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活人禁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把钱拿回家后,我把这钱,加上之前的一万一,都整整齐齐的码放在桌子上,除了买葡萄花的那五十多,钱就全都在这里了。

    我就有些愁了,听老头说的,如果这笔钱我没有花的话,这个局我还是可以破掉早知道那时候我就不听楼下大妈的话买那两斤葡萄了,现在倒好,整的我这么被动。

    估计这世界上看着这么多钱发愁的人也就只有我了,这笔钱我暂时还不打算动,说不定以后有机会靠着这钱找出什么蛛丝马迹来。

    而且我也决定了,真的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哪怕是被当作是神经病,我也要去报警,要是警察不受理的话,我就袭警住进监狱里面去,听说鬼都怕恶人,进监狱的难道还有好人不成?虽然日子难过了点,但还能保住我的命不是。

    心里打定了主意后,也不太慌了,我这胆子也大了点,把钱放在鞋盒里面,塞进自己床底后,也打算起身出门问问早上的事情。

    那的确很邪门,我明明在朋友家睡的好好的,咋就穿着寿衣自己给回来了呢?难道那人还能操控我梦游不成。

    下楼的时候,我看到了隔壁老太家的儿媳妇,这才一天不见,我发现她比之前憔悴了不少,整张脸煞白煞白的,脸色特难看,那对眼睛也变得有些死气沉沉起来,见到我后很是诡异的扫了我一眼,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本来这两天我就被吓得不清,现在被她这么一笑,心里特发毛,赶紧横了她一眼,"你笑个鸡毛掸子啊!"

    结果那女人就好像没听到似得,那双死气沉沉的眼睛在眼眶里面咕噜噜的转着,哼的冷笑了一声,推开自家门回去了。

    "神经病!"我骂了一句,也朝着楼下走去。

    刚走到楼下呢,就看到一个中年人蹲在我家楼下抽烟,见我来了,把手里的烟头往地上一丢,朝着我走过来了。

    我一瞅,是老头儿的儿子,昨天我也在医院里面了解了一下,老头姓牛,以前农村取名比较随便,而老头他儿子在自己那一辈里面排名十三,所以老头就叫牛十三了。

    牛十三走到我面前,对着我开口说道,"想必你应该知道事情到底哪里不对劲了吧。"

    我愣了一下,看着面前的牛欢喜,开口说道,"什么事?"

    "你没注意到?"牛十三有些疑惑的开口询问道。

    我点了点头,但又很快的开口说道,"你也知道今天早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今天早上?什么今天早上,昨天晚上你从医院里面出来的时候,就直接往这走的,我看你走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太对劲,就跟过来了,结果你猜我看到啥了?"牛十三的表情显然有些不对劲。

    我看牛十三煞有其事的样子,心里也毛的慌,赶紧开口说道,"啥?"

    "你自己看吧。"牛十三从他的口袋里面掏出一个手机,丢给我,让我打开那个视频。

    我打开了视频,有些迷糊的看了起来,看的出来这视频拍摄的角度绝对是在偷偷摸摸拍的,因为拍的人都是躲在一个拐角,把摄像头偷偷探出来拍的,而且还是晚上了,如果不是有路灯,我根本就看不清楚视频的内容。

    很快,我就从视频里面看到我的出现,但是我却丝毫不记得我昨天晚上有走过那条路,视频中的我走起路来有些怪异,怎么说呢,就好像是在轻轻的往前跳着。

    这时候,从前面出来一个脚上穿着草鞋,身穿长且大的黑袍,头上戴着一顶大草帽,手执铜锣,腰包藏着一包符的男人。

    那顶大草帽把那个男人的脸都给遮住了,让人根本就看不出他究竟长什么样子,而且视频是偷偷拍的,角度也有点偏。

    这时候那个男人不知道和"我"说了什么,就听到我在那个咿咿呀呀的说个不停,声音特别的怪异,完全就不是我的声音,这时候那个戴着大草帽的男人拍了拍"我"的肩膀,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看到他拍到"我"肩膀的时候,我感觉视频里面的我身体瞬间变得僵硬了。

    这时候我看到视频里面那个男人走到了"我"前面,从自己的大袖子里面掏出一件寿衣,给我慢慢穿了起来,等我把那件寿衣穿起来后,这才从袖子里面又掏出来一个小阴锣。

    然后他一面敲打着手中的小阴锣,一面领着穿着寿衣的"我"往前走。

    当当当,当当当......

    小阴锣的声音从视频里面传了出来,视频到了这里就彻底的黑了,只从里面听到渐行渐远的阴锣声。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的有些毛骨悚然起来,毫无疑问,视频里面的那个"我"绝对是我没有错,虽然没有看到正脸,但我已经确定了这肯定是我。

    因为视频里面我和那个草帽人走的方向就是我家的方向,而我早上又是在自己家里醒过来的,那不是我还能是谁啊。

    但我又感觉奇怪了,我昨天明明是在朋友家睡的啊......

    很快,我就陷入苦恼了,我昨天到底是去的哪个朋友家来着?不管我怎么想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我赶紧拿出手机打算看看聊天记录,但在我掏出手机,打开通话记录的时候,却发现上面根本没有什么我朋友的电话,最近的一条还是昨天我打给我老板请假的。

    操了,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候,牛十三也看出我的不对劲来,对着我开口说道,你早上起床还没照过镜子吧。

    "照镜子?"被牛十三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早上被寿衣那事情给整的我到现在都还没刷牙洗脸呢,不过我很好奇牛十三为啥会问我有没有照镜子。

    "走吧,去你家,你自己看看就明白的。"牛十三没有说什么,只让我自己回家。

    我就带着牛十三进了我家,刚进屋,我就朝厕所里面去了,一照镜子,我吓了一跳。

    因为我发现自己的脑门,耳朵,鼻子,嘴巴都被抹了朱砂,看起来特别诡异,连我自己都被镜子里的我给吓了一跳。

    也难怪刚才隔壁那女人看我的表情这么奇怪。

    等我出去后,牛十三这才接着开口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背膛心、胸膛心窝、左右手板心、脚板心这些地方也都被抹了朱砂,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自己去里面脱光了看看。"

    我见牛十三说的煞有其事,也没去里面脱衣服,看了下自己的手心,上面果然有两个朱砂印记,然后把自己鞋子和袜子都脱了,果然也在自己的脚板心上看到朱砂印记,当时把我给吓得不清,这他妈的是怎么一回事,我就开口说道,"这里面有什么讲究不成?"

    牛十三点了点头,"昨天晚上带走你的人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个赶尸人。"

    "赶尸人?"我愣了下,我也在一些小说和电影里面看到过这种人,一直也没太当回事,但现在被牛十三这么一说,关于赶尸人的印象都一一在我脑海里面浮现出来。

    赶尸人,顾名思义,就是给尸体赶路的人,一想到这,我就开口说道,"那你的意思是,那家伙把我当尸体来赶?"

    "没错。"牛十三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一般情况下赶尸人是不能驱赶活人的,但还有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那个人的阳寿已经不多了,换一种说法就是,那人已经活不久了!"

    说完,牛十三就直勾勾的看着我,那表情给人感觉就好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

    PS:

    在微信用手机看的朋友可以下载黑岩阅读的APP,然后在站内搜索《活人禁地》就能找到咱们的书了,在黑岩看的阅读效果更佳,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