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活人禁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抽抽鼻子,扭头朝老吴家看了一眼,因为他家还在守灵,所以门还是开着的,只是那小两口也不知道在干啥,老太太的灵位前并没有他俩的身影,只有老吴太太的那张黑白照片孤零零的摆在那里。

    照片上的老吴太太,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又好像在不怀好意的注视着我,让我看了浑身都不舒服。

    我就赶紧低头开始烧纸,寻思早烧完早完事儿,本来我是想把纸钱点着就回屋的,但是我又怕火自己灭了,或者烧的不完全啥的,就只能硬着头皮蹲在那里等纸烧完,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身后站了个人。

    我呲楞一下就站起来了,可是当我转身瞅的时候,却发现站在我身后的,竟然是那个下午刚给我算过命的老头!

    我当时一看是他,就愣住了,就皱着眉问他怎么来了,老头就嘿嘿的干笑了俩声,说他有点不放心,就过来看看。

    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他是怎么找到我家的?

    我就问他,老头说是他算出来的,然后又跟我说,下午我走了之后,他闲着没事儿帮我算了一卦,没想到卦象上说我这儿今晚上要有变化,他不放心就过来看看。

    我一听他说要有变化心里就咯噔一下,问他是什么变化,老头却摇摇头说他也不知道,所以才过来看看,我一看这也没别的办法了,就蹲下去继续烧纸。

    可我刚烧了一会儿,就听见身后有咯咯笑的声音,就回头问老头听没听见有人笑,老头却面无表情的冲我摇摇头,我有些奇怪,但是再也没听见那笑声,就也没当回事儿,觉得可能是自己听错了。

    烧完了纸,我就准备让老头跟我一起进屋歇着,但是老头却先让我把屋里的镜子都盖上,我问他为啥,老头告诉我镜子那东西太凶,别冲了啥东西就不好了,现在还不到用镜子的时候,得先礼后兵。

    我听老头说的有道理,就进去把镜子都用东西给遮上了。

    老头跟我进了屋,俩人就一起坐在了桌边,我问老头现在还干啥,老头就只告诉了我一个字,等。

    我呆的实在无聊,就拿出手机在桌底下玩,可是就在手机黑屏读取游戏的时候,我突然在手机屏幕上看见一旁的老头竟然在笑!

    我猛的抬起头瞅他,可是他却只是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等我再低头瞅手机的时候,上面却只有游戏的画面了......

    我想开口问问老头这是咋回事儿,可是我突然想到了刚才烧纸时身后的笑声,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坐在桌对面的老头,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瞬间爬满了我的全身......

    我低着头慢慢的长吸了两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了下来,然后站起来问老头抽烟不,老头没吱声,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摇摇头,我便一个人走进了里屋去拿烟。

    等我出来的时候,我还是留了个心眼儿,往自己兜里揣了个小镜子。

    我尽量不动声色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然后低下头接着装作玩手机,但是却把兜里的小镜子掏了出来,然后悄悄的照向了一旁的老头......

    可就在我马上要照到他的时候,老头却突然用手拍了我一下,问我干啥呢,吓的我赶紧就把镜子放兜里了,然后抬头跟他说没干啥。

    老头就有些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头顶上的灯,然后就让我把灯关上,我就特纳闷的问他为啥,他就让我别废话,是不是一会儿想见点啥不该见的东西。

    虽说我特不情愿,但是他的话我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我就慢吞吞的往门口走,可是我心里就像有一种本能似的在抗拒着。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我就有些不知所措的回头看了眼老头,因为在这个敏感的时刻,我心里也不知怎么只想起了三个字,鬼敲门......

    可是我回过头才发现,老头也紧张的看着门,似乎他也不知道门外敲门的是谁。

    我就趴在门边试探性的问了句,"谁啊?"

    门外并没有人回答,只有那幽幽的敲门声还在继续......

    我的心跳不禁骤然开始加速了起来,不过我一想到屋里的这老头好像也有古怪,而且就算真出了啥事儿,也有他和我一起垫背,我就把心一横,没有问老头一声就把门给开了。

    但站在门外的人却让我愣住了,是个女的。

    我从来见过这么好看的女人,最奇怪的是这个女人都进了楼了,还打着把伞举在头上。

    女人一看我开门了,就冲我笑了下,然后对我说,"我爸在这儿呢吧,我是来接他回家的。"

    我有点被她说糊涂了,就问她,"你爸?"

    她就歪了下身子,踮着脚从我身边往屋里瞅,然后她一看见屋里的老头就说,"爸,你快出来吧,太晚了,妈叫我接你回家。"

    然后我就也转身瞅屋里的老头,可是却发现老头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不过站在门口这女的又笑着说了句,"爸,你再不回家,妈就要生气了。"

    老头就铁青着脸从屋里出来了,走到门口也没跟我说一句话,就直接下楼去了,我一看老头这样儿心里就特纳闷。

    倒是这女的笑着让我别见怪,她爸就这样跟老小孩似的,我点点头说表示理解。

    但是还没等我问老头,他走了我这儿咋办的时候,女人就打着伞也下楼去了。

    我看着这女人下楼的背影,只能无奈的耸耸肩不知道该说啥了,但是这女人的身材真不错,腿长屁股翘,看着就想干她,虽然半夜在楼里打个伞有点诡异,但是免费让我干,我还是会干一炮的。

    想到这儿我自己都忍不住乐了,这都啥时候了,乱七八糟的想什么呢。

    转身准备回屋的时候我一不小心踢到了地上的月饼盒子,低头一瞅,却发现那个盒盖竟然是打开的!

    而且里面我写的那张黄纸条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白纸条,还有一把钥匙!

    我立刻就把盒子拿进了屋里,我又在盒子里仔细的找了一遍,确定里面没我的那张黄纸条了,才去看那白条。

    白纸条上只写了一个地址,再就没有任何线索了,我拿着那把钥匙想了一会儿,心里却越发的慌乱了起来。

    因为我知道那个给我送钱的人已经把盒子里我写的纸条拿走了,给我留下了这个地址还有这把钥匙,难道说那人是要我拿着钥匙去纸条上的地方么?

    我想到这儿觉得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就是去找那个刚刚被他姑娘叫走的老头,现在也只有找他了。

    虽然我开始还觉得他招摇撞骗,但是现在觉得他绝对是有点真本事的,我揣着这纸条和钥匙锁上门就下了楼,然后打了辆车就直奔老头那里。

    因为老头这算命的小店也卖些丧葬用品,所以和鬼街上的其他门市一样,都是昼夜营业的,可是这次接待我的却是一个满面愁容的老太太。

    我就问她大爷呢,她却叹了口气告诉我,下午的时候老头突然中风了,然后就被救护车送到医院去了。我当时一听就嗷的一声喊了出来,"不可能,那刚才来我家的是谁啊!"

    老太太却眨眨眼睛一脸不解的看着我,然后摇摇头对我说,"我家老头子下午就被救护车拉走了,咋可能还去你那儿啊,你兴许是看错了吧!"

    我立刻就摇头说不可能,又问她是不是又个姑娘,刚才是她姑娘给老头接回去的,老太太却更为不解的看着我说,她就一个儿子,哪里来的姑娘!

    PS:

    在微信用手机看的朋友可以下载黑岩阅读的APP,然后在站内搜索《活人禁地》就能找到咱们的书了,在黑岩看的阅读效果更佳,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