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十五章 范先生出马

    尽管外面有动静,但范弘道并不打算急匆匆的出去围观。一来他刚进杨家才半个时辰,虽然不至于学林妹妹进贾府那样,“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但作为新人还是低调点好,尤其是听起来是坏事的时候。

    二来他是个读书人,在杨家的身份是坐馆先生,总要讲究些体面气度,正所谓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也。像仆役婢女那样兴致勃勃的凑热闹,就落了下乘。

    出于上面这些考虑,范弘道对外面的动静充耳不闻,继续盯着粗俗无礼的杨福。正要教导几句让他懂点规矩,却见杨福麻利的转过身子,一溜烟的窜出房间,显然是去凑热闹了。

    范弘道不免唉声叹气,感慨起自己的命运了。为什么书里面别人去当先生,东家打发来侍候先生的,不是娇俏的小丫环,就是伶俐的小婢女,再不济也是个听话小厮。

    轮到自己坐台,不,坐馆了,侍候自己的却是贼眉鼠眼的中年汉子,还是个极其没眼色不懂事的,根本一点规矩都没有!

    他相信不是杨朝奉故意怠慢,大概是杨家就这些人手,只能凑合着使用。←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一年出二十两银子的东家,也就只有这样的人力资源了。

    范弘道只得自己泡了一壶茶,正细细品茗,门外又有人招呼:“范先生在里面么?”

    范弘道闻言便主动掀了门帘往外看,却是个认识的人,杨家两个管事之一杨老实。面试的时候就是这杨老实口述考题,与范弘道也算是面善了。

    范弘道便将杨老实请进来,询问道:“老管家有何贵干?”杨老实面色焦急的说:“我家大少爷出了些事情,烦请范先生与我走一遭。”

    范弘道暗想道,这大少爷自然就是杨朝奉的长子了,刚才有人喊“大事不好”,八成就是与此有关。

    果然,杨老实脸色愈发的苦恼,“大少爷在外面被人扣住了,总要有人去交涉。咱只在宅子里这一亩三分地上打杂,没什么见识,也不大会说话,只能来求到范先生一起去了。”

    范弘道并没有打听事情缘由,继续保持你不多说我就不多问的态度,只问道:“东家知道了吗?而且还有外管事,他应该更合适。←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杨老实挠了挠头答道:“东家和姜老弟并不在家,因为生意上的事情,今早就去了通州那边。所以如今宅中没什么人了,只有你我两人出面。”

    通州那边张家湾、河西务等地相当于大运河的终点站,是很重要的是商业节点,与崇文门这边关系紧密,所以杨朝奉去通州谈生意并不奇怪。

    如果杨朝奉和那个姓姜的外管事都不在家,那杨家能上台面的人也只有内管事杨老实和西席先生范弘道了。总不能让主母抛头露面,去和外人交涉。

    但是范弘道很冷静也很明白,如果权衡利弊,他不应该答应杨老实。

    第一,这件事与西席先生的职责没有一点关系,西席先生职责主要是文书事务和上层交际,而不是处理这种私人杂事,就好比大臣不会干涉皇帝后宫里的杂事。

    第二,他范弘道现在对杨家的情况根本不熟悉,也不知道杨朝奉这东家的态度,并不适合去办理这种私人事务。≮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第三,范弘道理论上只需接受来自东家杨朝奉的指令,杨老实这个管家是没资格指使范弘道做事的。

    范弘道正在想的时候,杨老实连连叹气,絮絮叨叨的说:“大少爷忒不自爱,昨日跑到东院勾阑胡同那边寻花问柳,不知为何被扣住了。”

    东院?勾阑胡同?范弘道耳朵不由得动了动,兴趣就上来了。明代中后期风月场极其繁盛,空前兴旺发达,从无数才子青楼的小说就可以看出来,南北两京也不例外。

    南京最有名的的地方自然就是秦淮河旧院,北京这边最有名的地方俗称东院和西院,都是天下有名的花街柳巷。而且这都是由教坊司管理的,具有一定官方背景的场子,在籍人员称为乐户。

    所以听到东院和勾阑胡同两个词,范弘道顿时就生了长长见识的心思,而且这次有如此光明正大的理由观光,没道理不去。

    他立刻豪气干云的对杨老实说:“既然领着杨家的束脩,遇到事情岂能坐视不理!在下就和老管家走一遭!”

    虽然不干己事,但去看看也无所谓,大不了帮不上忙而已,谁也怪不到自己头上,范弘道想道。而且卖杨老实这管家一个面子也有好处,说不定回头能换掉杨福这个死眉楞眼的仆役。

    杨老实立刻眉开眼笑,像是找到了主心骨,赞道:“有范先生出马,一个顶三个!”

    救人如救火,事不宜迟,范弘道当即就和杨老实出了杨家大门,望崇文门而去。进了内城后,沿着崇文门里大街继续向北。

    所谓东院是一个泛指,指的是东城本司胡同、勾阑胡同等几条胡同,教坊司管辖的乐户都集中居住在这里,渐渐演变成了烟花之地。相对应的西院情况也差不多,只不过位于西城。

    一口气走了将近半个时辰,杨老实指着前方胡同口说:“到了到了。”范弘道精神振作,举目张望,这可是当今有名的胜地。

    但是从胡同口跑过来一个小厮,对着杨老实叫道:“大少爷被移送给县衙衙役了,现在已经被带到大兴县衙那边了!”

    范弘道闻言大失所望,目标人物都不在里面,他们自然也没理由进去了,看来今天观光的愿望还是无法达成。

    “什么?被带到县衙去了?”杨老实大吃一惊,回头对范弘道说:“事情不妙,你我还得继续辛苦,去县衙那里寻回大少爷。”

    大兴县县衙?范弘道沉吟不语,面上露出几分难色。他前阵子去拜访大兴县秦县丞,被拒之门外,然后就墙上题诗嘲讽了秦县丞,这件事还没过去。

    杨老实看着范弘道的为难神色,十分不解的问道:“范先生有什么难处,不能去县衙?”

    为了自己这份工作,范弘道并不想把自己与秦县丞的恩怨说出来,不然还指不定杨朝奉怎么想。

    但他一时间也没别的答案,只能说:“也没什么,你我速速前往县衙,不要误了事情。”

    杨老实欣喜的说:“衙役最为势利,范先生是有身份的人,去了还好说话,我们这些当下人的去了也没分量。范先生出马,肯定一个顶三个!”

    范弘道暗暗苦笑,杨老实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自己能不去么?

    估计杨大少爷只是被临时扣押在县衙外面的班房里,这次去交涉也只与衙役打交道,不会与秦县丞碰面,只要小心点也没什么。

    就是不知道这杨大少爷到底在花街柳巷里犯了什么事,居然被扣住不放。

    ps:数日一直闭关苦思这本书的格调和走向,总算有所取舍,恢复正常更新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