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活人禁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后来我在路边等了好久才又找到一个人拼车,也是去十陵的,一听我要去十陵,那坐车的哥们马上就来兴趣了,开口问我去十陵干嘛。

    我这时候也学聪明了,不敢说自己是去找杨羽了,天知道这个杨羽做了什么缺德事,的哥一听到他名字就发慌。

    我就和他闲扯了一会儿,一边闲扯的时候一边在自己的脑子里面整理着这两天的事情。

    说实话,这两天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多到我只能顾着疲于奔命,根本闲不下来去思考一些问题。

    现在闲下来了,一个个问题也都开始冒出来了。

    我可以肯定牛十三绝对是对我不利的,但关键在于牛家人到底在我的这件事情里面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他为什么要引诱我去那间别墅,后面又不出现了呢?

    毕竟他这个举动想来是有所图的。

    然后就是大洋,我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个高中同学似乎好像还挺懂这些的,以前我觉得他八成就是个酒肉和尚之类的存在。

    说实话,现在我能够联系的到,并且求助的好像就只有大洋了,但那天那个假的大洋的情景又浮现在我的眼前,我不敢肯定到时候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不是真的大洋。

    这也是为什么我出了别墅就没再联系大洋的原因。

    然后就是那个害我的人究竟是谁,似乎那个别墅,赶尸人,秀秀,都和他有些千丝万缕的关系。

    那个在出租车上抱着我脑袋的脏东西又是什么情况,听的哥说的,是她叫来的出租车,也就是说她是帮我的?

    牛家人,那个楼道里打伞的女人,大洋,假大洋,想要买我命的人,赶尸匠,秀秀,还有那镜中的女鬼,这些角色他们之间的关系又是什么样的呢?

    这些都让我有些琢磨不清。

    当然最让我徘徊在脑子里不散的一个问题就是,之前在那个二楼的假大洋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关于我灵魂属性的那些事情,如果是真的的话,那事情就有些大条了。

    说实话,在发生这些事情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但听那个假大洋说的,似乎这几批人都是围绕着我灵魂的特殊属性围绕在我身边的。

    也就是说,我一天不把这问题解除掉,这些问题迟早还会再找上我的。

    最关键的是,假设假大洋说的话是真的,那么按照他的说法,我的阳寿不多了,似乎没有几天就要死了。

    这点是最关键的,这也是为什么那个女人让我来找杨羽,说杨羽可以救我的时候,我会义无反顾的选择相信她。

    因为除了来找杨羽,我真的没有其他选择了。

    在车上想了老半天也没想出来什么东西来,反而自己把自己弄得更纠结了,索性也不去想了,继续和那个乘客一块儿聊天去。

    过了半小时,下车的时候,那哥们还给了我个手机号码,说是有事可以联系他,相见就是有缘。

    我琢磨着出门在外,多认识个人,多条出路,也没拒绝,就接过他的名片,自己背着个包在大街上发呆。

    说实话,我还真的找不到杨羽这个人,这么大一个地方找个人比让我赚一百万都还要难,那个女人也没给我个联系方法,这就让我特别被动。

    很快我就想到刚才我说了杨羽的名字,那个出租车司机奇怪的举动,我琢磨着这个杨羽在十陵这里应该是挺有名的,找个人问问,说不定能问出什么来。

    我就在这附近找了个骑三轮车的,这几天的经历也让我有了一个社会经验,那就是每个地方消息最灵通的绝对是这些骑着交通工具满地方跑的司机。

    上了三轮车,我就对三轮车司机开口说道,"哥们,认识杨羽吗?我是他亲戚,过来找他,没找到他家地址。"

    "原来是月经哥的亲戚啊,得了我知道了,我带你过去吧。"那骑三轮的马上就开口说道。

    我一听,好像这个杨羽还挺有名的,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就琢磨着在找到杨羽之前的确是应该得好好的了解他一下。

    我就开口说道,"兄弟,我这来到这,就一直听你们说什么月经哥,这里面有啥故事吗?"

    "没,这是我们这给杨半仙取得一个外号,就叫月经哥。"那骑三轮的还挺会聊的,见我问我,反正开车也无聊,就继续和我扯着。

    "说起杨半仙,别说我们十陵了,整个龙泉驿的人都知道他,我们这家里撞了邪的全找他,基本上他都可以解决,就是他每次都喜欢把撞邪的事情从头到尾和人说了,把人吓个半死,每次收费又特别高,所以我们这都这么说他,来了你怕,不来你更怕,一来必定出血。这可不就和月经似得吗,我们这就都叫他月经哥了。"

    听那骑三轮的说完,我也差不多了解了这个叫月经哥的人了,感情是这么一回事啊,虽然最后说的那个收费是有些问题,但大多数他做的事不就是驱魔辟邪吗,怎么说也是个正道人士,刚才那载我的的哥咋一听到他名字就让我下车啊。

    我就把这问题也问了,骑三轮的就笑了,这事情说来还真有些讲究,镇里的人也有不少人知道这事。

    那开出租车的的哥姓黄,家里排行老三,大家都叫他黄三。

    这黄三平日里做人也老实,开出租车几十年,也没做过带人绕远路之类的缺德事,但就是有一点不好,不孝。

    其实也不算是不孝,就是娶了个瓜娘们儿,他那瓜娘儿们平时也不照顾他妈,只顾着自己去茶馆打麻将,结果有一天,他在外面接客的时候,他妈在家犯病了,直接死了。

    事后听医生说,那时候如果他老婆在家的话,吃点药这事就过去了,他妈也根本不会去世的,但就是因为她老婆出去打麻将了,结果就整出这事情来。

    当然,如果这事就这么结束了,镇里的人也都不知道,但在他妈头七那天,他家里就开始发生事情了,首先他妈的房间里面就一直传出来咳嗽声,然后就是那些买来的纸钱要么根本烧不掉,要么就是点的香烧的特别快。

    当时黄三吓得不轻,就找了月经哥解决这事,月经哥也的确把这事情给解决了,但月经哥就有一点不好,嘴巴大。

    这事情本来就八卦无比,一被月经哥知道,这全镇的人也都知道了,最后黄三在十陵也混不下去了,带着自己老婆灰溜溜的搬其他地方了,家里现在还空着呢。

    听他说完,我也清楚了,难怪刚才那的哥看到我就让我下车,这其中还有这一环,也是我运气不好,正好遇到黄三,遇到其他人肯定给我载十陵来。

    说着说着,三轮车也停了,停在一个小楼前面,骑三轮的人和我说杨羽就住这里面,让我自己找他,既然是来找杨半仙的,也不收我钱了。

    下了车后,我看着面前这三层楼的小楼,心里也有些犹豫,不知道要不要进去,但想想来都来了,总不可能到了门口就打退堂鼓吧。

    咬了咬牙,闷着头就往里面走。

    结果我刚走进去,就看到一个穿着唐装的青年人正坐在院子里喝茶呢,一看到我进来,二话不说,直接站起来脱了自己的千层布鞋,上来哗哗哗的朝着我的脑袋就拍了好几下,一边拍着一边还把他手里拿着的茶壶往我脑袋上倒着,口里念念有词。

    "滚出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