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白欠揍,不过六道晚上喝了四罐喜力,四两白酒,晕了,现在是存稿更新,明天就没了)

    蝎尾狼是一级上品妖兽,群居,长着一条蝎子般倒钩尾巴,有剧毒,气血境七八层武者若陷入包围,一不小心也可能毙命。

    白玉山惩罚陈宗取来十条蝎尾狼的蝎尾,意味着陈宗必须斩杀十匹蝎尾狼,十分凶险。

    白玉山暗暗点头,陈宗很配合,让他有些诧异,寻思此次后,不再刻意针对。

    “大师兄,正好你在这里,我便请大师兄作为公证人。”陈宗却忽然开口说道,清幽的目光如水滑过,落在白玉楼的脸上:“我要挑战白玉楼的沸血池修炼排名。”

    白玉山顿时一怔,看向白玉楼。

    “我在沸血池的排名很靠前,也难怪你会心动。”白玉楼冷冷一笑,眼底闪过一抹冷厉:“也罢,我就给你这次机会,拔剑吧。”

    “竟然要挑战三少爷,真是自不量力。”

    “他又不是第一次做自不量力的事。”

    旁边便有人议论纷纷。

    “既然如此,我便做一个公证人,记住,同为剑耀堂弟子,不可下重手,点到为止。”白玉山云淡风轻的说道。

    白玉楼拔剑出鞘,剑光清冷如一汪秋水,是一把宝铁剑,还是最顶级的那种,比陈宗手中的宝铁剑还要胜过些许。

    长剑一抖,剑光晃动,瞬息化为十几点激射而至,点点如同星芒绽放,扰乱双眼视线,难以分辨出真正的一剑在哪里。

    白玉楼的修为是气血境六层巅峰,所练筑基剑法,正是白家的小星芒剑法,剑出如星芒闪烁,虚实难辨,极具穿透力。

    陈宗拔剑挥斩而出,仿佛风吹过,十几点星芒尽数消散,一剑切向的咽喉,又瞬息一变往下轻轻一点,刺向白玉楼的左胸口。

    白玉楼连忙挥剑,剑身仿佛破碎,化为更多的星芒环绕在胸前。

    不料陈宗手腕再次一转,刺向胸口的一剑改为削,削向白玉楼右胸口。

    瞬息,陈宗手中之剑便连续变换三次,白玉楼防不胜防,气血之力爆发,双足似踩踏在飞星之上,脚步往后身形迅速飞退,正是人级中品武学逐星步。

    “想不到你还有点本事。”白玉楼脸色有些铁青,当日白岩曾出手教训陈宗,结果才交手陈出云就出现,因此白玉楼并不知道陈宗的本事到底如何,尤其对方来自风武城,和极武主城没有可比性,更让他有一种小瞧的心思,却没想到一交手,对方一剑三变就将自己逼退。

    “此子好高明的剑法。”白玉山眉毛轻轻一挑暗暗说道,内心惊讶不已。

    一个练剑者的剑法高不高明,一剑之中所展现出来的变化便能直接体现出来。

    寻常练剑者,一剑刺出便是刺出,很难以中途再做改变,毕竟一剑刺出速度极快,时间极其短暂,变化已经来不及。

    高明一些的可以做到一剑刺出后中途变化一次,再高明的,就是一剑刺出,中途变化两次,算上出手,便是一剑变化三次,如陈宗这般,陈出云和白玉山也处于这个层次。

    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对自身的力量应用要有过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人之处,对手中剑的掌握程度很高,对剑法有独到见解,三者缺一不可。

    “逐星步!”

    “繁星点点!”

    白玉楼一步跨出,如踏星飞速冲向陈宗,手中宝铁剑一挥,化为十八点星光,扑哧扑哧击穿空气,似雨打芭蕉,尽数往陈宗激射而去。

    人级中品繁星剑法第一重大成之境!

    每一点星光都是一剑直刺,威力极强。

    陈宗心头一动,目光冷肃,气血之力爆发,瞬息五变,一剑挥出,剑仿佛消失,化为一颗寒星升起,仿佛孤星降临世间。

    “孤星问世!”白玉山脸色骤然大变,其他人并不知道孤星剑法是怎么样的,并未觉得如何。

    孤星一现,十八点星光立刻变得暗淡,直接被击碎八点,那孤星也仿佛昙花一现破碎。

    循着缝隙,剑如飞星掠过长空,带动身形,杀向白玉楼,点点星光自身边飞过,像是穿过星空一般,十分炫目。

    刺出的一剑再次变化。

    一变两变三变!

    “一剑四变!”白玉楼脸色更加难看。

    白玉楼还来不及闪避,便感觉脖子处传来一丝寒意,直透躯体,浑身发麻。

    “认输。”陈宗不徐不疾说道,白玉楼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羞愧难当。

    “陈宗,把剑放下。”白玉山回过神来,语气冷厉。

    “大师兄,他还没认输呢。”陈宗淡淡说道。

    “我……认输……”白玉楼额头青筋暴起,艰难的说道,众目睽睽之下,这种感觉,让他十分难受。

    “既然如此,把沸血池的排名木牌拿出来吧。”陈宗说道:“我相信你会随身携带着。”

    “拿去。”白玉楼从怀中掏出木牌丢向陈宗,陈宗一把接住迅速看了一眼,上面写着十五,意为第十九批,如今已经过去十批,也就是说,今天算在内,再过五天白玉楼就能进入沸血池,不过现在被陈宗取代。

    “这是你的。”陈宗取出自己的排名木牌拿出来,丢向白玉楼,白玉楼一看到一百三十,差点吐出一口血。

    能拿到第十五批的排名木牌,与他的各种努力有关系,其中还有着白玉山之名起作用,没想到最后竟然为他人做嫁衣裳,尤其还是一个和他不对路的人,那种感觉,说不出的难受。

    白玉山脸色阴沉。

    他算是看出来了,陈宗知道白玉楼和自己的关系,当中挑战白玉楼,等于是对自己给他惩罚的一个反击,不由暗怒不已。

    同时,陈宗竟然将孤星剑法第一重修炼到入门之境,算一算,也才十天而已,要知道,当年自己也曾练过孤星剑法,一个月不曾入门便放弃,没想到竟然有人可以在短短十天内修炼到入门之境,这让他十分不爽。

    另外,陈宗能一剑四变,证明其剑法造诣比自己更加高明。

    不管是哪一点,都让白玉山看陈宗不顺眼,三点加起来,更是很不顺眼。

    “陈宗,你的实力很不错,当日却弃权避战,实在太不应该,如此恶劣,对你的惩罚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还是太轻了。”白玉山神色冷厉语气森寒:“除了十条蝎尾狼的蝎尾之外,你还要取回一颗精血果,这个惩罚,你服不服?”

    说着,气血境九层的强大气血之力仿佛要爆发,化为惊人的气势带着如剑般的锋锐,冲向陈宗,让陈宗浑身一颤,皮肤发麻,汗毛倒竖,危机感无比强烈。

    “服。”陈宗神色微微一变又恢复如常,却没有丝毫反驳,不给白玉山其他机会。

    白玉山深吸一口气,他十分希望陈宗不服,表现得桀骜不驯,甚至直接冲撞自己,如此,才能名正言顺的出手,给对方一个教训。

    可惜,没有机会,这让白玉山更高看陈宗几分。

    “大师兄,若无其他事,我准备去猎杀蝎尾狼。”陈宗不卑不亢正色说道。

    “去吧。”白玉山点点头,既然陈宗没有明目张胆的顶撞自己,而是很配合,自己就必须表现出首席大师兄的风度来。

    ……

    “陈宗,我与你同去。”李真世说道。

    猎杀蝎尾狼本身就有着莫大危险,很难,还要采摘精血果,更难。

    “这是惩罚我的,可不是惩罚你的。”陈宗笑道。

    谢绝李真世同行的好意,陈宗去查阅资料。

    精血果是七品草药,对生长环境有很高要求,需以妖兽血液灌溉才能生长,开花结果,每一颗成熟的精血果都蕴含着强劲精纯的气血之力,服之炼化,能明显提升气血修为,哪怕是对气血境七层武者也有显著效果。

    若是将之搭配其他草药,炼制成丹丸,对气血境八层九层武者也有不小的效果。

    “弟,你没有当众顶撞白玉山的做法,很好。”陈出云得知消息后寻来。

    “我现在实力不如他。”陈宗说道,很简单的一个道理,论修为论实力,现在还不如白玉山,论在剑耀堂当中的地位,也不如白玉山。

    “一把好剑,要够硬,也要有韧性,缺一不可。”陈出云正色说道:“世人都以为,练剑人需宁折不屈,那是最浅显的见识,练剑人胸有气魄、心蕴锋芒,但也要懂得势,曲中求直,一时的屈是为了更好的反弹。”

    说着,陈出云拔剑随手一颤,剑身弯曲后猛然绷直,剑光幽幽如水,发出惊人声势,若能击碎山石,顺势一剑刺出,更快更猛更强横。

    陈宗顿时一凛,自己的做法,只是一种感觉一种直觉,不似云姐这般条理分明,立刻,脑海中无数零零散散的感悟仿佛找到突破口,聚合起来,变得更加清晰明朗,对剑法对剑,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高深感觉。

    “可要我同行?”陈出云收剑入鞘询问。

    “姐,我自己去就行。”陈宗说道,自己又不是还没有长大的小孩子。

    “小心,当进则进,当退则退,不可犹豫。”陈出云点点头。

    告别陈出云,陈宗带上干粮等等立刻离开小院,往龙角峰上走去,不论是蝎尾狼还是精血果,都可以在龙角峰上找到。

    走出七耀武院往龙角峰上攀登而去,不多时,一道身影随之出现,盯着陈宗背影,嘴角挂起一抹冷笑,迈开脚步也跟着登上龙角峰。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