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活人禁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月经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头莫名的一紧,我清楚关键点到了,他们在八堡村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从月经哥之前说的事情里面,我可以清楚,他们这一次进八堡村,事情绝对不会简单。

    就在我继续想要听下去的时候,高冷哥忽然开口说道,"她醒了。"

    我愣了一下,一下子没反映过来到底是谁醒了,很快,我就反应过来,高冷哥说的应该是周小蛮醒了,虽然心里挺好奇月经哥之后的故事,但我还是起身去看周小蛮的情况。

    苏醒过来的周小蛮眼神有些迷茫,四处看了好几圈后,眼眸中这才有了一丝生色,我连忙开口说道,"小蛮,你感觉咋样。"

    "有点想吐。"周小蛮冷不丁的说了一句,接着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无比紧张的开口说道,"傻大个,快跑。"

    我见周小蛮的样子,心头也有些暖意,这小妮子虽然刁蛮了一些,但还是挺懂的关心人的,这醒来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提醒我赶紧跑。

    "没事了,我们已经出来了。"我看着周小蛮,连我自己都发现了自己的声音有些柔色。

    周小蛮这才呼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开口说道没事就好,那时候看到我上去,还真的吓死了。

    说完,周小蛮这才好像想起了什么,开口问我她怎么在这里,旁边这两个人是谁。

    听着周小蛮的话,我这心里暖洋洋的,我开口把她昏迷后的事情用简短的话语再和她说一遍后,她这才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眼眶有些红红的,"傻大个,你是真傻啊,那种情况下竟然还想着救我。"

    "呵呵。"我笑了笑,也没说什么,我总不可能说那时候心里莫名其妙有一个念头,就是救她吧。

    和周小蛮又说了一些话后,我也把高冷哥和月经哥两个人介绍给了她,不知道为什么,介绍到月经哥的时候,周小蛮那刁蛮的性格就变得有些内向,我问她咋了,她偷偷和我说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月经哥就有点害怕。

    我估计是月经哥那猥琐的样子把周小蛮给吓到了,以至于都不敢说话了。

    这时候我忽然想起来刚才月经哥事情才说到一半,因为周小蛮的事情没有继续说下去了,把身上带着的那几块压缩饼干给了周小蛮,又给了她一瓶水后,就赶紧问月经哥那之后怎么样了。

    月经哥看了眼周小蛮,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开口说下去。

    原来月经哥他们在决定了要进八堡村后,也开始准备起来,毕竟他们每个人虽然都没有自己师父的道行,但其实也已经快到可以出师的年龄了。

    还是那句老话,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们几个人在一块,甚至觉得除了阅历,自己都可以和两位师父相提并论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当初的八堡村比现在的八堡村弱多了,即使是现在的八堡村,月经哥都能够来去自如。

    当然,这个想法也只存在于最完美的情况。

    没错,最完美的情况就是八堡村里面只有那些被豢养的村民和鬼王。

    那的确阻拦不住他们......

    月经哥他们进了八堡村后,很快,王开山就开口说道,"这村子的风水有些奇怪,好像是被人给改掉了。"

    月经哥不懂风水这玩意儿,当时情况紧急,也不管面子不面子了,就问王开山到底哪里奇怪了。

    王开山拿着手里的风水罗盘,在八堡村周围绕了一圈,这才开口说道,"这村子被人改成了一个阵法,如果不懂风水的人进来,那肯定是十死无生,就算侥幸跑出去了,恐怕神智也不清了。"

    "那怎么办?我们都来到这里了,总不可能就这么放弃吧。"月经哥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我和师父前些日子在一个小村子里面找到半本书,这半本书还是当初文革的时候,那主人冒着生命危险给留下来的,我师父用了好大功夫才说服他们,从他们的手里得到的,后来我趁着师父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翻过那本书,那本书里面记载了这个阵法。"王开山顿了顿,继续开口说道,"这阵法叫泰山府三十二阵,也是活人豢鬼必须要用到的阵法,这阵法无比的凶险,一共有三十二个入口,这三十二个路口里面,只有一个路口是生门,其他的地方凶险无比。"

    "那那个生门怎么走?"月经哥赶紧开口问。

    "跟着我!别乱走。"王开山拿着手里的罗盘,带着月经哥他们走进了村子。

    刚进村子,王小柳就开口说道,"那好像是师父的东西。"

    众人随着王小柳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那是一个已经碎了的风水罗盘,虽然已经碎了,但比王开山手里拿着的显然要高上很多档次。

    "不要去管他,我们先找到生门。"王开山其实是很想去看看那个风水罗盘的,但还是强忍着开口提议了一句。

    走了一会儿,王小柳又开口说道,"哥,你有没有发现,这风水好像最近又被改动了一下。"

    "好像是师父的手笔。"王开山想了一会儿,开口说道,"他把这泰山府三十二阵改动了一下,只要从生门进来,在这里面只要不接触到那三十一条死路,还是没危险的。"

    听到这的时候,我不由得看了一眼月经哥,忽然想起来之前他让我拿着招魂幡绕着村子走一圈的举动,难道他就不怕我走进死门吗?

    月经哥见我看他了,估计也清楚我心里想的,开口说道,"这死门的位置特别偏,从村子里面往外走,是很难碰到的,但从外面往里面走,却很容易碰到。而且当时我也问过你了,你怕不怕死。"

    我深吸了一口气,事情的确是如同月经哥说的这样,当时他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我了,是我自己一意孤行了。

    见我不说话了,月经哥这才继续说了起来。

    很快,他们找到了生门,在生门里面,他们几个人又吵了一顿,月经哥是想要直接出去找自己的师父,而王开山则觉得这个地方他们还没有摸透,贸然行动万一遇到鬼王,或者是那个红毛怪物,那不是死定了吗?

    最后两个人闹了个不欢而散,谁也没能说服谁,而且年轻人谁也不服谁,最后月经哥选择了和他们分道扬镳,自己一个人出去了。

    听到这的时候,我也感觉不对劲了,因为在这种时候,单独离开队伍本就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以月经哥的性格不会这么鲁莽才对。

    但我看月经哥的样子,他说的当初离开生门的事情肯定是真的。

    难道那时候月经哥真的是年少气盛,因为担心自己的师父,脑子昏了?

    但还是不太理解,就算脑子再昏,一个人也不可能会想着脱离团队,当时一定发生了什么,发生了一件让月经哥不得不离开的事情!!!

    我深吸了一口气,隐隐约约感觉自己好像抓到了脉络,但却是一些没头没尾的脉络,脑子都快想的快要爆炸了。

    月经哥说到这,忽然看着我,开口说道,"那之后我离开了生门,一直到晚上才回来,但我回来的时候,却发现他们已经不见了。"

    "那之后的几天,我又在八堡村找了几天,一直到我包里的供给用完了,都还没有找到他们,最后我只好放弃寻找,毕竟在这鬼地方没有供给,呆了这么多天,肯定已经遇难了,我就回去了。"月经哥说到这的时候,我已经确定了他一定是隐瞒了什么,事情绝对不是他说的这么简单。

    但是他为什么要隐瞒?

    PS:

    第三更,还差一更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