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活人禁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后来我也只能端着那月饼盒子从她家走了出来,而盒子里也多了那本应该被我捡到的一千块钱。

    只是此刻我的心情却一点都没有捡到一万一千块钱的喜悦,反而是忧心忡忡。

    因为我没有从老太太儿媳妇的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细节,只知道她婆婆抱着在楼下晾的大葱上楼,然后在我门口看到了那一摞钱,接着便兴高采烈的捡回了家,当天晚上就不行了。

    唯一有用的细节可能就是她说她婆婆去世时的表情很是惊恐,眼睛睁的很大。

    我回到屋里,把这事儿又仔仔细细的想了一遍,越想越觉得这事儿邪乎,就给单位打了个电话请了假,然后打车就去了鬼街。

    我们这儿的鬼街其实就是卖丧葬用品的一条街,里面也有不少算命的小门市,我走了一圈,就找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小店进去了。

    接待我的是个老头,我就把这些天遇到的这些怪事儿一字不落的都说了,老头听完闭着眼睛半天没吱声,睁开眼睛就问我,"小伙子,你知道你门口为啥会有纸钱不?"

    我一脸迷茫的摇摇头,心里寻思我他妈的知道还过来问你?

    老头老神在在的就喝了口桌子上的茶,然后跟我说,"那是老太太还你的钱。"

    我当时听完就傻了说,"啥?我也没借她钱啊!"

    老头就笑了笑说,"那是本应该被你捡到的钱,被老太太捡了,有人不高兴了,所以老太太就只能用死人钱还你了。"

    老头的语气虽然轻松,但是却给我听的浑身冷汗直流,我就赶紧问老头,"那这钱到底是谁扔我门口的啊?这没事儿给我送钱是啥意思啊?"

    老头就又笑了下说,"小伙子,你知道这是啥钱不?"

    我摇摇头一脸紧张的看着他,老头就又抿了口茶水说,"这是你的买命钱。"

    "啥?买命钱?"我当时听完了,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嘴里瞬间就喊了出来。

    老头却拍拍我的肩膀,让我别激动,然后又给我倒了杯茶水才接着说,"这人啊,一辈子赚的钱是有数的,你都花完了,也就差不多活到头了。这给你送钱的这个,相当于是把你这辈子要赚的钱,提前都给你送过来了,然后你花完了,也就离死不远了,这就叫做买命钱。"

    老头的话让我口干舌燥了起来,我拿起桌上的茶水一口就都给喝了,然后问他,"大爷,那您的意思是,这个给我送钱的人是想要我的命?"

    老头就一副悠闲的神情点了点头,我当时第一想法就是老头在忽悠我,可是一听到他说有人想要我的命,我还是有点慌了,就问他,"大爷,那我咋办啊?你可得帮我啊!"

    老头就挑起眉毛看着我说,"你捡的钱花了么?"

    我想了一下,脸上一边渗着冷汗,一边点了点头,但是马上又摇摇头说,"我就花了一点,就开始的那三天的钱,今天这一万,还有老太太捡走的一千我都没动!"

    老头却先是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又撇了撇嘴说,"不是花多少的问题,而是花没花过,你既然都花过了,我也没辙了。"

    老头说完就又低头开始喝茶不说话了,他越不说话,我这心里就越发的着急了起来,虽然我感觉他像在那儿忽悠我,但是被他说的我这心里还真是越来越慌了。

    我一寻思反正家里还有那捡来的一万一,就一狠心,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放桌子上说,"大爷,我兜里就带了这些,要是不够我就再回去取,你就帮我想想办法吧!"

    然后我又特意强调了下,这是我的钱,不是那捡来的。

    老头捋了捋胡子,想了下跟我说,"其实我说的没法子是想硬碰硬是不行,但是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是给你送钱的那人把这局自己破了,你就还有救。"

    我一听老头这么说,就感觉他刚才明显在玩我,就是在等我掏钱,我就有点不爽了,不过钱都已经放桌上了,也不能再拿回来了,我就皱着眉问他,"关键是那人我都没见过,怎么能让他自己破这局啊?"

    老头就一边把钱收了起来一边问我,"你好想想,最近有没有得罪过啥人。"

    我坐在那儿低着头苦苦思索了半天,最后只能摇摇头,最多就是有人暗地里看我不顺眼,但就算有点看我不顺眼的,但是也不至于要我命啊,所以我实在是想不到。

    老头看我摇头,就想了下问我,"那今早上装钱的那盒子你没扔吧?"

    我使劲儿的点了点头,老头就也点点头然后走了出去,等他再进来的时候,手里多了几片门外的柳树叶子,然后他又去里屋端出来一碗清水,让我把手指头扎破了往碗里滴了几滴血,又把柳树叶子,捣烂了都放进了碗里,最后才从兜里掏出一张黄纸,让我用扎破的那根手指照着他说的在纸上写字。

    他说的话有点像文言文,不过大概意思就是,让那个给我送钱的人放我一马,是我以前不懂事儿不小心得罪了他,但是只要他把这局破了,万事都好商量。

    我写完了之后,老头就再没碰这黄纸,但是却提着一根毛笔在纸后面画了个符,然后告诉我晚上把这纸放那盒子里,一起放到门外,而且放的时候想着烧点纸钱。

    我一听还得烧纸钱就一脸疑惑的问他,"咋还得烧纸钱呢?是给隔壁刚死那老吴太太烧的?"

    老头却摆了摆手说,"你就没想过这钱是咋送到你家门口的,还有为啥谁都没捡过你门口的钱,就这老太太捡着了?"

    我摇摇头,一脸茫然的看着他,老头就哼了声说,"那人应该是早就在你住的那地方做了手脚,用你的头发或者指甲盖布了个局,除了你别人应该是看不到那钱的,不过那老太太是大限将至了,阳气弱阴气重,就看到那钱了。"

    虽然刚才我还不太相信这老头,可是现在听完他这一番话,我还是感到了一阵凉意。老头看我一脸的愁眉不解,就拍拍我的肩膀说,"别担心了小伙子,他这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子,他如果真把你害了,他自己也好不了。"

    他说完,我就一脸气愤的瞪着他,他这算哪门子安慰人,明显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不过这时我才想起他还有件事儿没解释呢,就问他,"大爷,那他是咋把钱送我门口的啊,都这么多回了,他就不怕被人看见?"

    我这么问的时候,就在心里寻思,那今晚我要是在门口蹲一宿,是不是就能逮到这人?不过老头却冷冷的说了一句,"不是他送的,是他养的小鬼来送的。"

    我当时听完都傻了,这咋还整上小鬼了呢?

    缓了好半天才又说出话来,不过任凭我再怎么跟老头墨迹,老头就是不肯陪我回家,只是说让我晚上放了黄纸,然后明天再过来找他。

    我一看这老头是肯定不会跟我回去了,就也只能作罢,自己回去了,说实话我到现在也不是很相信这事儿,只是觉得我这五百块钱让他赚的也太容易了。

    我回家之后就自己随便弄了口吃的,吃完了就在屋里百无聊赖的看电视等天黑,纸钱也早在回来的时候就买好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不知道是不是下午的电视太无聊了,我竟然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然后在梦里就总听见有人喊我名字,一睁开眼睛屋里却只有电视的声音,我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下午,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

    我一看已经到时候了,就拿着东西出去了,我们这楼道里没有感应灯,平时也只有从走廊窗子里透过来的月光算是个亮儿,但是今天是个阴天,外面黑乎乎的一点光亮都没用,不过却有从隔壁老吴家灵堂里照出来的烛光。

    烛光轻轻的摇曳着,把整个走廊都照的忽明忽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阴森。

    PS:

    在微信用手机看的朋友可以下载黑岩阅读的APP,然后在站内搜索《活人禁地》就能找到咱们的书了,在黑岩看的阅读效果更佳,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