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活人禁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个鬼婴似乎没有看到我一样,从我的身边走过,我不清楚为什么自从大洋来了之后,楼下的秀秀和这个鬼婴似乎都看不到我了,不过应该是那洒在我脑袋上的糯米粉起了作用吧。

    虽然心里对目前发生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心,但显然现在不是询问这些的时候,既然大洋让我在楼上等他,那我就等他来了再问好了。

    在鬼婴走后,我赶紧朝着楼上跑去,因为被鬼婴耽搁了一下,现在我肺里已经有些翻江倒海了,如果不是因为呼吸一下就有生命危险,这时候我绝对是要忍不住呼吸出来的。

    强忍住眩晕感,我冲上了二楼,到了二楼后,我也蒙了,因为大洋和我说的是二楼第二个房间,但这里的房间设定是两排的,也就是说二楼数过来第二个房间是有两间的......

    到底是哪一间?

    但此刻从脑袋上传来的眩晕感已经容不得我再去多想什么了,我想着赌一把吧,再留在走廊上肯定是死路一条的,还不如赌一把,随便找个房间,这样起码也有百分之五十的生还率不是吗,我直接打开左手边的房间,打开门进去后,赶紧把门给关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在我进去后,我也开始环视着四周的布景,在这种情况下,还是得利用起能让自己利用的东西才可以。

    这房间挺大的,房间的布置虽然已经显得有些荒芜,但还可以看得出来,在以前的时候,绝对是十分奢华的。

    房间的正中心是一张红木床,而在床边摆放着一个梳妆台,梳妆台也同样是红木做的,上面镶嵌着一面镜子,从镜子里面看到,我的脸因为被糯米粉撒了,看起来煞白煞白的,就跟逢年过节时我妈给我奶奶烧的纸人一样。

    听说带镜子的房间都挺邪门的,在看着那面镜子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有些慌得,不过还是没敢往外面走,毕竟刚才已经从二楼走下来一个鬼婴了,我可不敢保证二楼还有没有其他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这个房间里面暂时没有东西,也就是至少现在我是暂时安全的。

    静下来后,我也开始担心起大洋来了,毕竟在上来前,我是看到大洋朝着秀秀过去的,俨然一副要跟秀秀拼命的模样。

    不过大洋的出现却让我这两天提心吊胆的内心平稳了不少,相对于看起来靠谱的牛十三,我其实还是更愿意相信看起来挺不靠谱的大洋的。

    而且听大洋说,牛十三给我的那块玉是血玉,一个害人的玩意儿。

    说我是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

    这意思我要死还不明白就真的是脑残了,显然牛十三不是要帮我,而是要害我的。

    我忽然内心感到有些侥幸起来,还好刚才牛十三找我要生辰八字的时候,我妈电话打不通,不然还真的有可能出事。

    想起来一些书上写的,自己的生辰八字不要随便透露给别人,这果然是正确的。

    仔细想想,我身上遇到的这些事,似乎还真的和牛十三还有他爹有很大的关系,不管是什么,都是他们说什么,我就信什么的。

    但问题又来了,如果他们真的害我的话,那他们怎么确定我当时去鬼街的时候会找上他们呢?

    一个个问题好像一团团乱麻似得让我纠结起来。

    不过到现在来说,可以肯定的是,牛十三绝对没有安好心。

    毕竟听那块玉的名字"血玉"就可以听得出来,的确是邪门玩意儿,更何况那块玉看起来的确很诡异,玉身上竟然还沁着血丝,真是闻所未闻。

    我有些后悔自己这么容易就轻信于人了。

    就在这时候,整个别墅里面都响起一道无比尖锐的惨叫声,是那种带着颤音的惨叫,似乎在哭泣,又似乎在尖叫,听起来又好像是在笑。

    那声音听起来怪诡异的,弄得我心里有些害怕,我琢磨着自己可不能在这里傻乎乎的窝着,不然非得把自己给吓死不可。

    但着实是找不到什么事情来做,我只好在脑子里面开始背乘法口诀,试图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开,别自己把自己吓到了。

    不知道为啥,背着背着,我就感觉房间里面开始有些冷起来了,我打了一个哆嗦,站起来,刚站起来,就感觉有一股尿意上来了,还好房间里面有厕所,我拧开厕所的门,打算上厕所。

    上厕所的时候,心里还有些心惊肉跳的,生怕从马桶里面钻出来一只手什么的,而且尿完也不敢去冲,同样是这个道理,生怕冲水冲下来的都是血。

    从厕所里面出来后,什么也没发生,这让我心里的不安也少了一点,因为有些冷,我就想着在房间里面找些东西。

    但很快,我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麻,越来越冰,到后来连站着都有些困难了。

    过了一会儿,不知道为啥,我忽然哼的冷笑了一声。

    冷笑声在这寂静的房间里面显得特别的突兀,连我自己都被自己的冷笑声给吓到了,然后更让我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我竟然发现我的身体有些不受自己控制的走到了梳妆台前,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很是温婉,妩媚的笑了一下。

    当时我的鸡皮疙瘩都出来,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可能会这么笑啊,这种笑容如果在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漂亮女人的身上看到,那绝对是赏心悦目的,但要是在一个男人的脸上有着这样的笑容,却有些毛骨悚然起来。

    然后我就发现自己的身体贼鸡巴熟练的打开梳妆台,从里面拿出一个化妆包,打开化妆包,拿出一把梳子,开始对着自己的头发慢慢的梳了起来。

    但我的头发是中发,虽然能梳,却也只能梳一下,但镜子里的我却是很温婉的一点点的往下梳,下面即使没有头发了,还是往下面梳着。

    等我缓过神来的时候,我猛然发现,镜子里面出来的根本不是我,而是一个女人在梳头发,这是一个特别漂亮的女人,任何赞美女人的词语都能够用在她的身上。

    她的身上穿着一件深红色的旗袍,长发披肩,正温婉的梳着自己的头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就是照着镜子的时候,总感觉镜子里面的自己正在看着自己,这个时候,我我也感觉到镜子里的女人一直在看着我。

    很快,她拿起桌子上的口红,在我以为她要给自己抹口红的时候,却发现她把口红给放进了抽屉里,而是拿过一把剪刀,将自己的手指头划破,手指头上很快就涌出鲜血来。

    她就把这些血轻轻的抹在自己的嘴唇上,那张原本无比清秀端庄的脸颊开始变得妖异起来。

    "咯咯咯咯!"我就听到一道银铃般的笑声,镜子里的女人正盯着我,轻笑着。

    而那声音,却是从我的喉咙里面发出来的!

    我根本不可能发出这种声音,这绝对是女人的声音,但的的确确从我的喉咙里面发出来的。

    这时候的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来了,想要站起来离开面前这镜子,但不管我这么努力,我的身体却依旧还是没能被自己操控起来,只能无力的看着镜子里那穿着红色旗袍的女人对着镜子这面的我笑着。

    镜子那边的女人在无声的笑着。

    镜子这边的我,却在诡异的发声。

    就在这时,我注意到女人的笑容,心里一惊,这哪里是笑,分明就是无声的哭!

    镜子那头的女人,似水的眼眸中蕴含着幽怨,憎恨,悲伤,绝望的情绪,却唯独没有一点儿带着生机的欢愉。

    PS:

    今天还是这一更,早点发出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7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