时,杨大少爷偶然瞥见一次她的容貌,就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八个字搬了出来。

    这杨大少爷样貌还算中上,偏偏自我感觉非常良好。之前张小姐已经明确表示过拒绝了,但杨大少爷仍然不肯放弃,像是狗皮膏药似的粘着不放。

    就拿今天来说,张大小姐吩咐过下人,本可以将杨大少爷拒之门外,但是杨大少爷就敢拉下脸皮在门外不停的喊叫。这样一来,张家也丢不起这人,只好将他放进来。

    若换成别人,并不是没法子,一顿乱棒打走就是,打不走就往半死打,但对杨大少爷却不能这样干。

    毕竟张小姐目前还是寄居在杨家,对杨家多有搅扰,况且与杨员外相处的还算不错,不看僧面看佛面,实在不好对杨大少爷动粗。

    如果真将杨大少爷打出个三长两短,张小姐只怕也没脸在杨家住下去了。想去再找个既低调又合适的地方住,不免又要大费周章,弄不好会引起别人注意。

    范弘道稍加思索,就明白了这是个什么情况,对竹帘内笑道:“张小姐若是为此苦恼,在下帮你他打发走?”

    闲话不提,却说杨大少爷故作潇洒的走进了院子,手里提着食盒,步伐轻快,脸上带着胜利者的微笑——最终他还是进来了。

    屡屡被拒绝也没什么关系,被人笑话也没关系,他完全不在乎!常言道,好女怕缠男,他凭借着地利之便,对张小姐死缠烂打到底,最后一定可以抱得美人归!

    又迈步进入花厅,杨大少爷立刻注意到已经久坐多时的范弘道,不免微微讶异,大概他也没想到还有别人在场。

    随即杨大少爷认出了范弘道是谁,然后他又扫了眼案几上的茶杯,据此能判断出,范弘道至少已经在这里呆了好一会儿了。

    得出这个结论后,杨大少爷心中的妒火顿时熊熊的烧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有年轻男人在张小姐这里逗留,而且这个男子比他杨大少爷更加英俊。

    刚才张小姐拒绝见自己,一定也是为了跟这个姓范的勾搭,所以才打算将他杨大少爷拒之门外。

    自从他杨大少爷认识了张小姐以来,还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优厚待遇,这姓范的又凭什么?

    杨大少爷甚至顾不上去搭讪张小姐了,想着先把范弘道赶走再说,便走到范弘道身前,语气不善的问道:“你怎的会在这里?”

    范弘道皱了皱眉头,这杨大少爷实在是太不成器了。昨天无论如何,是自己充当人质,才将杨大少爷从县衙班房换了出来。

    按理说,杨大少爷应该对自己存着感激之心才是,但从刚才这表现看,杨大少爷完全是不知好歹。

    想至此处,范弘道故意提醒了一句,答话说:“昨日在县衙匆匆一晤,大少爷别来无恙乎?”

    其中含义就是提醒杨大少爷回忆下昨天的事情,虽然当时范弘道对杨大少爷的观感也不太好。

    谁知杨大少爷毫不领情,很强硬的吩咐道:“现在你可以走了!”大概在他意识里,范弘道被他家聘用,和下人仆役也没差别。

    看到对方这种态度,范弘道不由得气极反笑,这杨大少爷就是个奇葩啊。反问道:“杨公子凭什么指使在下行事?”

    杨大少爷故作傲慢姿态,指点着范弘道说:“你别忘了,你是我杨家聘请的坐馆先生,我当然有资格指使你做什么!”

    其实杨大少爷说的也不完全是错,范弘道受聘于杨家,自然要受到杨家的约束。而杨大少爷是杨家的少主人,吩咐范弘道回避似乎也说得通。

    范弘道嘴角含着几丝嘲讽,反驳道:“在下已于今日早晨被杨老爷辞退。所以在下并不是你们杨家聘请的人了,杨公子更没资格指使在下。”

    什么?杨家大少爷对此也很意外,这个消息先前只有范弘道和杨朝奉两个人知道,别人无论谁听到了都要吃一惊。

    如果范弘道不再受聘于杨家,那从道义上当然不必再听从杨家大少爷的命令了。

    不过杨家大少爷看着逗留在张小姐面前的范弘道,感觉很碍眼,心中也已经将范弘道列为了必须驱逐的人,显然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虽然你已经与杨家没有关系,但是你现在所处之地还是我杨家的地方!我让你滚出去,也是理所当然吧?”杨大少爷很快找到了新的托词,冷笑着说。

    范弘道依旧气定神闲,“你说的不大准确,这里是张小姐的住处,此地主人自然是张家,你也能越殂代疱?”

    杨大少爷一时有些语塞,也意识到自己刚才情急之下说错话了。

    现在张大小姐就在竹帘后面坐着,他不敢当着张小姐的面说,这里他就是主人。他也知道,只要说出这种话,张大小姐只怕二话不说就会搬走。

    结果他只能含糊回应说:“张小姐总归借用了我杨家的地方,我自然比你有资格。”

    “废话不用多说了!即便是借用,张小姐也是这里的主人,这是无可置疑的事情!”范弘道忽然气势爆发出来,口气也变得凌厉起来。

    杨大少爷几乎要跳起来,叫道:“那与你又有何干!”

    范弘道喝道:“既然你口口声声拿资格来说话,那在下就告诉你,在下已经被张小姐所聘用,如今也算是张家门客,所以在此地比你更有资格!现在我要与主人家商议事情,还请你这个外人回避,不,是滚蛋!”

    竹帘里面张大小姐先是恍惚了一下,她什么时候答应聘用范弘道了?但随即就明白了,其实范弘道这是借机逼宫,逼她明确表态。

    敢情范弘道与杨大少爷这狗皮膏药兜了半天圈子,真实目的就是这个!

    张大小姐很讨厌这种被强迫做决定的感觉,银牙暗咬,这个混蛋倒是挺会抓机会!也好,这样就是他自己非要跳进坑来作死,以后万一被连累也满怨不了别人!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