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玄幻魔法 > 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今日第一更,奉上)

    剑身长六十六厘米,比陈宗之前所用之剑要长一些。

    最宽处达到四,最窄处则是三,最厚有一点二,最薄是零点八,剑格古铜色,如龙首张嘴,吞吐出剑身,剑柄为黑檀木所制,表面磨砂,增加握力,手感极佳,还不断散发出微弱的檀香,让人神清气爽。

    剑首,则是龙尾的形状,一样是古铜色。

    净重二十六斤。

    剑刃处有波浪纹路,泛着微微青光,让人一看就知道,锋锐无匹。

    剑是好剑,陈宗忍不住惊叹不已,但可惜的是,有点不顺手。

    剑如人,各有不同,不是任何都合适。

    “不过没关系,我可以稍作调整。”陈宗暗道。

    不顺手,要么适应要么换掉,如此好剑,陈宗爱不释手,不愿换掉,那就去调整去适应,尽管这需要一些时间。

    剑鞘同样为黑檀木所制,上面镶有古铜色的装饰,看起来格调非凡,其价值,自然也是非凡。

    “陈宗,得到一把好剑,是否心痒难耐。”李真世面带微笑开口,起身,一步一步如闲庭漫步似的走向中间,对陈宗说道。

    “也需要一个好对手。”陈宗轻轻放下剑鞘起身,提剑走向李真世。

    李氏豪门乃是用剑世家,剑法传承,十分高超,在风武城内堪称第一,杨家也比不上,李真世又是李家罕见天才,也是一尊练剑天才,陈宗自然很心动。

    “我之剑,亦是宝铁剑。”李真世徐徐拔剑,剑光清亮,仿若一汪秋水映照,只见他双眸看向手中之剑,眼含温柔,若看着情人默默,左手屈指轻轻弹在剑身上,剑身轻颤,剑鸣悠扬悦耳:“总长八十八,宽三点七,重二十九斤,我之筑基剑法,名为清风。←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请。”陈宗挽出几朵剑花,适应手中之剑。

    “清风、常伴吾身。”

    一声轻吟,李真世身如乘风而来,一剑刺出,剑光晃动,仿佛化为清风一阵,徐徐吹向陈宗,看似轻柔,却蕴含惊人锋芒。

    这一剑,已经有一丝超脱的味道,无限接近于入微之境。

    但无限接近不等于达到,想要真正踏出那一步,很难,除非,能得到什么机遇。

    剑化清风,一剑杀出后,无处不在,难以分辨剑在何处,唯独清风徐徐,风声过耳。

    拂柳!

    清风吹拂,陈宗的身形晃动,仿佛柳树在风中摇曳,剑与身同步而动,摇曳之间,一剑杀出,由轻柔瞬间转为凌厉,撕裂清风。

    李真世将一身血气淬炼七遍,差一点就能完成第八遍,基础要胜过陈宗,但血气淬炼的次数多少,与根基和日后的进境有莫大关系,对实力的影响,没有那么显著。

    何况,陈宗之剑法,可是入微之境,纵然拂柳剑法本身逊色李真世的清风剑法一筹,境界上的差距,不仅可以拉平还能反超。

    李真世出身剑法世家,自小受到熏陶,本身的练剑天赋也过人,又足够努力,综合之下,一身剑法十分高明,纵然剑法境界不如陈宗,却也不会落于下风。

    剑如风,盘旋呼啸,时快时慢时轻时重变化不定。

    陈宗将拂柳剑法施展到极致,身与剑仿佛完美结合,让人以为,那就是一株柳树在风中摇曳。

    “这是圆满之境的拂柳剑法吗?”

    “感觉是,又好像不是。←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难道……”有些人冒出一些猜测,浑身一颤,脸色纷纷大变,如果猜测是真的话,那么,这陈家陈宗的练剑天赋也未免太过恐怖了。

    “你竟然将拂柳剑法修炼到入微之境!”李真世剑不曾停止,语气却充满震撼。

    原本有所猜测,他才邀陈宗斗剑,亲身尝试,果然是真的,的确是入微之境的拂柳剑法,太令人惊悚了。

    要知道,李氏豪门可是剑法世家啊,从王国时代就传承过来的,两个时代加起来,足足有六七百年的历史,剑法传承十分完整,练剑环境极佳,而他本身,又是家族内罕见的练剑天才,自小受到无数的熏陶,但至今,还是没能够将清风剑法修炼到入微之境,总是差了那么一丝。

    陈家,却并非剑法家族,他们的特色在于虎的精神,而陈宗不过一个支族人,竟然能将剑法修炼到入微之境,李真世如何不震骇。

    “我便借你之剑,臻至入微之境。”李真世暗道。

    摒除杂念,一心一意出剑,仔细的体会陈宗剑中所蕴含的那种独特的韵味。

    拂柳剑法!

    残影剑法!

    鹰击剑法!

    三门达到入微之境的剑法,在陈宗剑下交替施展。

    “竟然三门剑法都达到入微之境!”

    李真世再次震惊,不得不又一次的摒除杂念调整,四周观看的其他人,知晓陈宗的剑法达到入微之境,并且还是三门后,一个个目瞪口呆。

    能将一门筑基武学修炼到入微之境,那已经是十分惊人的事了,何况,还是三门。

    要知道,在场众人可都是少年一辈的天才,论天赋比起许多老一辈来毫不逊色,甚至还要胜过一些,但也没有人将筑基武学修炼到入微之境。≮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陈宗,是第一个。

    三门入微,令人毛骨悚然。

    杨忆古嘴巴张得大大的,直呼变态,他自己,也才将醉剑七式修炼到接近入微,却不知道何时,才能踏入入微之境。

    自己刚结交的这个朋友,竟然……

    杨忆古顿时苦笑不已。

    李真世完全沉浸在清风剑法之中,反复出剑。

    蓦然,不知道从何处,凭空刮来一阵风,风盘旋着,仿佛融入了李真世的身躯之中、融入了他手中之剑。

    身化清风、剑随身动。

    李真世的双眸,绽射出凌厉精芒,刺出的剑更轻盈迅疾,暗含的锋芒更甚,散发出一种独特的韵味。

    剑化风,仿若无处不在,从四面八方,尽数杀向陈宗,陈宗挥剑,剑光环绕,一一撕裂击碎清风。

    “陈宗,你为何如此?”李真世停止,持剑站立,脸上是止不住的喜悦,语气却带着疑问。

    他的意思,陈宗听得很明白。

    之前李真世打算借助他的剑突破剑法境界时,陈宗就有感觉,他完全可以趁此机会将李真世击败,也让李真世无法借机参悟突破,但陈宗不仅没有那么做,反而还施展出另外两门达到入微之境的剑法来帮助他。

    “没想那么多。”陈宗笑道。

    “难道,你不怕我的剑法达到入微之境后,将你击败。”李真世再次询问。

    陈宗却只是笑了笑,并未作答。

    “我明白了。”李真世深吸一口气,脸上第一次露出严肃的表情:“我欠你一个人情,不过,你要当心了,因为下一次交手,我便会将你击败。”

    听到李真世的话,陈宗并未惊讶,神色如常,但其他人却震惊了。

    人情这东西,也要分人。

    让一个普通人欠人情和让一个豪门天才欠人情是两码事,尤其李真世还是李氏豪门的少主、第一天才。

    “不仅心胸豁达,还有一种无以伦比的自信。”唐君豪低声说道,那声音,只有他自己和唐君罗才听得到。

    对此,唐君罗也点点头赞同。

    别看他们的年纪不大,但出生在豪门世家,又是少主一级,从小耳濡目染,比同龄人要成熟许多懂得更多。

    “没想到你竟然将三门筑基剑法都修炼到入微之境,当浮一大白。”说着,杨忆古又给陈宗倒上一杯酒:“你是怎么练的?”

    陈宗倒也不拒绝,这酒入口虽苦烈,但熬过去,却苦尽甘来,别有一番风味。

    “每日勤练,有时间就想想,练着练着就突破了。”陈宗说道,这回答,让杨忆古目瞪口呆,差点被一口苦酒噎到。

    “算了算了,各人有各人机缘。”杨忆古摇摇头:“不过,有时间我会找你切磋切磋,看看能否借此机会窥得入微之境奥妙。”

    “随时欢迎。”陈宗笑道。

    “既然你已经将剑法修为至入微之境,是否有打算继续往上?”杨忆古却忽然问道。

    “继续往上?”陈宗心头不自觉突突一跳,无法形容的激动,自内心深处涌现,饱含期待:“难道,入微之境上还有更高境界?”

    “你的师傅难道没告诉你?”杨忆古诧异:“不对,陈家剑法很一般,你不知道也很正常。”

    “入微之境可以算是一门武学的境界终点,也可以不算,因为往上,的确还有一个更高的境界,只是有些不同。”杨忆古想了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便看向李真世:“我所知也不多,不过,那家伙是剑法世家人,应该很清楚,你可以问问他,想必他会告诉你的。”

    看向李真世,恰好他也看过来,对陈宗微微一笑。

    “也好,待到升龙会结束,我便问问李真世。”陈宗暗道,一想到入微之境上,还有更高的境界,他的内心就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激动,只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恨不得就此拔剑修炼。

    战斗一场接着一场,又有人挑战陈宗,还是修为达到气血境六层者,不过对方也说明,只是切磋筑基剑法,看看能否从陈宗的剑法之中得到启发,陈宗自然也不会拒绝。

    论剑法境界,陈宗的确要胜过这些人,但论战斗经验,却是明显不如,刚好,取长补短,提升自己的战斗技巧和经验。

    连续几场下来,陈宗感觉自己对战斗节奏的把握,有了明显的提升。

    “唐君罗,该与我一战了吧。”赵王城再次起身,目光冷厉,直逼唐君罗。

    “如你所愿。”唐君罗握住金色龙纹长枪,起身迈出步伐。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596