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十章 雄雌莫辩

    范弘道在甬道上喊了两嗓子后,六房书吏并没有走出来凑热闹的,但是门窗里面有不少人探头探脑的朝着范弘道那边看。

    押送范弘道去牢狱的两个衙役见范弘道停住喊叫后,也渐渐松开了手。他们都是有眼色的人,知道眼前只能等知县的命令了。

    片刻后,却见从大堂后面绕出一位中年文士,站在月台上对着范弘道喝道:“谁人在此喧哗!”

    较年长的衙役上前几步,对中年文士禀报,简单将秦县丞和范弘道的事情说了几句。

    范弘道便询问留在身边的年轻衙役:“此人是谁?”年轻衙役答道:“此乃县尊大老爷身边的幕席田先生。”

    范弘道恍然,原来是知县聘请的师爷。在县衙的权力格局里,师爷是知县私人聘请的左膀右臂,协助知县处理各项政务,虽然师爷并没有官衔,但实际权力其实比县丞、主簿这些朝廷命官还要大。

    而且很大程度上,师爷就是知县的代言人,故而此时田师爷肯定是代表知县出面来问话的。

    田师爷听了衙役禀报,又将目光投向范弘道,颇有几分好奇的问道:“你就是前几天题诗的金陵贫士范弘道?”

    范弘道点点头道:“正是!”田师爷不置可否,又转身走了,显然是去向知县禀报情况了。

    又等了片刻,跑出个长随模样的人,对着两个衙役吩咐道:“带到后堂去,老爷要亲自判案!”

    于是两个衙役又押着范弘道绕过大堂,来到后面院落。又另有门禁接了进去,并没有带着范弘道去正堂,反而去了东侧待客的花厅。

    范弘道当然不会以为是知县大老爷会降尊屈贵,把自己当客人接待。肯定是知县正在接待别的客人,顺便处理一下自己的事情。

    范弘道没被准许进厅中,只能站在月台上回话。

    他向里面瞧去,当中官服者三十余岁,细长眉目,国字脸庞,很有几分所谓官相,想必是正堂知县大老爷了。而旁边客座上那人,此时背向范弘道而坐,所以看不到正面,不知道是什么人物。

    范弘道略有几分不安,不知道迎接自己的最后审判会是什么?

    自己在甬道里喊出那些话,虽然也称得上情急生智,有几分机巧,豁出去脸皮反将了秦县丞一军。但归根结底还是势单力孤时的无奈之举,说是赌博也不为过,最终仍是要将命运寄托在别人身上。

    都说大明朝推崇言路畅通,其实也就那么回事。若自己有权或者有势,别说写首诗词嘲讽秦县丞,就是写直接扒皮的文章大骂,又能怎样?

    范弘道正胡思乱想间,王知县暂时终止了与客人的谈话,抬起眼皮子打量了几眼范弘道,开口斥责道:“瞧你也是读书习礼的人,就学了在县衙中咆哮么!”

    话说这大兴县知县姓王,单名一个阶,已经到任一年,官声比较严正。其实严正的另一个意思就是古板,故而王知县很厌恶范弘道的行为。

    在王知县眼里,范弘道无论是题诗开嘲讽,还是在甬道上大喊大叫,做法实在有点离经叛道,不是正道路子,而且是对秩序和程序的破坏。

    以王知县的性格,根本不想搭理范弘道。但是田师爷劝了几句,分析其中利弊,最后只能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了,所以将范弘道带过来处理一下。

    对王知县而言,处理此事的唯一意义就是向公众表明,谁才是大兴县县衙里的老大。

    范弘道唯一能凭仗的,就是自己的秀才功名了,所以对知县答话道:“原来县尊也知道在下是读书人?焉有因言罪人,未经学官许可,将读书人锁进牢狱的道理?”

    田师爷又对王知县耳语几句,王知县皱了皱眉头,觉得这秦县丞办事实在有点难看。

    他也懒得在范弘道身上浪费时间,直接判道:“范弘道诗词讥讽官员,遣官差解送原籍严加管教!另详文呈南直隶提学御史,提请处分!”

    这个处置比秦县丞“仁慈”多了,但范弘道仍然立刻辩解道:“县尊判词说讥讽官员,学生不服!题诗虽然是求见秦县丞之后的感怀,但根本就不是写秦县丞的!”

    王知县不耐烦的挥挥手,“安敢在此狡辩,敢做不敢当乎?左右赶他出去!”

    “慢着!”原先一直背对范弘道的客人忽然出声阻止,然后转身换了个地方坐,面朝范弘道问道:“人生若只如初见那四句是你写的?”

    范弘道顺势看了几眼,却见此人明眸流动,肌肤如玉,齿白唇红,端的是楚楚动人,此时手里正把玩旋转着象牙柄折扇,笑吟吟的望着自己。

    虽然此人身穿男装,但这相貌分明是娇柔女儿样,范弘道一时间忘了继续辩解,心里忍不住想道,这人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到底是他还是她?

    若说她是女的,小说里倒是经常有女扮男装,然后别人看不出来的段子,但范弘道知道那大都是瞎编的。如果真是美女扮成男的,长时间相处后别人怎可能看不出来?

    再说了,女扮男装的目的就是为了遮掩性别,像眼前这样扮法也遮掩不住美貌,那扮成男人还有什么意义?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真实性别就是男的,但天生的或者后天养的,成就了娇媚女人相貌,所以才有这种男装女相的情况。

    大明朝还是有一些职业,可能会出现这种近似人妖特征的人,比如戏子,又比如公公。

    想到这种可能,范弘道忍不住打个哆嗦。自己正在和知县大人斗智斗勇,这人却突然插手进来,帮着自己缓和气氛,难道是看上了自己?

    范弘道的脑洞打开后就收不住,如果这疑似人妖真帮着自己脱罪,那到底是从了呢还是不从呢?

    那人仿佛知道范弘道心中所想,抬了抬柳叶眉,很轻佻的用扇子点了点范弘道:“范公子不用猜了,在下是女儿身。”

    我靠!范弘道更不可思议了,女扮男装不都是羞答答的矫情,不想让别人知道吗,为何眼前这位也能如此理直气壮的表明身份!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