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十九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困于县衙的范弘道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招纳”的对象,又将有比王掌柜更高级一些的“恩威并施”的招数在自己身上上演。≮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就算自己进了黑牢,第二天就有人会把自己捞出来,然后或许就该自己表示一下知恩必报了。

    此时此刻范弘道直觉得自己陷入了穿越以来最大的危机之中,进了别人早有预谋的黑牢,肯定不死也是半残。

    其实这并不是毫无希望的绝境,不是没有办法可想,只要范弘道低下高昂的头颅,卑躬屈膝的向秦县丞讨饶,未必没有一条活路可走。

    想想看,范弘道的最大罪过其实就是写了首诗词讽刺秦县丞,造成了恶劣影响。只要范弘道放弃尊严,答应再写首诗词吹捧一下秦县丞,至少很大程度上可以抵消前一首的恶劣影响。

    对县丞秦大人而言,就算杀了范弘道也追不回前一首诗词的影响了。但若范弘道肯服个软,改弦易辙重写一首,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然后秦县丞相应减轻对范弘道的处分,将范弘道驱赶回原籍并判个通报批评,某种程度上也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了。

    不过范弘道很快就否定了这种求饶的想法,要他向秦县丞这样的小人摇尾乞怜,他办不到!再说就算服软了,秦县丞这种小人就肯放过自己?

    彪悍的人生,就要勇往直前!

    故而范弘道仍然连连冷笑,神态充满了嘲讽,甚至挑衅说:“秦大人好大的威风,但还是就此息事宁人吧,在下也不和秦大人计较了。”

    秦县丞有点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范弘道现在和阶下之囚没有两样,就算痛哭流涕的磕头求饶,自己都不见得肯原谅他,他又有什么资格说“息事宁人”四个字?

    而且还敢说“不跟自己计较”?这人别是失心疯了吧?秦县丞只能这样设想,但是看范弘道用极度轻蔑的目光扫视自己,忍不住怒意涌上来,脸上现出几分狰狞神色,厉声喝道:“拿下!”

    到了这个份上,秦县丞也别无选择,如果还收拾不了范弘道这个穷秀才,真当自己这县丞是纸糊的不成?

    范弘道当即被衙役推搡着出了判事厅,朝着位于县衙西南角的牢狱而去。

    话说太祖洪武皇帝平定天下后,重新厘定章制,有一项就是设计了县衙建造的标准模板,并推行天下。所以在大明朝,上千县衙的建筑格局是基本雷同的。

    大门之内是仪门,仪门之内才是县衙核心重地,包括县衙大堂就在仪门内。在大堂和仪门之间是甬道,甬道两侧便是县衙六房,这一带位于县衙正中心,是整个县衙的真正中枢。

    秦县丞所在的判事厅位于东跨院,衙役押着范弘道穿出东跨院,便到了大堂前面甬道上。

    正在此时,范弘道突然扯开嗓门,竭尽全力的大喊道:“秦县丞私设公堂、滥施刑罚,县衙中无人可管乎?”

    衙役不曾防备,吓了一跳,连忙上来要阻止范弘道。范弘道抓住时间又喊了一嗓子:“如此不平事,正堂知县大老爷也不敢管吗!”

    知县不是在正堂就是在后堂,吏户礼兵刑工六房书吏都在附近房中。范弘道站在甬道上,这两嗓子喊出来,几乎都听得清清楚楚,登时就有点炸窝了。

    其实在县衙里有人喊叫并不稀奇,见多识广的胥吏们并不会大惊小怪,三天两头的有百姓来鸣冤,喊几嗓子的事情多了去了。

    但今天几声明显不一样,听听“秦县丞私设公堂”、“知县正堂大老爷也不敢管吗”这两句话,充满了一种别样有趣的“挑逗性”。

    这下可是有意思了

    秦县丞在东跨院中,正准备回后衙官舍去,女儿即将出嫁,需要他准备的事务很多。

    有小吏还在奉承秦县丞道:“这少年愣头愣脑不知进退,秦老爷何必与他一般计较,也不值当生闷气。如今打发他到县牢里面,后面都包在小的身上。”

    秦县丞故作姿态的叹口气道:“本官倒不是生气,就是看这种少年人太不懂事,给他吃点教训也是好的。”

    小吏低声笑道:“秦老爷放心,小的自会教他怎么作人,只管听好吧!”

    两人正说话间,忽然冷不丁听到范弘道在院子外大喊大叫,等听明白了范弘道喊的是什么,秦县丞脸都绿了。

    范弘道怎么能喊出这样的话来?他怎么就想到喊出这样的话来?他怎么敢厚着脸皮喊出这样的话来?

    在大明朝制度里,地方县里亲民官只有一个,那就是正堂知县。行政和司法两项权力,集中在知县一个人身上。

    尤其是司法权,更是只有知县一人独享。君不见各种小说里面,百姓去县衙鸣冤告状也好,县衙审案也好,县衙官方出面人物全都是知县,从来不会有第二种官员能代替知县。

    也就是说,县衙里其他官员,比如县丞、主簿之类的只能算佐贰官,帮着知县打打杂,理论上并不具备司法权,没有判罚人犯的权力。

    当然县丞这样的县衙二把手,有时候逾越了规矩,打人板子或者把人送进牢里也是有的,也算是一种潜规则,等于是知县借出部分司法权给县丞使用。

    只要不闹出大问题,而且没有冒犯到知县本身的权威,一般也没人计较,知县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不会干涉这样的小事。

    但这只是知县不想管,而不是不敢管,尤其潜规则终究是潜规则,明面上就说不过去了。范弘道这样直接喊出“秦县丞私设公堂,知县也不敢管吗”这种话,知县就不能不有所表示了。

    众目睽睽之下,全县衙的人都听到了这句话,秦县丞私设公堂动用刑罚,某种程度上已经侵夺了知县的司法权力。

    如果都装糊涂不想管那没问题,潜规则可以适用。但已经被人公开喊出“不敢”了,知县还不管不问,那县衙内外议论起来,岂不真成了知县不敢管秦县丞?知县这正堂官的权威和尊严往哪里放?

    若再传了出去,说这大兴县知县这正堂官畏惧下属县丞,连自己的正当权力都不敢使用,那简直就是官场上大笑话了。

    所以门清的六房吏员都知道有好戏看了,知县大老爷必须要所表示了。

    所以秦县丞脸都绿了,这肯定要惊动知县了,而且范弘道的话里充满了挑拨意思,若知县因此迁怒自己,那自己简直得不偿失!

    但此时秦县丞又不便自己出面,于是惊呆过后,想也不想的对身边忠心小吏道:“你去教他做人!”

    不过秦县丞转眼一看,这忠心小吏不知何时已经溜掉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怒之下,秦县丞险些忍不住破口大骂,范弘道这该杀千刀的的小混蛋,怎能如此不要脸皮的乱喊!一个读书人在公众场合癫狂喊叫,成何体统!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