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十八章 小庙大佛

    杨朝奉没有继续询问自己儿子被扣押的细节问题,反正儿子已经从县衙被放出来了,而所谓换出儿子的范弘道也活蹦乱跳的在自己面前,所以没什么可着急的,等自己回到家里再问不迟。

    主要是杨朝奉此时没有太多兴致与范弘道说话了,有些问题他必须要先仔细想一想,想明白之前多说无益。

    当晚在客店各自住下,一夜无话。及到次日,范弘道在大堂等了杨朝奉出来,但却见东家脸上气色不佳,仿佛昨晚没有睡好。

    杨朝奉没有说话,却先递给范弘道一纸文书。范弘道接了过来,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

    杨朝奉又沉吟片刻,这才开口道:“我们杨家庙小,容纳不下先生这尊大佛,故而请先生另谋高就。先生可凭借手书,去家里账房支取二两银子,作为遣行之资。”

    解约?辞退?范弘道顿时懵住,这实在太突然了。他虽然感觉到杨朝奉可能对自己有看法了,但仍然惊愕非常。

    他堂堂范弘道居然会被辞退?这对心高气傲的范弘道而言,不啻于是重重一击,甚至还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

    算起来,他应聘到杨家当西席先生也不过才两天时间,基本上还没有履行什么职责就要被辞退?

    震惊的范弘道甚至忘了恼羞成怒以及反击,看着杨朝奉直发呆。

    杨朝奉虽然说了要辞退范弘道,但是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轻蔑和鄙夷,反而很诚恳的说:“我方才所言并非是托词,昨晚我辗转反侧,静思半夜,已经想明白了。

    虽然我与先生接触时日尚短,但可以看得出来,先生才华横溢,旷达通脱,倜傥负气,若托庇在权贵门下,不啻为豪杰名士。

    而我杨家不过中产之家,哪里容纳的下先生肆意挥洒?先生终究不是池中之物,为先生前程着想,还是要请先生另谋高就。”

    范弘道此时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他的心情很古怪。杨朝奉虽然说要辞退自己,但是这话却不难听,反而极力抬高自己,杨家配不上自己似的。≮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不得不说,这几句吹捧自己的话听起来,还是挺暗爽的。

    不过这算什么?欲擒故纵么?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么?还是近乎虚伪的圆滑处世?还说给二两银子,难道是充当自己营救杨家大少爷的谢礼?

    范弘道想弄清楚杨朝奉到底怎么想的,答话道:“杨员外言重了,在下哪有如此出色,确实心甘情愿在杨家效力。”

    杨朝奉又斟酌了片刻,“先生可比为珍宝,但非富贵人家不能持有。若杨家请了先生,便如三岁幼儿持金过闹市,反招祸端,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也!”

    听到这里,范弘道总算听明白了。杨朝奉这意思,大概就是说自己锋芒太露,为人处事太锐利。

    若应聘在权贵人家里,这或许还能称为一种高端格调,也有用武之地,即便产生一些附带后果,那些权贵也能罩得住。

    但在杨家这样为人处事,只会帮杨家到处树敌,比如秦县丞这种人。而杨朝奉觉得以自己的能力,承受不起后果,扛不住连带来的负作用。

    这种评价让范弘道产生了“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的感觉。在大多数时候,都是范弘道让别人产生这种感觉的,不想今天反了过来。

    范弘道不由得想道,杨员外倒是有点识人之明啊,不愧是能白手起家小有成就的商人,与自己才接触过两三次,就看出了自己的牛叉和不凡。

    对此他只能连连苦笑,无话可说,亦生不起气来。别人连连夸你厉害,还怎么生气?

    同时范弘道又意识到,杨朝奉昨晚没少思量,想问题想得很明白很透彻,并不是一时冲动的胡乱决定。

    还能再说什么?这年头可没有劳动保护法,聘用辞退都是一句话的事,没有任何法规和道德上的约束。

    考虑再三之后,范弘道放弃了劝杨朝奉改变主意的想法,准备接受现实了。

    首先,杨员外并没有冲动,而是深思熟虑之下的决定。在这种状况下,说服他改变主意的难度实在太大。

    其次,杨员外并没有轻蔑的贬低自己,也没有埋怨自己,反而给了自己一个很高的评价,叫范弘道很是情何以堪。难道要对杨员外说,自己其实没有那么好,可以留在杨家效力?

    第三,杨员外给付了二两银子作为“遣散费”,对范弘道才就职两日的履历而言,也算是仁至义尽的厚道了,是正所谓好聚好散。

    “也好,既然杨员外决意如此,在下也只能接受了。”范弘道洒脱的说,“我这就随员外返回杨家,收拾了行李就搬走。”

    杨朝奉却道:“我还要留在城中,故而不能与范先生同行了。先生可自行前去寒舍,拿着我的手书,一切无不妥当。”

    范弘道猜测,大概杨朝奉今天还会去找那个赵姑娘,继续他的商务攻关大业,不过已经与自己毫无关系了。

    “既然这样,在下就此作别,告辞了!”范弘道对着杨朝奉拱了拱手,干脆利落的先转身离开了客店,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他先走人了,而杨朝奉还在客店里,那昨晚的住宿费用就是杨朝奉一起结账,他还能省点银子。

    想到银子,范弘道又默默计算了一下。从朱术芳那里借来的十两扣掉昨晚花销,再从杨家领二两,大概自己又有了十一两多点的银子。

    最后范弘道计算的结果是,这些钱大概能在京师坚持两三个月,前提是自己不大手大脚。在此期间,为了今后生活有保障,还是要再找份体面差事为好。

    一路想着自己的未来,不知不觉出了崇文门,又走到杨家宅子大门外,这时候已经是上午时分了。

    范弘道轻轻叹了口气,昨天早晨才把行李搬进去并安顿好,今天上午就要重新打包再搬出来。前前后后正好是一日一夜,真是情何以堪!

    他还没来得及报复杨老实泄恨,还没弄清楚那位神秘的张大小姐到底是什么人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