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相信诸位也很想知道,入微之上是什么)

    风武城大道宽阔,能容三辆马车并列行驶。

    大道两边,店铺林立。

    一间寻常茶馆内,陈宗与李真世对面而坐,面前各有一碗热茶,还有一碟普通的糕点,与之前升龙会上相比,相差不知多少,但李真世却也拿起来放入口中,毫不嫌弃,这一点,就让陈宗对他的印象又好了一分。

    “入微之上,的确还算有一个境界。”李真世微微一笑,不徐不疾说道,身穿白色武服相貌英俊气息飘逸的他,让人频频注目,一度成为茶馆内的焦点,连不少路过的人都回头张望,尤其是少女。

    “李兄能否告知?”陈宗眼含希冀,语气深处,有一丝难以言喻的激动。

    “当然,虽然这没有在外流传,但也不算什么特别的秘密。”李真世笑道:“只是,我李氏之中关于这一个境界的记载,也不算很完整清楚,我便将我所知道的告诉于你。”

    “其实,入微之境,已经是武学境界的终点,因为往上的那一个层次,可以算是一种武学境界,又可以算是一种武学。”李真世正色说道:“那一个层次,名为真秘,也可以称为真秘之境。”

    “真秘……真秘之境……”陈宗喃喃自言自语,从那几个字当中,微微能够领略到一种神秘奥妙。

    前人所创造的武学境界,是有根据和奥妙的,如圆满之境,就是将一门武学修炼到极致,领悟其中的要义,就像是下笔画一个圆圈一样,有始有终,是为圆满。

    如入微之境,那边是打破原本的武学极致,从圆圈之中跳出来,从所谓的圈中跳到圈外,从被圆圈束缚变成掌握圆圈,对一身力量和武学的应用,达到一个全新的高度,以最小的力量发挥最大的效果,象征以小搏大、精细入微。≮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那么真秘之境,真秘二字,也必定有着其独特意义所在。

    “真秘之境的奥妙到底是什么,我也不清楚,因为我们李氏之中,也从未有人将剑法修炼到入微之上,不过,根据我从小所看典籍,模糊的记载应该是如此。”李真世回忆了一下:“所谓真秘之境,其实是对武学的理解超越了入微之境,达到了一个更高深的层次,从而打破了武学重组,变成一门拥有那武学本身特点又将其延伸到极致的新武学……”

    “这样说,你能明白吗?”李真世说了一通,旋即反问。

    陈宗摇摇头,李真世说的很散乱,一时间,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

    “好吧,我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说什么。”李真世语气颇有几分无奈:“不过,若你有朝一日,能够领悟到真秘之境的话,可不要吝啬,定要让我见识一番才是。”

    “好。”陈宗应承。

    “听你如此爽快回答,我都觉得,你可以领悟真秘之境了。”李真世笑道。

    “承你吉言。”陈宗笑道。

    两人又闲聊一番后,互相告辞离开。

    ……

    “真秘之境……”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境界?”

    “打破原本的武学,将之延伸,成为一门新的武学?”

    一边返回陈是族堂,陈宗一边思考。≮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只是无论他如何去想,却无法想清楚,所知甚少,缺乏足够引导,底蕴不足,这是自己的弊端所在。

    “若是能够阅读更多的武学手札等等,丰富我的武学知识积累,兴许会有帮助。”陈宗暗道,如此,往后只怕得再挤出一些时间来读一读族堂内所收录的杂记手札了,那些是不需要贡献点的。

    “陈宗,你让我等了很久。”

    刚接近地院大门,面前有人拦截,声音冷厉,如北风吹袭。

    “你是谁?”被忽然打断思考,陈宗有些不悦,眉头皱起反问道。

    “记住我的名字,陈外修,天院子弟。”此人似乎为自己来自天院而很有优越感。

    “有事?”陈宗语气有些不耐,任谁好端端的被打断思考,也不会感到舒心。

    “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我要给你一个深刻的教训。”陈外修冷笑连连。

    “陈外修,你来我们地院做什么?”旁边传来呼喝之声,一个身形瘦削矮小的少年脚步如风,扫过陈宗后目光落在陈外修的脸上:“觉得我们地院子弟好欺负是吧。←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手下败将,滚一边去。”陈外修看了一眼来者,不屑一笑。

    “再来打过,看看谁才是手下败将。”来者又急又怒。

    “滚滚滚,再打一百遍,你也是我的手下败将。”陈外修挥挥手像驱赶什么一样。

    “陈外修,这里是地院,不欢迎你过来。”又有一道沉稳的声音响起,陈外修回头一看,脸色微变。

    “陈重,我是奉陈鹤族兄之令而来,你有什么不满的话,就对陈鹤族兄说去。”陈外修仗着有人撑腰,毫不畏惧。

    “陈鹤……”陈重等人脸色微微一变,毕竟陈鹤可是十大精英子弟,还名列第二。

    “陈宗,你乖乖的到陈鹤师兄庭院外下跪磕头三次,我就饶了你这一次。”陈外修冷冷一笑,又看向陈宗,威胁道。

    “你的修为,是气血境四层吧?”陈宗却忽然反问。

    族堂有规定,高修为的子弟不得亲自出手对付低修为的子弟,除非是低修为的子弟自己主动挑衅,否则,以违规处理,轻则惩罚一百贡献点,重则惩罚到矿山无偿挖矿一个月。

    可能挖矿一个月不算什么难事,却会耽误修炼,还会大失面子。

    “陈宗族弟,他的确气血境四层,不过比你大上一届,修为已经达到气血境四层巅峰。”陈重对陈宗说道,语气颇有几分凝重之意。

    “怎么样,是乖乖去给陈鹤族兄下跪磕头,还是让我教训一顿。”陈外修扬了扬拳头,有些得意的说道。

    “修炼一年还不到气血境五层……”陈宗摇摇头。

    “看来,你是选择后者了。”陈外修脸色一变,恼羞成怒,一拳如同饿狼扑食,狠狠的击向陈宗胸口。

    金铁交鸣声刺耳,仿佛贯穿众人耳膜,刺眼无比的剑光闪耀,寒意遍体,陈外修只感觉自己仿佛要被一股可怕至极的锋芒洞穿,蓦然停顿,一动不动。

    只见锋锐到极点的剑尖,正距离他的咽喉一寸,寒意,令他感到惊悸,浑身血液仿佛要冻僵、身躯发麻,毛骨悚然,脖子上的皮肤耸起,鸡皮疙瘩。

    “有本事,不要用剑。”陈外修脸色发白,太凶险了,那一瞬间,还好他反应得快,要不然就完蛋了,殊不知,那一剑是陈宗有把握,不然早就被刺穿咽喉了。

    “你有两个选择,一,我的剑在脖子上留下伤痕,二,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陈宗双眸锐利,对视久了,都会感到刺眼,声音平淡,却仿佛蕴含一丝冷漠。

    陈外修连忙后退,十分不甘的瞪着陈宗,又看看他手中之剑,惊讶不已,他认出来了,那赫然是一把宝铁剑。

    “仗着剑之利不算什么,你等着,得罪了陈鹤族兄,不会那么简单就算了。”陈外修落下狠话,愤愤离去。

    “陈宗族弟,你怎么会得罪陈鹤?”陈重看了陈宗手中宝铁剑一眼,满脸惊讶,不过他并非练剑,因此倒也不羡慕。

    “陈鹤在十大精英子弟中名列第二,你竟然得罪,真是不自量力。”那瘦削矮小少年冷冷一笑,转身离去。

    “没什么,多谢陈重族兄。”陈宗微微一笑,原因无非是之前自己拒绝陈鹤进入拳法组被他记恨上,又在不久前的升龙会上让他颜面大失,说到底,不过是陈鹤自己心胸狭窄罢了。

    “同为地院子弟,又都是来自小湖镇,就应该互相团结互相帮助,族弟如果有什么困难,尽可以来找我。”见陈宗不想说,陈重也识趣的没有继续追问,而是笑道,告辞离去。

    ……

    如陈外修所说,果然没有那么简单就算了,没多久,便又有麻烦寻上门来。

    “陈宗,我叫陈开岳,听说你有一把宝铁剑,你不过区区气血境四层修为,在手中,只会明珠蒙尘,不如给我。”门被敲响打开后,外面站着一个脸色冷漠的人,左手提剑,显然也是练剑者。

    “你准备出多少贡献点?”陈宗反问。

    “你将剑给我,我欠你一个人情。”陈开岳眉头微微一皱,旋即,语气生硬的说道。

    “人情……”陈宗哂然一笑,李真世那等李氏豪门少主的人情,他尚且不在意,何况是区区一个天院子弟的人情。

    说白了,这宝铁剑,陈宗一开始拿着有些不习惯,但如今已顺手,除非万不得已的特殊情况,否则,他会一直用着。

    “陈宗,你在嘲笑我,我可以将之视为对我的挑衅。”陈开岳目光锐利,仿佛利剑出鞘,要洞穿陈宗双眸,同时说道。

    “强取豪夺么。”陈宗一笑,将门关上。

    “陈宗,你不要后悔。”陈开岳生硬而冰冷的声音,带着些许怒意,隔着门传到陈宗耳中。

    陈宗摇摇头,不禁有点感慨,如李真世等人,出身不凡,却又谦谦君子,与他接触,让人感觉很舒服,但也有人,出身一般,却偏偏自以为是,差距,就是这么大。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