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十章 脸和才华

    众人只能想道,杨家招聘的是西席先生,终究还是要看才华的!范弘道刚才的表现都是歪门邪道,真当这里是靠脸吃饭的场合?

    为什么范弘道不肯像他们一样规规矩矩的展示自己才学,用真正的才学来打动杨朝奉?想来想去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范弘道根本没有多少真才实学,只是仗着伶牙俐齿在这里投机取巧!也正因为他没有什么才华,所以才硬着头皮说靠脸!

    等众人心里吐槽完“不知所谓”的范弘道,便一起去看杨朝奉。按说范弘道这种表现,总有点故意捣乱的感觉,杨朝奉作为主人家,总要有所表示,直接将范弘道赶出去也不是不行。

    无论范弘道的才华到底有几分,但刚才出了风头是毋庸置疑的。把一个出风头的人赶走,大多数人都是是乐见其成的。

    不过让众人失望的是,主人家杨朝奉却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相反还仔细打量了范弘道几眼,眼神甚至有一种饶有兴致的感觉。

    对此众人只能理解成,杨朝奉这只是类似于看到了滑稽戏一样的特别兴致,终究还是要回归到正道上来,总不可能凭借滑稽戏来选拔人才。

    两个问题宣读完毕,众人也都给出了各自的答案,于是主持人杨老实便又很直白的说:“面试题目都说完了,请先生们再稍候片刻,我家老爷自有定夺。”

    而杨朝奉微微皱起眉头,陷入了深思。对他而言,就是七八个里选一个的问题;但对候选人来说,这是决定未来生计的问题;对四大掌柜来说,就是内部竞争中谁更领先的问题。

    此时王掌柜已经彻底绝望了,就范弘道今天这表现,哪点像是能被选中的样子?但王掌柜也怪不了谁,只能怪自己瞎了眼引荐范弘道来应聘。

    等待主人家做出最后抉择的时候,前来应聘的读书人已经开始互相见礼并结识了。

    这年头读书人都爱混圈子,有同年圈子同门圈子同乡圈子社团圈子等等。←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今天共同前来杨家,在读书人眼里也能算是一段缘分了,借机互相结交一下总没坏处,说不定将来谁就发达了。

    范弘道并没有参与交际,大概是觉得纯属浪费时间的缘故。他看了王掌柜几眼,笑呵呵的问道:“掌柜为何愁眉苦脸?”

    “明知故问。”王掌柜已经心死如灰,懒得应付范弘道,惜字如金的吐出四个字来。如果仔细听,就会发现每一个字都充满了幽怨。

    如果不是范弘道事先拍着胸脯保证,他又怎么会带着范弘道过来?现在在杨朝奉眼里,他这如归客店掌柜只怕成了极不靠谱之人。

    范弘道没有在意王掌柜的冷淡,抬头望天,仿佛自言自语道:“我前面说过,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答案就在其中。

    杨家并不是巨富之家,看来也只能掏出二十两来请西席先生,但二十两这个档次低的不能再低了,能请来什么样的读书人?”

    王掌柜虽然不想再搭理范弘道,但他听到范弘道的话之后,不知不觉就被范弘道引导着陷入了思考。

    范弘道仍然再说:“只有一年二十两啊,杨员外又想请来什么样的读书人?我看所求无非是装点门面四个字。”

    大概范弘道觉得这样分析太死板无趣,又换了种玩笑口吻说:“门面就是脸面,所以这次杨员外招贤纳士,终究是要看脸,而不是看才华啊。”

    王掌柜觉得范弘道的话过于轻浮,对自己东家不够尊重,忍不住反驳道:“我们东家怎会如此肤浅?这是要请西席先生,哪有不看才华的!”

    “才华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值钱了?”范弘道轻笑几声,听在王掌柜耳朵里总觉得含有几分嘲讽。“据我所知,给高官当幕僚的读书人,多的一年可赚数百两;去当医生的读书人,一年可赚百八十两;

    去教导后进的启蒙名师,一年束脩最低三四十两;而那些名士润笔之资,一次起码十两;至于经商的读书人,我就不说了!”

    范弘道又指了指周围,“然后王掌柜你觉得,一年二十两银子能买来多少才华?三四十岁了,还能为一年二十两银子折腰的读书人,又能有多少才华?”

    “你叫范弘道?你今天不也为了二十两银子来了,你又有什么资格嘲讽别人?”忽然有别人忽然插了进来。

    范弘道回头看了眼,原来是先前碰过面的李掌柜。大概是自己刚才说话声音有点大,让别人听见了,自然就不服气啊。

    有李掌柜带头开了口,便又有一群人在后面喧哗:“范朋友口气听起来甚大,仿佛视天下人如无物,可你不也是为了二十两折腰?你又算得了什么?”

    “谁说在下是为了二十两银子来的?在下岂是为五斗米折腰的人?”范弘道一脸正气的驳斥道,“王掌柜有恩义于在下,在下为了报答王掌柜的恩德,所以今天才会到这里来!大丈夫恩怨分明,岂是几两银子能衡量的?”

    众人齐齐无语,不得不承认,范弘道今天没看出有多大才华,但是这派头逼格绝对比他们这些老书生高!

    王掌柜还有点发懵,还在琢磨范弘道刚才对他说的话。他觉得自己完全跟不上范弘道的思路,这位动辄狂妄的范秀才,到底是想说什么呢?

    范弘道打发走了别人,笑容渐渐变得十分诡异,对王掌柜低声道:“我就是想说啊,今天这样的招聘,没有必要去看什么才华,这种评价标准完全没有意义。”

    王掌柜本能的觉得范弘道绝对是话无好话,但实在憋不住好奇心,又问道:“那你说按什么标准去评价你们这些候选人?想要选人,总要有个高低之分吧?”

    “对杨员外而言,最正确的评价办法就是,看谁装逼装的好啊!”范弘道很认真的说,“也即是说,要看脸,不需要看才华。”

    靠!即便王掌柜做好了“语不惊死人不休”的心理准备,也被范弘道这一句话给震惊到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