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大明狂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章 世道人心(下)

    范弘道出了如归客店,便折向北,望崇文门而去,然后打算从崇文门进入内城。没走几步,便听到身后脚步声,客店的小伙计追了上来。

    在范弘道范大秀才眼里,这王掌柜实在是多虑了,自己怎么可能会逃债?又不是彻底走投无路,根本犯不上为了区区几钱银子干出逃债这么没品的事情。

    想到这里,范弘道忍不住换算了一下。这时代普通佣工的月收入大概是一两五钱左右,如果按照这个比例,几钱银子约莫相当于二十一世纪的几百块。

    范弘道这次上京城来,主要目的就是投奔一位姓秦的世叔。这位世叔是京县官员,只要稍加援手,几钱银子的欠账应该不算什么。

    话说自从三年前范弘道父亲去世后,范家比较艰难了,几亩薄田只够奉养母亲,范弘道自己就要另外想法营生。这时候他就想起了父亲好友秦大人,于是就动身上京。

    这位秦大人与父亲相交莫逆,与自己以叔侄相称,在这时代算是可以托付投靠的关系了。更别说当年秦大人赶考时囊中羞涩,父亲还出钱资助过,后来好像两家还有过口头婚约,不知道如今作数不作数,不过对现如今的范弘道而言,这个婚约当然无所谓了。

    脑中想着与秦世叔会面之后的措辞,又走了几步路,范弘道忽然觉得头昏眼花,这分明是过于饥饿导致的。

    他转身对尾随的小伙计问道:“你身上带钱了没有?借与我几文钱,买两个饼子充饥。”

    见小伙计犹豫,范弘道便又说:“待我走访亲友求得援助,加倍还你就是!”面对重利诱惑,小伙计这才咬了咬牙,摸出几个铜板递给范弘道。

    胡乱吃了几口,略略解了饥饿,范弘道继续前行,从崇文门进了内城。此时京城有内外之分,老九门之内称为内城,嘉靖朝新建的南城称为外城。

    整个京城以中轴线被分成了两个县,西半部是宛平县,东半部属于大兴县。两个京县官员均比普通县官员高一品,今天范弘道要去造访就是大兴县县丞秦大人,正七品。

    大兴县县衙位于皇城的西北,距离安定门倒是更近一些。≮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一边寻找一边打听,等范弘道找到县衙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范弘道不由得庆幸自己早先借了几文钱充饥,不然能不能熬到这会儿都难说。

    今天不是放告日,县衙门口虽然人流不少但也不杂乱。范弘道先穿过大门,见他穿着样貌像是个读书人,也没人拦他。

    又到了二门,范弘道找到个充当门子的衙役,报上来历,说是拜访县丞秦老爷,又递上一封手书充当名帖。

    那门子听说范弘道是秦县丞的故旧晚辈,便没有刁难,也没索要好处,径自转身进了内衙,去找秦县丞报信了。←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约莫一盏茶功夫后重新出来,这门子却变了脸,指着范弘道喝道:“秦老爷说了,从不认识什么范家世侄!不知是哪里来打秋风的泼才,赶出去便是!”

    什么?范弘道大吃一惊,万万没有想到如此遭遇,自己称呼为世叔的这位父亲故交,居然将自己拒之门外!上一辈的交情,以及父亲当年对他的恩情,他全都忘了不成?

    惊愕之余,范弘道心里也疑惑不已,读书人的人情世故最讲究门面功夫,无论心里如何想,无论肯不肯帮忙,虚以委蛇的门面功夫也要做足了,哪有这样直接当做不认识赶走的?

    忽然脑中灵光一闪,范弘道想起了什么,当初父亲仿佛与这位秦县丞口头上有过儿女婚约,莫非问题出在这里?

    可是范弘道仍然有不解之处,即便秦县丞看到范家落魄了想后悔,也不至于如此简单粗暴的赶自己走啊。

    那只是口头几句话的事,想要解开简单得很,见见自己又何妨?难不成自己还会死皮赖脸求婚不成?

    除非涉及到更大的利益,不然绝不至于此!又想了想,范弘道便推断,秦县丞可能与别人另有婚约了,而且是非常有利可图的婚约,所以才会如此敏感的排斥自己!

    正当这节骨眼上,秦县丞担心自己的出现会坏事,故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干脆装作不认识自己,当路人打发走!

    大概想明白了后,一股不平之气不停的在胸中翻腾,范弘道气极而笑道:“好,好,世道人心,竟然如此!你去向秦老爷问一句,若非家父当年资助他赶考,秦老爷焉有做官的今日?”

    门子翻了翻白眼,纹丝不动。

    范弘道心中这股闷气始终,忍不住对着县衙二门里面高声叫骂道:“秦高业!不想遇到你这样忘恩负义之徒,只算家父当年恩情全都喂了狗!”

    这时候,从门里涌出五六个手持水火棍的衙役,其中头目大声喝道:“谁人在此喧哗?打将出去!”

    显然是有备而来的,甚至是有人事先指使的,不然范弘道刚叫了两声,哪能这么快就出现如此整齐的人马?

    范弘道相信,如果自己再骂下去,这几个衙役绝对不会客气,一定会乱棍把自己打成丧家之犬。

    这里是县衙门口,范弘道的理智还告诉自己,打起来自己绝对讨不了好。现在只是喧哗,如果动起手来,被扣上殴斗的罪名就更麻烦。所以盘算过后,只能退了出去。

    回到县衙大门外街面上,客店伙计的脸色很不好看,范弘道便又意识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他还欠着客店的账,今早又借了这伙计几文钱,现在该怎么办?

    说真心话,范弘道心里对债务并不坦然,非常不喜欢这种欠别人的感觉。尤其是早上刚对客店伙计信誓旦旦说还钱,转眼就失信的感觉。

    原本寄希望于秦县丞援助,并不把这点欠账放在心上,但这条路意外的被堵死了。除此之外人生地不熟,急切之间又从哪里找银子来还债?

    就算去谋个合心差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难道还继续饿两天不成?往更长远里想,是继续留在京城,还是择机返乡?

    想至此,范大秀才也有点烦躁,不由得暗暗叹道:古人语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今日信夫!在家千日好,出门半日难,也信夫!

    眼下之计只有先回客店了,范弘道无可奈何。不过在回客店之前,先把这口气出了才是,总不能大老远跑过来就是受辱的!

    正所谓雁过留声,若不留点什么痕迹,到底心中意难平,念头亦不通达!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