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十四章 理性的存在(上)

    想了一会儿,范弘道也想不出什么报复杨老实出气的法子,只能暂且放下这桩心事,美其名曰等回到杨家时随机应变。

    然后他就面临着一个更现实的问题,今晚在哪里落脚?当然现在范弘道发愁的不再是没有选择,而是怎么选择的问题,因为他有钱了。

    手里这些银子的购买力到底是多少?作为一个穿越者,范弘道对银子这种货币单位还不太熟悉,不免思考了一下。

    那位贵女朱术芳“借”给他两锭小银元宝,一个五两,两个就是十两。先前还听说杨家大少爷昨日去的那稍有档次的风月场所,酒钱加美人夜资是二两银子。

    只不过杨大少爷付不了帐,导致丢人现眼,虽然脱了身,但事后说不定妓家要去杨家登门讨债。

    如果当时杨大少爷兜里有范弘道这两个银元宝,轻轻松松就能付账,也就不会丢那个人了。

    通过这种物价水平评估完自己的消费能力后,范弘道仰天长叹。

    今晚在哪里落脚,这既是一个现实问题,也是一个哲学问题,还涉及到若干人性心理学的领域。

    最后,头脑之理性战胜了心之感性,范弘道用绝对的理智做出了最冷静的决定。于是他出了酒楼后,果断就朝着京师有名的烟花圣地勾阑胡同而去。

    东院勾阑胡同位于崇文门内大街和灯市口的东侧,地方并不偏僻,很好辨别。日间范弘道还跟着杨老实走过这条道,只是在胡同口晃了晃没进去而已。

    虽然范弘道从未来到过东院这几条胡同,但他并不担心自己会变成没头苍蝇。他相信,一定会有掮客这种职业存在。

    比如胡同口大灯笼下面那卖瓜子的小厮,没见他吆喝自己的瓜子,一双眼睛却滴溜溜的不停扫描路过行人。所以范弘道敢断言,此人肯定不是一个单纯卖瓜子的。

    方才范弘道又用若干碎银子换了一把铜钱,此时就有了用处。上前先丢给瓜子小厮几个铜钱,然后便攀谈起来。

    瓜子小厮见这书生给钱给的痛快,于是答话答的也很痛快。

    “什么?阁下要找略红一些,但又不能太红的姑娘?也亏得你找到我打听,这其中分寸一般人可拿捏不住,非要小的我这种常年在此熟悉情况的不可!”

    “小的我仔细想了想,能琢磨出七八家来,去掉今晚肯定有客人的,所剩也不多了。不如让小的给你带路,不合心就换下一家。”

    范弘道想了想,点头答应,当然又掏了几个铜板出去。然后就深吸一口气,尾随着瓜子小厮朝胡同里面走去。

    这种烟花之地,果然比一般胡同街道不同,两边家家户户都是张灯结彩,照的街道亮如白昼。每家每户之前,都站着迎客的“忘八”,齐齐挂着标志性的笑容。

    瓜子小厮领着范弘道在其中一家大门前立定,对门口的忘八问道:“你家姑娘今夜有空么?我领了客人来!”

    那忘八便上前几步塞给瓜子小厮几文钱,同时回应道:“现今厅上只有一个客人喝茶,其他朋友进去看看不妨事。”

    同时又娴熟的奉承范弘道:“这位公子一表人才,我家姑娘肯定是愿意留下你的!”

    客人在厅上喝茶,多半还是跟老鸨子闲谈,表示此时还有没实质性的交易,并不会阻止其他客人进去。←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聚集客人多了,说明这家姑娘红火,说不定还能抬抬价。

    瓜子小厮对范弘道说:“小的就在这里等候,公子不妨进去看看,若不合意,小的再领去下一家。”

    范弘道无可不无不可,反正是来“观光”的,在哪都一样,于是就随着忘八进了院子。

    他张目四顾,却见这院落里花木萧疏,竟然比一般人家更加雅致整洁,倒像是文人隐居之所。范弘道不由得暗暗想道,听说大明朝风月场子很流行“家居式”氛围,果然名副其实。

    不知不觉间,来到前厅,带客的忘八打开门帘,延请范弘道入内。范弘道微微低头,穿过门户,又进了厅内。

    里面灯火通明,范弘道果然看见先有客人坐在了椅子上,正低头饮茶。此时那客人听到响动,也抬起头望了过来。

    两人四目交接,几乎同时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我靠!范弘道大吃一惊,这客人不是别人,却是新东家杨朝奉!对此他完全没有心理准备,谁能想到此时此地遇见东家!

    随即范弘道难得尴尬起来,这放在他身上是很少见的情绪。

    用二十一世纪的话说,东家就是老板。他范弘道今天刚去杨家报道,也就是才第一天上班,坐席未暖就现身花街柳巷,被老板抓个正着,老板心里会怎么评价?

    更要命的是,进了这家院子,就有很大概率会被误会为与老板选了同一家姑娘,还有比这更尴尬的么?

    苍天啊大地啊,如果上天再给范弘道一次机会,他绝对不进这家院子!

    最初的惊讶过后,杨朝奉脸色渐渐变得古怪起来,“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杨朝奉真的很奇怪,先前范弘道的确表现出了些狂性,但也不是极其不懂事的人,怎么会在今晚就按捺不住的夜不归宿并眠花宿柳?

    若没有什么合理的理由,那就真要看低这范弘道几分,并重新考虑西席人选了。

    而且范弘道先前不是身无分文么,今日自己这个家主不在家,范弘道应该还没领到第一笔月薪,哪来的钱来这烟花地?

    范弘道听到杨朝奉的问话后,其实也很想反问:东家你怎的也在这里出现?

    他也想到了一些疑点,先前刚到杨家后就听说,杨朝奉因为生意事务去了通州那边,又怎么会出现在内城勾阑胡同里?

    但是他也只能想想,因为对方是“老板”,自己身份是“员工”,哪有员工去质疑老板行踪的道理,规矩就是规矩。

    可这问话应该怎么回答?范弘道明白,这回答非常重要,一个不好,就要就丢掉刚到手的饭碗。虽然这工作薪银不高,但好歹也是目前稳定生活的基础。

    他脑中飞速的想着,口中却慢慢的说:“东家听我讲,此事说来话长。”

    杨朝奉虽然没有什么明确表示,但面上现出几分不以为然的表情,就差明说一句“你编,你接着编”了。

    ps:治了快半个月,病情将好,减了药,每天有半天时间码字了,恢复更新。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