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诸位,请多多支持)

    陈宗一手提剑,一手举着两百斤重青铜药鼎,在行人诧异的目光中,往陈家族堂大步走去。

    “九转血还丸……一百万白玉钱……七叶血莲……两百万白玉钱……”边走,陈宗边思考。

    动辄上百万白玉钱,对现在的自己而言,价格太高太高了。

    一百万白玉钱对整个陈家而言,也是极大的负担。

    至于钱焕后面所提出的所谓的机会,陈宗听了之后,毫不犹豫的拒绝。

    鼎天阁什么生意都做,自然会有一些生意很危险,因此,他们需要自己培养武者,钱焕看中了陈宗的天赋,要陈宗与鼎天阁签订鼎天契约。

    契约的内容,便是从签订之日起,陈宗便成为鼎天阁一员,接受鼎天阁的培养与调度,说实话,鼎天阁家大业大不知道要胜过陈家多少倍,能得到其培养,自然是天大的好事,问题在于鼎天契约的年限,足足三十年。

    就算是真武境的武者,寿终正寝也不过一百多年,三十年,很长很长。

    但如果签订了鼎天契约就能够马上得到九转血还丸的话,陈宗倒是不会犹豫,只是据钱焕所说,还需要接受鼎天阁的培养,完成指派的任务等等,如果表现得足够好的话,三年之内,就能够兑换到九转血还丸,甚至兑换到七叶血莲也不是不可能。

    要被限制三十年,又无法立刻得到九转血还丸,甚至努力几年也不一定能够得到,陈宗自然不会同意,也进一步了解到鼎天阁的生存观念,不做赔本的买卖,而是尽可能的压榨利益。

    踏入族堂返回房舍,陈宗将用一千白玉钱买来的青铜药鼎和价值六千六百白玉钱的药材放好。

    “陈宗,精英子弟挑战已经准备好,定于明日早上九点,请准时到场。”陈宗才返回房舍不久,便有人过来通知。

    “我知道了。←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陈宗点点头。

    修炼一番真剑天绝功后,陈宗便洗漱一番入睡。

    ……

    天色未明,陈宗依然起身,洗漱完毕后,修炼一会儿真剑天绝功,用过早膳后,便到练武场一角练剑。

    即将九点之际,陈宗前往挑战的地点,不远,就在地院和天院之间的一座擂台,擂台四周围着不少族堂子弟。

    “是陈宗,他来了。”

    “这陈宗虽然说被列为风武四小英之一,但修炼时间尚短,这就要挑战精英子弟,未免太自不量力了吧。”

    “我也这么认为,而且,他竟然还要轮番挑战陈鹤和陈夏两人。”

    “孤陋寡闻。”陈重看了说话之人一眼,冷冷一笑。

    一个多月前,陈宗就能斩杀一级上品妖兽铁背青狼,又在伏龙山中生存了一个多月,一身实力绝对更强一些,寻常气血境六层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陈鹤与陈夏的确很厉害,但修为也是气血境六层巅峰,陈宗未必不能一战。

    “陈宗,你申请挑战陈鹤与陈夏通过,现在,你可以先选择一人挑战。”擂台上的执事开口,声音将众多议论压下去。

    陈夏面带微笑看着陈宗,陈鹤则一脸阴沉,双眼深处带着几分不屑。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先挑战陈鹤。”陈宗目光扫过,也对陈夏一笑后,看向陈鹤。

    “自不量力。”陈鹤闻言顿时冷冷一笑,眼底闪过一丝冷厉。

    先前被陈宗拒绝,而后在升龙会上丢尽脸面,让陈鹤怀恨在心,让人找陈宗的麻烦,最终也没有找成,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听说陈宗命丧伏龙山时,他可是喝了不少酒庆祝。

    “挑战我,是你最大的错误。”陈鹤跳上擂台,阴笑不已,正好趁此机会,光明正大的教训陈宗一顿,下手重一些也没什么。

    戴上拳套,陈鹤双臂一展,仿佛白鹤亮翅,猛然跃起,如飞鹤临空,响起尖锐而嘹亮的声音,飞速俯冲击落,双臂挥舞之间似翅膀扇动,带起重重幻影,真假难辨,尽数击向陈宗。

    筑基拳法——白鹤拳。

    这门拳法,并非族堂拳法,威力不俗,陈鹤多年修炼之下,已经有一丝超脱圆满之境的味道。

    剑光起,尖锐鹰鸣声激荡长空,穿金裂石。

    入微之境的鹰击剑法,仿似雄鹰盘旋,伸出锐利之爪狠狠抓向陈鹤。

    鹰鹤相搏!

    招式尽出,不分轩轾。

    陈鹤天赋较为一般,但修炼时间更长,也历经多次生死搏杀,战斗经验不俗,实力不弱。

    “陈宗竟然可以和陈鹤打成平手?”

    “不可思议。”

    擂台下,一个个惊呼不已。

    听到众人的惊呼声,陈鹤脸色愈发难看,第二重烈虎功运转,气血之力搬运,力量剧增,出手威势变得更加强横,每一击都有四千斤的力量,轻易能击碎大石。

    真剑天绝功运转,陈宗的气血之力运行,力量激增,尽管逊色于陈鹤一千斤,但剑法更高超。

    “飞鹤掌——鹤啄三连击!”

    人级下品武学飞鹤掌第一重鹤啄三连击,已然达到小成之境,出手毫不留情,尖锐无比的声音嘹亮入耳,仿佛将众人的耳膜贯穿。

    刹那,陈鹤的手掌凝聚为白鹤尖嘴的模样,迅速啄出三次,化为三道尖锐的锥子狠狠的击向陈宗,每一击的威力都达到四千多斤,十分可怕。

    执事脸色一变,看得出,陈鹤出手毫不留情,陈若是被击中,必定会身受重创。

    陈宗出剑,八道刺眼剑光闪亮,瞬息化为四道又化为两道最后化为一道,璀璨到极致,仿佛斩裂空气一般斩杀而去。

    剑光之下,鹤啄三连击瞬间被击碎,变得暗淡的剑光,直接斩杀在陈鹤身上,倒飞而出,一道伤口从左肩膀贯到右腰,鲜血飙射而出。

    “你……你好狠毒……”擂台下,陈鹤挣扎起身,面色苍白惊悸,指着陈宗声色俱厉,取出药粉洒在伤口上止血,连忙离开。

    陈宗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

    方才那一剑,自己已经收回几分力,造成的不过是皮肉之伤,否则,一剑斩断直接击毙。

    众人看陈宗的目光也不同,有敬佩也有畏惧。

    “下一个是陈夏,陈宗,你是否休息片刻?”执事询问,并未理会陈鹤,毕竟也是陈鹤出手不留情在前,而且执事也看得出陈宗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确在最后关头收回几分力。

    “陈宗族弟,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方才所施展的分光剑法,是第二重的分光无影吧。”陈夏却是开口笑道:“而且,还是达到大成之境的分光无影。”

    “族兄好眼力。”陈宗笑道。

    “虽然我自知不是对手,但还是希望能与族弟切磋一番,就以筑基武学。”陈夏洒脱一笑,他的实力胜过陈鹤,但也不会太多,自知非陈宗对手,不过却有点手痒。

    “请。”既然是筑基武学切磋,便不会消耗多少气血之力。

    陈夏所练是刀法,刀是宝铁刀,精光闪闪,刀法一展开,连环不尽,差一丝,便能臻至入微之境。

    陈宗施展出拂柳剑法应对,颇有提点陈夏的意思,看看陈夏能否抓住契机,进而臻至入微之境。

    可惜,一番战斗下来,陈夏的悟性确实有限,并未突破。

    “多谢族弟,我认输。”陈夏收刀后退,与陈宗切磋,其实也有借助突破的意思,可惜,没能如愿。

    “陈宗,你击败陈鹤陈夏,可选择一座小院,你要选择哪一座?”执事点点头,族堂子弟能够彼此竞争又和睦团结是最好的。

    “一号小院。”陈宗毫不犹豫。

    “陈夏,你现在回去整理一下,搬出一号小院。”执事对陈夏说道,旋即看向陈宗:“陈宗,你也可以准备搬进去。”

    “执事,我能否申请挑战陈鹤。”陈夏笑道。

    “额……”陈宗无语,执事也是无奈:“我会通知陈鹤先搬离小院,等他伤好了之后,再与你一战。”

    “有劳执事了。”陈夏笑嘻嘻的。

    擂台四周的子弟,不论天院还是地院,看陈宗的目光全部充满惊叹和敬畏。

    无法想象,陈宗的实力竟然这么强,已经是族堂当中第一人了。

    尤其是和陈宗同一批进入族堂的那些子弟们,更觉得像是在做梦。

    陈风华陈古战等人苦笑不已,陈一刀和陈玉瑶早已经麻木,陈志刚完全傻眼了,不敢再有丝毫与陈宗较劲的念头,更别说教训陈宗了。

    “族弟,我去帮你搬东西。”陈夏笑道。

    “我也去。”陈重也凑过来。

    陈宗的东西其实不多,一床被褥之类的生活用品,此外,就是一大包草药和一尊青铜药鼎。

    “族弟,你弄个药鼎,难道想要炼药?”陈夏神色古怪的看了陈宗一眼。

    “一点兴趣所致。”陈宗笑道,并未多说,陈夏也没有继续追问。

    三人各自拿些东西,离开房舍,往精英区一号小院而去。

    再一次踏入熟悉的小院,陈宗内心有点小激动。

    “陈夏族兄,之前小院内留下的那些重铁球之类的东西,都到哪里去了?”陈宗一眼扫过,便问道。

    “族弟知道?”陈夏恍然:“我忘记了,族弟曾经来过这里与出云练剑,看来族弟挑战我的目的,不是为了族堂第一,而是冲着这座小院来的吧,那些东西我并没有丢掉,都收起来放在储物室里。”

    “多谢族兄。”陈宗感激道。

    (本章完)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