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十九章 大小姐你误会了

    感慨一番,多想无益,范弘道义无反顾的进了杨家大门,进入西跨院分给自己那间小屋,开始收拾行礼。

    他的东西并不多,三下五除二就整理的差不多了。范弘道正想着用什么方式离开杨家时,外面忽然有女子叫道:“范先生在屋里么?我们张家小姐请先生过去。”

    范弘道没想到张大小姐会主动来请他,又是为什么?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一切事情都是有原因的。

    这两天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就两件,一件是去县衙转了一圈,另一件是被杨朝奉辞退,难道张大小姐为的是其中一件?

    先前范弘道确实对张小姐的身份很感兴趣,人都难免有好奇心。但是眼下他已经要离开杨家走人了,对与杨家有关的人物自然也就失去了兴趣。

    换句话说,就是爱咋地咋地。所以范弘道掀开帘子,对外面女子说:“在下正要离去,实在无暇相见,你还是请回吧!”

    这女子容貌只能算中上,看模样似乎是婢女。她听到范弘道直接拒绝,蹙了蹙眉头便又开口说:“听闻范先生乃当世高才,我家小姐说,务必请范先生过去。≮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当是高才?一顶不要钱的高帽子送了过来,虽然极大可能是为请人说的客套话,但虚荣心很强的范弘道偏偏就吃这套。

    既然对方说话如此有诚意,那见见就见见吧,反正也少不了一块肉,范弘道想道。

    随后范弘道跟着这婢女,向东穿过中庭一个角门,又继续穿过月门,进入了东边一处半独立的侧院。门口有人看到范弘道,就迅速小跑向里面通报去了,一切都很有章法规矩。

    院中一方池塘,临水建有小花厅。走在前头的婢女掀起门帘,范弘道进去后,发现里面又是一道竹帘,将屋内分成内外两部分。

    范弘道稍一思索就明白了,对方张大小姐是女流辈,于礼法上见陌生外人当然多有不便,用竹帘隔开也是应有之义。←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有人奉上茶水,又过片刻后,却见竹帘后面人影晃动,范弘道知道这是正主到了,然后就听到竹帘后面传来声音:“范先生昨日困于县衙,委实受苦了!”

    范弘道听了出来,确实就是前天张大小姐的声音,他与张大小姐唇枪舌剑辩了几个回合,印象还是很鲜明的。

    原来她找自己的由头是县衙的事情?可是范弘道仍然不明白的是,自己被陷害后并困于县衙的事情,与张大小姐有什么干系?还是说仅仅将此事当个开场的话头?

    此时的范弘道可不知道,他被陷害进县衙的事情,当然与张大小姐有干系,甚至主要干系都在张大小姐身上。

    昨晚京城城门关闭,内外消息不通,杨家宅子这边没人知道范弘道已经从县衙脱身了。

    而在今天大清早,张大小姐就吩咐杨老实拿了某位朝中大人的书信,急速前去大兴县县衙“救人”。

    按照张大小姐的想法,范弘道还困在县衙大牢里不能脱身,而县衙那边看到书信后,肯定会将范弘道放出来。

    然后天色将近中午的时候,活蹦乱跳的范弘道回到了杨家。此时张大小姐便产生了一个奇妙的误会,她以为是自己那封“书信”的作用。

    也就是说,她谋划的目的达到了,范弘道将会认为是她伸出援手相救,因而她在范弘道面前就以“救命恩人”自居了。

    在这种心态的驱动下,张小姐继续问道:“范先生昨日身陷囹囵,想必深有感怀,妾身倒是没有什么,但不知范先生今后有何打算?”

    范弘道从张大小姐的口气里,听出了一丝居高临下的味道,仿佛是上司向下级问话的感觉。

    或者又好像是一个长辈对小辈说:小范啊你这次从监狱出来,可要牢记教训重新做人,不要辜负大家对你的期望。

    但范弘道对此并没有太奇怪,他早看出来了,张大小姐必定出自大富大贵的名门人家。这样的大小姐说话时带点颐指气使的腔调是可以理解的,这不见得是故意无礼,只是她们的习惯性语气而已。

    可问题是,他范弘道与张大小姐向来无亲无故,在范弘道的认知里,好像县衙的事情和张大小姐也没什么关系,是杨老实把自己陷害进去了,最后又是自己随机应变逃脱牢笼。

    所以此时张大小姐却突然出面表示关心自己,有点强拉硬扯的,这画风未免太生硬了,若有旁观者在此,只怕也要产生若干尴尬癌。

    连范弘道这当事人都替张大小姐感到了一丝尴尬,她就没有点不好意思的情绪么?还是说她实在不通人情世故?

    想了想,范弘道决定帮大小姐截断这种尴尬的感觉,有意摆出冷淡的态度,开口答道:“多谢张小姐挂念,但在下区区一介寒儒,实在不劳大小姐记挂。”

    张小姐听到范弘道故意撇清自己,登时恼怒起来,此人怎的如此忘恩负义?她高声责问道:“这就是你的为人处世之道?太叫妾身失望了!”

    这句话里,高高在上的味道更加强烈,让范弘道万分诧异。

    前去请自己的时候,说话很客气,还捧了自己一句;刚才慰问从县衙脱身的自己,也能算是开场白应有之意,可是转眼间怎么就画风变得更剧烈了?

    此刻范弘道只感觉,他与张大小姐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有点鸡同鸭讲的样子。

    话不投机半句多,所以范弘道干脆闭口不言了,冷眼静观其变。而张大小姐以恩人自居,却不料范弘道根本不认账,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时间花厅里冷场了。

    就在此时,大小姐身边的婢女主动发话了,她气呼呼的指责范弘道说:“范先生!我家小姐敬重你才华,请朝中大人写了书信,并派人送去县衙,这才将你从县衙救了出来。

    这不说是救命之恩,至少也是一份恩义吧?你范弘道身为读圣贤书的人,不该不明事理,难道就是这样对待恩人的?”

    什么?朝中大人的书信?把自己救出来?这是什么鬼?范弘道听得一愣一愣的,难道自己又穿越到了另一个不同位面的世界?

    “你发什么愣?难道小婢说的不对?”那婢女气势汹汹的反问道。

    范弘道下意识将真相说了出来,“在下昨日确实身陷县衙,可是在下绞尽脑汁得以脱身,昨日傍晚就从县衙出来了。只是城门锁闭,不能出城回府,故而滞留到今日。”

    说到这里,心思灵巧的范弘道忽而恍然大悟,立刻将残酷的事实真相还原出来了:“在下明白了,原来症结在这里,问题就是张小姐你误会了什么!

    在下进入县衙后,其实是自行想方设法的脱身,而张小姐你却以为是你救出了在下。所以张小姐你才会居高临下对我说话,可是再下并没有被你帮忙,也没有受到你的恩义啊!”

    继刚才冷场之后,又再次冷场了,而且是时间更长的冷场,气氛更死寂的冷场。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